皓玉真仙
第五百四十四章 大灰渡劫的怪事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仙雷法第四层,已具备元婴初期修士随手一击的七、八成水准。

当然,陈平指的是灵瑶玉碗没有元婴修士操控的情况下。

因为灵宝在金丹手中,发挥不出全部的威能。

这种程度的神通,他已然心满意足了。

毕竟,仙雷法的玄异主要还是针对各种阵法以及禁制。

但由于陈平并非真正的雷灵根修士,此法的两个弊端也真实存在。

首先,每一击都要抽空五块上品的雷灵石。

对金丹修士而言,浪费区区一点资源倒是无伤大雅。

关键的是,凝聚青雷旋涡有个长达一息半的施法时间。

如果不是此点的限制,陈平甚至敢和五阶阴灵那等弱势种族斗上一斗。

令他心怀希望的是,第四层仙雷法仍有继续提升的空间。

夺鼎剑只是一件下品灵宝。

若换上品质更高的法宝,此术威力会进一步增长的同时,施咒时间也会相对减少。

不过,在元燕群岛收集更强的雷宝是想都别想的了。

据他所知,他新炼的雷宝便是本方修炼界中的唯一一件。

眼看六重的仙雷法只剩最后两重。

鉴于瑰宝功法的特殊性,后面修炼起来的难度将直接暴涨到一个离谱的地步。

第五层的仙雷法,兑换出来要消耗两块六阶矿石。

而且,需一件雷属性的通天灵宝作为载体!

通天灵宝!

单单四个字,就让陈平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绝望。

通天灵宝不分下品、中品、上品等品级。

彼此间的强弱由诸多因素决定。

比如诞生器灵与否,属性克制相生关系,通宝诀是否完整等等。

别看陈平能在金丹中期就打造出了下品灵宝。

可哪怕日后晋升元婴大修士,也不见得有通天灵宝使用。

何况还是相对罕见的雷属性宝物。

夜深人静时,陈平也遐想过后面的境界。

通天灵宝估计是顶级元婴大修士,乃至六、七阶修士的主用之物。

而更强大的修士,使用的应该是开界至宝。

如此一寻思,最终一层的仙雷法,莫非需要一件雷属性的开界至宝辅助?

“哎,我这不是自讨没趣。”

摇摇头,陈平灭掉了不切实际的推敲。

身前,丈许方圆的青雷旋涡仍是熠熠生辉,徐徐转动。

他在测验此术目前的稳定性。

雷法若是能与周天万绝剑阵结合,他等于又多了一样决定胜负手的底牌。

足足六十息之后。

青雷旋涡开始呈现崩溃的趋势。

四周,强悍的青劫仙雷仿佛绽放的烟火,体形忽涨忽缩,骤然变得狂暴无比。

陈平当然不可能任由雷术释放。

否则脚下的半座岛屿都将沉没,从而伤及数之不尽的生灵。

念头一动,十四柄款式不同的灵剑凭空浮现。

品质最高的紫犀剑横立当空,吞噬起外泄的青劫仙雷。

后方的十三柄灵剑,则一点点的吸收残余的雷电之力。

这个过程,陈平需万分的小心。

紫犀剑倒还罢了。

极品通灵道器勉强能承受一些。

可另外的十三柄灵剑在青劫仙雷面前,完全是一击即溃之物。

稍微大意,后果便不堪想象。

陈平显然不愿好不容易凑齐的剑阵有任何的损失。

……

一年五个月悄然流逝。

在陈平不断地熟悉下,青劫仙雷和万绝剑阵的配合已像模像样。

偌大的密室中,十四柄灵剑闪闪发光,仿佛披上了一层青色的雷衣。

通俗点讲,相当于是往剑阵上打了一道雷术,以此增加剑阵的威力。

自然,雷术不可在剑身上长久留存。

一撤掉神识控制,其就会自动消散。

“群岛的金丹榜又要换上一换了,本座排在第一,应当不过分吧?”

严肃的面孔一变,陈平乐滋滋的笑出了声。

十四把全由通灵道器组成的剑阵,两两循环,再加上青劫仙雷的增幅,强度何止暴增一倍。

顶级大修士的神通!

五年时间的闭关成果,令陈平毫不客气的把邪尊、顾思弦等人摆在了偏弱者的位置上。

“群岛地处偏僻,连顶阶种族都寥寥无几,实是没什么好自得的。”

兴奋之后,陈平暗暗警醒。

以他的修炼速度,不可能一辈子留在荒夷的元燕群岛称王称霸。

广阔无际的皓玉海,才是他的向往之域。

其他不认识的人杰暂且不提。

与他颇为熟稔的苦灵根修士风天语,三世掌三法,两人对上胜负未知。

况且,人族在神通方面,和某些得天地规则钟爱的种族一比,简直是皇帝老儿和街边乞丐的差距。

拿陈平知晓的情报来说。

巨灵王族中的顶级半步五阶,就曾创下击杀人族元婴初期的离谱战绩。

海族里领悟七、八颗星辰的绝世天才,神通比大部分的特殊灵根还要夸张。

莫提鬼族、仙裔族、魔族,这等天生的修道生灵。

“杀元婴?”

陈平陡然一凉,面庞中的狂妄彻底隐去。

他还是差了太远。

在身法秘术没补上之前,甚至连逃命都是痴心妄想。

仙途漫漫。

金丹后期、大圆满,等待他的还有一段很长的修炼之路。

三日后,陈平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小岛,遁光一路南去。

……

第十日,陈平出现在一片萧索寂静的红沙荒原上。

这片土地寸草不生。

一眼望去,双目所及之处,除了红土外,就全是灰白色的大小石块。

而陈平降临之前,也已将方圆千里都搜查了一遍。

这片贫瘠地带,普通修士的踪迹很少,凡人更是一个没有。

至于海里的妖兽,他亦释放灵压,成群成群的赶到别处。

“这里是揽月宗和三绝殿海域的交界死地,方圆千里人烟皆无,你在此渡六重雷劫,又有本座为你护法,绝对是安安稳稳。”

悬停于半空,陈平面无表情的说着,随即袖袍一抖,一团灰光飞射而出。

“是,主人!”

灰光滴溜溜的一转,迎面飞出一只数个拳头大小的飞虫。

正是养在灵兽镯内的飞岩翅恶王,大灰。

观察了一下此虫的状态,陈平微微点头。

大灰距离突破三阶巅峰已有不少时日。

期间,他还下血本喂了六头三阶的妖兽尸体,把大灰体内的妖力提升至巅峰。

若不突破大境界,此虫的实力不会再有丝毫的增长了。

而大灰出世不足百载,修为却一路飙升至三阶大圆满,令陈平十分羡慕。

妖族的体质颇为得天独厚。

绝大部分在六阶之前都能依靠吞噬外物快速晋级,不必考虑其他因素。

“大灰,你切莫让本座失望。”

陈平一转头,瓮声瓮气的道。

硬生生的将天妖血脉提到当前境界,他可是花费甚多。

某空闲的一日,他仔细算了一遍。

大灰这家伙,竟然吞了他二十万中品灵石的资源!

这次若破开瓶颈,用此虫的妖生慢慢偿还投入,他保不准才能解除心障。

被主人的冰寒眼神一扫,大灰顿时打了寒颤。

当下双翅一展,直接坠下,最终盘落在荒原中央的一块巨石上,就此不动起来。

看着大灰的举动,陈平并未出言说什么。

他知道其是在积攒妖力,做最后的准备。

找了个较远的位置,陈平身形一晃,盘腿坐下。

种族渡劫,实际上是规则演化的磨难。

此过程中,外人绝不可冒然插手。

不然,不仅会急剧加大劫力,救援者未来渡劫也将承受恐怖的反噬。

……

一人一兽这般一坐,五天五夜的时间过去了。

当第六日朝阳初生之际,陈平猛然睁开了双目。

只见大灰身形无风自起的漂浮,缓缓地往高空射去。

陈平心中一凛,二话不说的化为一道青虹,一闪后就遁出了荒原。

他不敢距离渡劫生灵过近,以免被规则判定恶意插手。

三息之后,陈平遥遥浮于海面,目中蓝芒闪烁。

隔着重重云雾,凝神细望大灰下步的举动。

“唧!”

离地五十丈高后,大灰停止了飘动,妖目深深望了一眼天空,忽然嘴里发出一声厚重的尖鸣。

此音浪所至之处,云层纷纷搅散,露出了清朗的颜色。

下一刻,大灰身上的异光开始狂闪不定。

同时,以它为中心的十数里空间,莫名刮起一道道凄厉的妖风,一下将此虫身形尽数淹没。

马上,一道大吼从妖风里传出。

大灰法力全力施展,体型一下狂涨了三倍。

“滋滋”

接着,四面八方的天际骤然响起电闪雷鸣的暴音。

惊天动地,立马覆盖了大灰的虫鸣。

仅仅一呼一吸的工夫,原本万里无云的重天遍布霹雳。

方圆百里,狂风乱作。

朵朵深可滴水的乌云凭空飘来,视线望去的整片天空,一下变得漆黑异常。

雷鸣声中,瓢泼大雨随之而来。

陈平看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

高阶修士渡劫难有神识、法力、心魔、雷劫四关。

而妖兽渡劫,却只会降下劫雷。

这也是同阶妖兽的妖魂比不上人族的根本原因。

没有劫难的洗礼,自然得不到更多的规则反馈。

言归正传,妖兽从二阶到三阶,需经历三重雷劫。

三阶至四阶,六重雷劫。

四阶升五阶,九重雷劫。

至于之后,据捕风捉影的情报,似乎还有什么五行雷劫,反五行雷劫等等。

当然,劫难少,并不意味着越发容易。

妖族肉身普遍强大。

所以大灰面临的雷劫关威力远超人族的六重天雷。

陈平预料,前四重天雷,大灰应该能轻松渡过。

至于后面两重,就要看大灰的韧性和气运了。

不过,此虫身怀圣墟祖树的图案,到底能爆发出多大的实力,也是他非常期待的事情。

“轰隆隆”

这时,附近空中的乌云蓦然剧烈翻滚。

一道道半人宽的紫色电弧在乌云内胡搅蛮缠。

每一下闪动,都发出惊人刺耳的雷鸣。

在此异变下,一道巨大的电柱隐约成形。

陈平双目微眯了起来。

破境之劫,正式开始!

“唧!”

下方,大灰吼声大起,化为一团灰色飓风扶摇直上。

竟是主动出击,欲在雷柱劈下前,将其搅碎在云层之中。

“轰!”

然而,雷电速度之快,也无法小觑。

那根雷柱从乌云深处一闪射出,正好击中了灰色飓风。

电闪雷鸣,妖风狂舞。

两者一同在虚空中消失。

半空,显出了大灰的本体。

第一道雷劫,简简单单的渡过!

远远观看的陈平表情毫无变化。

对他而言,莫讲区区的头次天雷,就算六重一起降落,肉身也不会受到丁点损伤。

“轰隆隆”

雷劫尚未停止。

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接连降下。

盯着蕴含毁灭之意的粗大电弧,大灰背后的肉翅轻轻一晃,浮现一团团的灰色妖气,转眼间就将身子彻底的包裹。

片刻后,大灰完好无损的露出虫头,给陈平发了一道自身平安的信息。

紧跟着,第五道天雷已在重天酝酿。

雷鸣、电丝终于密集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程度。

在震耳欲聋的霹雳中,形成的不再是普通的雷柱。

而是一张覆盖百里的雷网!

雷网上,接二连三的电丝掉落,将下方的荒原和海水全都笼罩。

连一旁观望的陈平都无法幸免。

嘴角一抽,他再度后退百里,远离了雷云的范围。

为了一头灵宠,他怎么也不会把自己都搭进去的。

足足半顿饭的功夫后,空中雷鸣声一低,终于暂时停了下来。

大灰周身的灰色妖气此刻早已七零八落,大块大块的血斑脱落,一对飞翅狂扇。

果然,第五层天雷还是给此虫造成了一些伤害。

但大灰的天赋神通,能在短时间里增加肉身强度,算是有惊无险的挡住了雷网。

不多时,狂暴的雷闪再起。

第六波天雷从空中坠落而下。

陈平见状,眉头稍稍一皱。

这道凝聚成锥子形的天雷,威压不俗,怕是金丹初期的肉身都不好应对。

大灰是否能成为四阶妖兽,终是来到了关键节点。

“轰隆!”

和第六道天雷一接触,大灰的肉身竟发出了仿佛金属碰撞的“锵锵”声。

少数雷弧被直接的反弹开来。

但大部分天雷还是落于实处。

此雷电蕴含的能量怪异之极。

大灰浑身已燃起了宛如烈阳一般的雷焰,缠了个密密麻麻,表皮一阵焦糊,让它痛苦不断。

看到这里,陈平也有些紧张。

大灰虽是上古异种,可血脉并不出众,晋级四阶的概率本是比较渺茫。

如果它未传承了古树图案,陈平都懒得花大力气栽培。

“滋滋”

那些胳膊大的电弧剧烈跳动,转眼间吸附到了雷锥之上,准备给渡劫者施加致命一击。

“唧唧!”

见状,大灰猛地朝天一吼。

身上爆发出一团比先前还要凝厚数倍的银色光华。

那银色能量当即幻成了一株苍天巨树。

粗壮的枝干上,唯有一片孤零零的银叶。

圣墟祖树的虚影!

“轰!”

巨响迭起,天雷的紫色电弧和祖树纠缠交织,随后一股庞大的冲击力荡漾而出。

仅仅半息不到,两者竟然同归于尽了。

“肉身法相!”

陈平咂舌不已,语气里夹着一丝羡慕和嫉妒。

想他吞噬了九成叶片,却无法主动激活古树印记。

当真是遗憾至极。

一道温暖的阳光透云洒落。

第六重天雷消失后,天空乌云就像来时的那般诡异。

眨眼间散之一尽,万里无云了。

身处沟壑里的大灰此刻被一层层的玄异之力包裹的结结实实。

仿佛凝结成了一只巨大蚕茧。

神识一探,陈平发现大灰虽身受重伤,可气息安稳,也就安心的盘腿坐下静静等待。

“嗯?”

这时,陈平从周围的气流捕捉到一丝奇异的香味,连忙抬首看向天空。

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由愣住了。

大灰渡劫成功之后,居然在蚕茧上方现出了一轮无暇的圆月。

和缩小无数倍的月仙辰别无二致!

此月皎洁清澈,扩散水白色的淡淡光芒。

空气里的香气正是从月中传出。

摸着下巴,陈平大感困惑。

妖兽属于常见的种族。

可从来未听说过,渡劫后会产生如此的异象。

难道和圣墟祖树大有干系?

而就在这时,那轮完美的圆月倾斜起来。

表面泛起一层水光,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月中滴落。

下一刻,香气四溢间,一股碧绿到极致的光束垂直射下,将大灰罩在了其中。

“月仙辰本源!”

陈平微露骇然的深吸了口气。

秘境里,蚀日神芽曾释放本源攻击他。

可没想到,仙辰本源被古树印记吸收,他也因祸得福,炼体境界轻松突破。

如此神奇的宝物,陈平当然印象深刻。

而且,这光束里射下的碧绿液体,比神芽的还要浓烈数倍!

目光一闪,陈平蓦然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他就出现圆月周边,大手一幻,二话不说的往那股光束捞去。

“嘭!”

只听一声脆响,圆月水波一荡漾,堪比极品通灵道器的手掌虚影直接泯灭!

陈平冷汗直流,立刻往后暴退而去。

幸好他谨慎,未用真身去抓。

不然也是一样的结果。

看来,这是独属大灰的机缘了。

他只有在一旁眼馋助威的份。

当那股碧绿液体注入虫茧里之后,圆月无声无息的消失殆尽。

“嗤嗤”

接着,闷响连绵,一对牛角从虫茧表面破皮而出,随即里面传出熟悉的稚子声音:

“主人,大灰是四阶妖皇了!”

陈平闻言一笑,轻飘飘的道:

“在外海,四阶只是普通妖王,六阶才有妖皇的封号。”

“主人教训的是,大灰不该自满。”

童子之声一边回应着,一边舒展出白嫩异常的手臂。

虫茧瞬时布满密密麻麻的裂缝。

不多时,“嘭”的一声碎裂开来。

“谁让你擅作主张,变成这般模样的?”

盯着面前这三尺高的小男童,陈平脸色冰冷。

天妖血脉四阶后可以幻化人形。

大灰变人,并不算多么稀奇。

但这男童的外貌竟和他一模一样,实是令陈平怒火丛生。

“主人,我……”

童子支支吾吾,面庞一阵青一阵红。

“你不必刻意塑造成人型,人族又不是强大的道体。”

神情稍稍一缓,陈平淡淡的道。

除了和人族做交易或者要办某些隐秘之事时,一般的大妖是不愿幻化人型的。

对高阶妖兽而言,顶着人族形态是一种耻辱。

“谨遵主人之令。”

男童在地上一滚,一只灰色虫子扑闪的飞出。

大灰的身形较原先涨了十倍,足足有磨盘大小了。

尤其是头上的一对牛角,寒芒四射,蕴含着极强的威能。

这样一来,陈平看着就顺眼多了。

如果有可能,他甚至不希望大灰具备如此高的灵智。

接下来,陈平检查了大灰此刻的状态。

刚刚渡过可怖的六重雷劫,但此虫身上竟没有多少的伤势。

至于妖魂强度,倒是普普通通,比金丹初期还低了一万丈。

令陈平震撼的是,大灰才破入四阶,可肉身强度竟超越了金丹中期的体修。

显然,这一定是月仙辰本源的功效了。

“人族该如何利用古树印记施展神通呢?”

任陈平削破脑袋,也毫无头绪。

“难道……”

幽冷的目光一瞥而来,令大灰毛骨悚然。

此虫意外获得了少部分的祖树传承。

如果吸收大灰的肉身,会不会融合成一枚完整的印记?

眼神闪烁的思考一会,陈平暂时放弃。

大灰好歹是他亲手培养的四阶生灵,多多少少带点微薄的感情。

何况他目前实力强大,也不缺圣墟祖树的神通。

“主人,如果大灰这次失败,你会将我制作成傀儡吗?”

大灰蹭着陈平的大腿,释放了一道饱含幽怨的意念。

“你这多愁善感是和谁学的?本座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回避了大灰的问题,陈平意念一动,在它妖魂内种下了一道禁制。

两者的魂魄强度天差地别。

大灰休想脱离他的控制。

“带本座飞一圈。”

陈平轻笑着,跳上了大灰的背部。

此妖破境后,又获得了一种能加强遁飞速度的天赋神通。

……

三、四个月后。

一抹漆黑如墨的天幕浮在眼前。

陈平日夜兼程,终是来到了海域的极限地带,黑沙流海。

只要穿过黑沙流海,就能进入梵沧海域!

考虑了几个月,他决定冒险跨越禁地。

因为在仙雷法显露神异后,他总有一种幼童捧金闹大街的担忧。

要知道,他可是修炼了两门瑰宝秘术。

群岛太小了。

指不定哪天,秘密就泄露了出去。

可梵沧海域不同,地域广阔的不知尽头。

到了那里后,先隐姓埋名偷偷购买一批修炼丹药,把修为提到元婴境再说。

紧握拳头,陈平毅然迈入了黑沙流海。

少倾,黑沉沉的雾气便把他的身形完全吞噬。

……

大半个月后。

一道浑身血迹的人影从黑沙流海踉跄跌出,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内海狂奔而去。

人影不顾精血的损耗一路狂飞,似乎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追着他不放。

终于,在三绝殿海域边缘的一座小沙岛上方,人影一头扎下,飞速开辟出一个简易的洞府。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