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五百四十二章 雷宝出世(上)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顿时,一道百丈余长的紫青剑气一斩而出,迎向了那股灵力。

紫气是紫犀剑本体的衍生。

而青色剑气则是陈平的剑道演化。

极品通灵道器的一剑配合第三步剑修,已然堪称群岛修炼界登峰造极的一次攻击。

“冰、土属性的法力!”

两者在离飞马车数里远的地方,一下爆裂开来。

化为一股色彩斑斓的风柱冲天而起。

远远望去,实在惊人异常。

陈平朝那方异样的空间一扫,双目透着慎重之色。

他和偷袭修士的实力看似不分伯仲,没遭受什么伤害。

可实际上,他已经吃了个小亏。

因为对方只是释放了纯粹的法力,甚至未形成一道法术便和剑气一起泯灭。

如此强的神通,来人定是邪尊!

陈平神识一遍遍的犹如波涛般扩散,心念开始急转。

邪尊至少拥有冰土灵根。

而冰属性擅长攻击,土属性的防御首屈一指。

两种属性汇聚一身,此人当真是不好对付。

“本座刚刚的那一击,金丹后期接之不下。”

只见在飞马车的上空,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团血雾。

邪尊独特的嗓音从中响起。

和魏雪灵发去传音叮嘱其照看马车后,陈平冷冷的说道:“邪尊道友半途拦截是何意思,欺负我正派无人?”

“笑话,本座就是邪修之祖,行事从不讲究章法!”

血雾剧烈颤动,狂笑不止的音浪传递出来。

紧跟着,在看不清的血雾内,邪尊两手一搓,手臂上蓦然浮现一对乌黑发亮的臂套。

表面的兽形花纹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何神异之处。

“灵宝的气息!”

陈平眼角一夹,呼吸稍稍沉重。

他虽无法穿透血雾观察到邪尊的本体,可那股骇人冲天的肃杀之意凭空显现,完全遮挡不住。

绝对是一件正宗的灵宝。

而且,比之揽月宗的般若屠灵鞭还强上一筹。

自然,不可能是中品的级别。

除非邪尊主修的是瑰宝功法。

先下手为强!

越是危险,陈平越是极其的冷静。

浑身青光一作,一道惊天霹雳传出,随之几道剑气一闪,便像冰山化开似的,融入了附近的空气中。

周天万绝剑阵,霎时布置完毕!

“轰隆!”

一柄七彩之剑一冲而出。

开始时不过数丈长短。

但在阵基灵光的流转下,此剑体型瞬间狂涨。

一下化为了十数倍之巨的庞然大物。

陈平轻轻一点,那柄彩剑就化为一条光束,到了血雾的上方,再次现行而出。

在巨剑劈下的同时,血光疯狂闪动,竟幻成了一张模糊的鬼脸。

鬼脸面无表情地和剑气一照面。

掺杂在雾里的血丝突然化为米粒大小的无数血斑,拼命向巨剑粘附而去。

而除了巨剑本体,周围裹挟的普通剑气一接触这些血斑,突的冒出一股股灰白之烟,瞬间溶解。

陈平心中蓦然下沉。

巨剑附带的剑气是补充神通的一种手段。

被那血斑消融,强度至少削弱了两成!

“斩!”

当神识彻底锁定了血雾之后,陈平满面寒霜的一指。

巨剑马上无声无息的从高空狠斩下落。

“嗡!”

急促的一声怪响,血雾里突然撑开一个透明的罩壁。

并在一根触手的抚摸下,整个光罩都染成了血红色。

上面血雾翻滚,凝结出一滴滴的粘稠血液。

血腥之气登时大增。

“血道神通?”

陈平眼睛一缩,心底暗暗一惊。

正统功法、魔道功法、血道功法,差不多囊括了人族修士的所有体系。

三者无明显的高下之分。

只是特性截然不同。

正统功法相对平和,魔道功法霸道无双。

而血道功法很少有修士主动修炼。

此类型功法的优缺点比较极致,以变幻多端著称。

果然,巨响连绵,七彩大剑和血光一阵交织后,被反弹开来。

那层血色的壁罩只是不经意的战栗几下。

不弱于灵瑶玉碗的防御!

血道神通的确诡异万分。

陈平脸上爬满了慎重,袖袍一挥,经脉里的法力迅速运转。

浓郁的火灵力甚至化成了一只火凤,飞射到了大剑之上。

然后咒语声传出,剑身上渲染起一层喷发不定的火焰。

这是他自己专研的一式技巧。

能将剑术和火术两种杀伐之力临时结合,以此增强剑气的威能。

其实,和剑阵最契合的属性无疑是雷电之力。

但仙雷法目前才修至第二层,青雷旋涡的能量不太稳定。

他尝试了数百次,也没有成功实现心中的构想。

灵火覆盖住大剑后,陈平却丝毫停下的意思没有。

反而手一扬,又打出了几道法诀射到了七彩剑身上。

刹那间,彩剑体型又暴涨一圈。

轰隆隆的晃动后。

百余丈之长的七彩剑,一下如擎天柱般直直抵在了血罩中央。

锋利的剑尖一顶之下,血罩顶部开始微微变形凹陷进去。

整个壁罩都剧烈的晃动不已。

陈平见此稍稍一喜,又朝其内注入了两成的灵力。

七彩剑仍缓缓的变大膨胀。

而血罩顶部的变形也愈发明显。

再加一把火!

陈平伸出一根手指,“噗嗤”一声,一颗核桃大小的冰灵晶焰浮现于指尖。

“去!”

口中轻吐,火球径直射向血罩。

“嘭”

一声脆响,冰灵晶焰爆裂,淡蓝色的冰层瞬间蔓延开来,遍布了整个壁罩。

少倾,一方天地的温度骤降。

宛如变成了严寒的冰雪世界,呼气成冰。

“喀嚓喀嚓”

在多股攻击的叠加下,那血罩忽明忽暗,终于产生了崩溃的迹象。

当冰灵晶焰燃烧结束,强悍的壁罩也随州化为了漫天的血雨。

红丝飘洒间,一名面相妖异的男子显露在半空。

此人的外貌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

五官普普通通毫无出奇。

但他的脸上却长满了一根根三寸左右的血色肉芽,蠕动翻滚。

仿佛全是活物一般,让陈平看了不禁毛骨悚然。

当真是血道大修士!

“破了本座的血盾,代表陈道友确实具备了抗衡金丹大圆满的手段。”

邪尊淡定自若的开口说着,一团血雾迅速裹住了面孔。

与此同时,斩裂罩壁的七彩大剑惶惶对其头顶劈下。

在陈平法力的不断加持下,此剑的威能几乎没有损耗多少。

相信即便邪尊的炼体境界达到了金丹后期,也会被狠狠地劈成两半。

“本座的这件灵宝近乎百载未使用过了。”

冲陈平微微一笑,邪尊双臂同时上浮,往上方猛地一撑!

“哗”

顿时,一道道秋风扫落叶的声音席卷天际。

此音中夹杂着无穷无尽的暴戾之意,让陈平心神大为警惕。

而邪尊手臂上裹覆的两个黑色臂套,正是之前感应到的那件灵宝。

准确而言,是罕见的成对灵宝。

此种奇怪的外型,莫不是专属体修的重宝?

陈平不敢有丝毫大意,随时准备施展秘术抵挡。

下一息,臂套表面鬼啸之声大作,两道乌黑光柱一闪即逝的喷射而来。

怪异的是,那光柱出现后并未第一时间攻击彩剑。

反倒是一个盘旋,在半空汇合化作了一片模糊的虚影。

此影足足有数百丈之大。

瞬息后,一只栩栩如生的黑翅大鹏便现形了出来。

巨鹏表面泛着无数道碗口粗的血色光弧,遮天蔽日,仿佛一头五阶凶兽真身降临。

“请陈道友试试此宝的威力。”

邪尊好整以暇的单脚悬浮,左手冲前方轻轻一抓。

而那黑翅大鹏似乎和他动作同步了一般,一对宫殿大小的巨爪,也带着刺目血芒朝七彩大剑一抓而下。

巨爪尚未落实,泰山压顶般的惊人灵压就气势汹汹的先一压而下。

“轰隆!”

万绝阵凝聚出的大剑在巨爪面前,犹如一件无用的摆设品一样,左突右突,却始终挣脱不开那一方空间。

不远处,随着邪尊的左手微微一合拢。

那大鹏之爪当即紧紧一握。

骇人的一幕出现了。

能与灵宝稍作抗衡的七彩大剑,居然一寸寸的碎裂开来。

更令陈平震惊的是,大剑本体是由剑气所化。

即便被外人以神通击碎,也会有部分重新散为纯粹的剑气。

但那大鹏之爪中不知蕴含了什么能量。

七彩剑直接变作了虚无。

同时,周天万绝剑阵里的剑丝赫然少了一半。

盯着陈平,邪尊手臂一抓,那黑色大鹏立刻往飞车这边狠狠扑来。

一感应到巨爪里蕴含的可怕威势,陈平脸色随即一沉。

黑色大鹏的来势实在太快,颇有扶摇九天的模样,飞车想躲肯定是来不及了。

面容一狠,陈平张口一团精血碰到了拳头上。

几乎同一时间,一团耀目的银芒释放而出,滴溜溜的一转后,化为了一张银网,冲着那大鹏阻击过去。

大鹏对攻击来的银网视若无睹,横冲直撞的双翅一收,竟妄图冲出一个大洞。

但此网是由陈平的体修力量汇聚,难缠程度自是不言而喻。

“轰隆隆”的一声巨鸣,银网骤然一缩,将大鹏的半个身子尽数包裹。

惊人的光芒齐齐爆发,周围十数里的空间都在此爆裂中,一阵的扭曲模糊。

“金丹巅峰的肉身境界,顾思弦并未夸大!”

邪尊眼中寒芒一闪,正欲催动大鹏继续挣脱银网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两手的臂套在胸前合拢一击。

那大鹏竟主动撤离,重新化为两道黑柱,分别射回了臂套之内。

“这小子还有天品的神魂秘术。”

隐住杀心,邪尊透过血雾深深的看了陈平一眼,下一刻,周身血云一卷而起,快似流星的消失不见。

“血遁。”

首次亲眼见到这种鼎鼎有名的血道遁术,陈平面色也是一变。

邪尊的气息在他神识范围里,仅仅持续了半息便彻底销声匿迹。

见识了那对灵宝的强悍后,他当然不可能狂妄的追杀上去。

招手撤了剑阵,陈平身形一闪,回到了飞车内。

“陈道友,邪尊败退了?”

打开车厢,惊魂未定的魏雪灵立马迎了上来。

两人的斗法均是用大神通直接对轰。

她连神识都不敢靠近,所以并不清楚战斗的细节。

“嗯,接下来的行程麻烦魏道友多多注意,本座要恢复一下法力。”

淡淡的点点头,陈平关上了包厢大门。

闻言,魏雪灵的表情呆滞片刻,随后心底涌出一股强烈的欣喜。

先前在炼器坊前,陈平对他说自己不惧邪尊。

她当时还将信将疑。

可眼下事实摆于面前,金丹榜榜首都被陈平一剑逼退!

这完全是颠覆常理的神通。

群岛修炼界传承了如此之久,上一个能越两小阶的金丹修士,还是依靠各种宝物无敌的鸿运真人。

百巧门依附于陈平,道统继续昌盛千年不成问题。

“陈道友放心,今日之战妾身一定不会乱传出去。”

魏雪灵朝包厢略一鞠躬,语气里满是面对大修士才有的恭敬之意。

话毕,她蹑手蹑脚的退下,生怕打扰到陈平的闭关。

瞒是瞒不住的。

陈平心知肚明。

飞车里的数十位炼器师,他不可能狠心全杀了。

况且顾思弦也早知晓了他的实力。

这回,无论雷宝是否能打造出来,他都不打算隐藏了。

感应到魏雪灵走远后,陈平一声闷哼发出,面色霎时如金纸。

接着五脏六腑的绞痛袭来,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

那件臂套灵宝非比寻常。

而他之前和顾思弦一战,精血还未恢复完全。

当下,已是重伤之身。

强忍着剧痛,陈平飞速吞了几枚四品的疗伤丹药,这才使得伤势渐渐稳定。

这批二道纹的丹药是郁阳昌炼制的,药效十分纯粹。

“仅凭能显露的手段,距离老牌大修士还是弱了半筹。”

微然一叹,陈平自言自语的道。

魏雪灵认为的邪尊败退,只是往他脸上贴金。

真实原因不外乎两点。

其一,那臂套灵宝虽威势强大,可极耗法力。

饶是金丹大修士,也操纵不了两击。

其二,邪尊大概是顾忌他的神魂秘术了。

一开始,此人的攻击便是以试探为主。

“邪尊道友说他很欣赏你,让我内海四宗手下留情。”

这是当日在天兽岛,纪元赦所述的原话。

陈平总觉得,邪尊已经猜到万杀真人是死于他手,故意栽赃他一把。

自从知道此人是冰、土属性的血道修士后,他在陈平心中的危险程度,一跃超过了顾思弦。

话说回来,一个邪尊,一个揽月宗首修。

这两人是当前最难对付的人族修士。

偏偏二人都是金丹圆满,距离元婴境咫尺之遥。

即便突破大瓶颈的概率极低,陈平也不得不防。

一旦两人中的一个晋级元婴,杀他就如蝼蚁。

“当务之急先炼出雷宝。”

太远的事,陈平暂不去多想,双目一闭,专心吸收起药力。

……

元燕海域的四级岛屿屈指可数。

基本是内海四宗的核心驻地,旁人休想染指。

但三级岛屿的数量却是不少。

某些强大的三级岛屿,威名甚至直逼四级岛屿。

比如当初的望琴岛。

又或者是面前的这座紫雷岛。

从高空俯视,接近千里之地的岛屿大部分被一层紫色的雾气笼罩。

仔细一观察,这些雾气竟是由纯粹的雷灵气汇聚而成。

“此地不愧是海域第一的雷修岛屿。”

飞车上,陈平略微满意的道。

赶路十日,除了邪尊拦截的那回外,众修无惊无险的抵达了三绝殿海域。

当然,有两位金丹修士镇压,群岛之大,哪里去之不得!

“数万载前,一座蕴含仙雷之力的星辰从四元重天掉落,和海里的几条海沟碰撞,席卷起一片方圆百里的深海旋涡。”

“经过千年的沉淀,星辰碎石与海底沉沙慢慢凝结,从而形成了紫雷岛。”

落后几个身位的贾温茂出声讲解道。

听他提及星辰,陈平心中稍稍一动。

这类能改变一方环境的星辰,通常是一种了不得的宝物。

可距今几万年过去,有什么宝贝也轮不到他去收割,早被前人搜空了。

寻思半晌,陈平飞下马车,施展龙鹰步沿着紫雷岛转了一圈。

在此期间,他用神识将每个角落都扫了几遍。

紫雷岛的修炼水平出乎意料的强大。

每二十名修士中,就有一位雷灵根修士,这比例已高的离谱。

另外,光是元丹大圆满和假丹修士,便超过了一掌之数。

普通的元丹则多达三十几位。

看他们分布的区域,应该是属于六个势力。

果然,接下来贾温茂的话验证了他的猜测。

“禀两位前辈,紫雷岛隶属三绝殿,被四大家族以及两个大型宗门掌控。”

“晚辈欲借用的场地是一座盆地,由六大势力中最强的玉溪宗占据。”

见陈平与魏雪灵从没登临过紫雷岛,贾温茂详细的透露道。

“这玉溪宗与你有何瓜葛?”

陈平淡淡瞥了他一眼,揶揄的道。

“五十载前,晚辈曾以高价提出租借盆地一阵,但被玉溪宗的太上长老拒绝,狠狠跌了脸面。”

轻咳几声,贾温茂坦然的道。

“本座这次来可不是帮你找回场子的。”

陈平哼了哼,警告道。

“晚辈心里清楚,炼制灵宝是头等大事。”

顿了顿,贾温茂赶忙补充道:“前辈去了就知道了,那座盆地绝对是群岛修炼界最适合炼制雷属性重宝的地方。”

点点头,陈平一驱飞车,直接往岛中央的某片山脉疾驰奔去。

……

既然到了紫雷岛,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陈平、魏雪灵二人表明身份,并释放了金丹修士独有的威压后,玉溪宗上下如同渡劫般战战兢兢。

几位元丹长老眼巴巴的垂首聆听旨意。

宗门封山五载,并不得泄露众人的行程。

这是陈平对玉溪宗下的命令。

炼宝过程中,他还不太想提前与三绝殿的那两位照面。

玉溪宗的首修,假丹修士宣天磊点头哈腰,连连保证。

两尊金丹施压,他岂敢有半分的阳奉阴违。

独孤殿主与纪殿主知晓,想必也不会怪罪下来。

……

翌日。

在宣天磊的带领下,陈平、魏雪灵以及数十位炼器大师一同转移到了一座盆地中。

此地名玄雷谷,是岛上赫赫有名的区域。

玄雷谷也是玉溪宗的禁地,平时真传弟子入内修炼都要消耗不少的贡献点。

“不知我们这么多人进来,你玉溪宗打算收取多少灵石啊?”

贾温茂阴阳怪气的道。

“贾大师说笑了,前辈们若有什么吩咐尽管直言,本宗当全力配合。”

心中一咯噔,宣天磊强颜欢笑道。

贾温茂在故意挖苦他,报上回的拒绝之仇。

观此人一副趾高气昂的做派,宣天磊好大一股怒火堆积在胸腔,却不敢撒出来。

陈平听了,不由心生好笑。

贾大师技艺高超,缺点也是一抓一大把。

不过,这样的人用起来也颇合他的胃口。

“宣道友,近几年你就在此谷陪着本座。”

陈平毫不委婉的道。

没有比一宗首修更加适合的人质。

……

第三日,玉溪宗的玄雷谷悄悄封闭。

哪怕是几位元丹太上长老的嫡系血脉,也不得入内半步。

数月后,一座金碧辉煌的地下大殿。

陈平替正对面的女修沏了一杯茶水,淡笑着道:“辛苦雪灵了,贾大师那边遇上的麻烦,非你不能解决。”

“妾身专精于炼制奇门之物,对炼器只懂皮毛。”

魏雪灵神情一变,颇为的不乐意。

“贾大师点名要你帮忙,掌握多种灵火的本座他还看不上眼呢!”

有求于人的情况下,陈平才乐呵呵的打趣道。

“有事喊雪灵,无事魏道友。”

魏雪灵娇嗔的瞪了陈平几眼,但还是听话的退下,去寻贾温茂了。

回味着此女方才的话,陈平蓦地一愣。

难道他的习惯是和天穹藤学的?

不,应该是此藤刻意的模仿他才对。

陈平不禁浮起一丝古怪的笑意。

也不知那家伙有未被九青冠活活的炼死。

……

一团漆黑如墨的乌云滚滚荡荡。

将一片数里的山坳区域都笼罩其下。

一会儿后。

乌云中劈出十几道手臂粗的闪电,狠狠的往同一处降下。

地面搭的玉架上,摆放着一块马槽形的物品,熠熠生辉,吸收着天上的雷灵气。

正是贾温茂的本命法宝。

近四个月下来,他还未正式动手开始炼器。

炼制灵宝的步骤极其繁琐。

单单第一步的蓄能都要准备许久。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