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五百四十一章 祸水北月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魏雪灵也猜出了对方的身份,精致的面庞上立刻生出一丝慌张。

能轻描淡写无视她神识查探的陌生金丹,点来点去,唯有邪尊一人了!

她虽从未与邪尊当面见过,可不妨碍她不由自主的胆寒和畏怯。

邪尊成名已有数百载,早早就是半步五阶的实力。

对这样能在一招之内击杀她的存在,魏雪灵甚至想立马调头远遁。

连续三十息的无边寂静。

陈平保持着向白衣人抱拳的姿势,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陈道友居然将易容术修到了大圆满之境。”

过了许久,白衣道人周身的血雾稍一波动,一道中年男子的哑沉声音徐徐传递而出。

言语间,他并没有反驳陈平的称呼,显然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陈某灵根差劲,也就修道法的天赋自诩不比揽月顾道友弱上多少的。”

陈平毫不谦逊的道。

他虽说的轻松,心中却对这盛名在外的邪尊还是极其戒备的。

方才二人的神魂已进行了一次交锋。

邪尊和顾思弦同为大修士,神识居然还略高后者一筹。

要知道,顾思弦可是修完了第四层的清微灵卷。

结果呼之欲出。

此人同样修炼了一门神魂功法。

难怪渡口的阵法没有预警。

接近十三万丈的神魂强度,已能避过破光北斗阵的勘测。

“以邪尊道友的身份,好像不适合大摇大摆的进入衍宁城。”

陈平直视着白衣修士,不客气的道。

邪尊是从炼器坊内部出来拦截住他的。

那么,贾温茂接到的炼器订单基本是此人所下。

也只有邪尊能让贾大师有胆气拂掉魏雪灵的邀请。

“陈道友万万不可激怒他。”

一旁的魏雪灵心惊肉跳,赶忙给陈平发了一道传音。

衍宁城目前才三位正道金丹。

即便有数座四级阵法辅助,可邪尊一心要大开杀戒,谁也拦之不住。

令魏雪灵暗暗松了口气的是,邪尊并未动怒,反而淡淡的解释道:

“本座曾数次进入浮幽、衍宁二城,此事内海四宗的几位首修道友们都是知情的。”

“邪尊道友遵循城内的规矩即可。”

陈平点点头,根本不打算继续追究。

正邪两道时常暗地里合作交易。

这不是什么秘密之事。

期间,邪尊也数次帮助正派金丹渡过难关。

说句实话,邪尊在一众金丹里的信誉甚至比他陈平更好。

“也希望陈道友莫要主动破坏规矩。”

指着炼器坊的方向,邪尊声音低沉的道:

“本座要为我麾下的金丹打造一套通灵道器,三载之内,贾大师都无空了。”

下方,魏雪灵忍不住的一瞟两人,困惑万分。

邪尊乃是金丹榜上的首席者,为什么对陈平的态度如此友好,仿佛是在和同阶的大修士交谈?

“道友此言差矣,贾大师好歹是我衍宁城的……”

陈平微微一笑,正想说些什么话时,炼器坊正中心的一座石门忽然自行打开。

从里面飞出一道翡翠般清澈的绿光。

魏雪灵和陈平见此,立刻“唰”的一下,齐望了过去。

那道绿光一个盘旋后,就在门前不远处光华一敛。

现出了一位黑衣黑裙的绝色佳人出来。

此女秋波流动,鼻如凝脂。

樱唇殷殷一点,秋水双瞳波光潋滟充满了摄人的魅力。

“咦!”

陈平微微一愣后,心中泛起了一丝波澜。

单论外貌和气质,此女足以排在他记忆里的前二。

大概只有仙裔族的女修,才能与她媲美一番。

“祸水!”

连魏雪灵都是表情一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金丹修士是可随意幻化外貌。

就像她一般,若舍得耗费法力,返老孩童都在一念之间。

但若要美的好似面前这位黑裙女子,从骨骼里透着绝美的气质,无疑是变不出来的。

“贾大师已和小女子谈妥,麻烦陈真人行个方便。”

绝色少女婉约的走上前几步,朝陈平轻施一礼,口吐芬芳。

脸上那种似羞非羞的娇艳神情,看的陈平两眼不由得闪过一丝异样。

神魂未产生示警!

表明此女不曾施展媚术或幻术。

当真是红颜倾城。

“陈道友,本座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阮北月,刚刚凝结金丹十余载,我来寻贾大师,便是为了给她求购一套契合功法的通灵道器。”

邪尊指着少女,笑吟吟的道。

他的注意力全放在陈平身上。

对同是金丹中期的魏雪灵置若罔闻。

“原来是阮道友,久仰。”

陈平拱拱手,朝黑裙少女笑道。

双城的邪修阵营共出了两位新晋金丹。

一个叫做萧正炎,另一位就是眼前的阮北月。

“我观道友的年纪不大,灵根天赋当属绝佳。”

陈平眼睛一扫此女,试探的道。

“北月是地品灵根,当年本座在一处凡人岛屿意外发现了她,惜才之下,于是将其带回并命她潜心修炼。”

“金丹期之前,北月从未踏出家门一步,导致外界对她的信息寥寥无几。”

抢过话语,邪尊似笑非笑的道。

“今夜,小女子愿与陈道友共饮几杯,权当赔罪。”

阮北月嫣然巧笑的道。

一颦一笑间,勾人的眼神从陈平的胸膛扫到下半身,仿佛对他无比的好奇。

“狐狸精!”

暗暗一冷哼,魏雪灵不满的评价道。

不过,她清楚,陈平才不是色令智晕的那种人。

“阮道友相邀,本座自是乐意至极。”

与此同时,陈平面色忽的冷漠起来,用着讨债般的语气道:“两位道友找贾大师炼器倒是无所谓,可必须排在本座之后!”

阻道者犹如杀人父母。

炼制雷宝增强实力迫在眉睫。

这时候,就算内海四宗齐齐施压,他也不惜翻脸无情。

“陈道友言下之意,是不愿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了?”

阮北月娇容一变,脸上一下笼罩了一层寒意。

“北月!”

从血雾里生出一只厚实的手掌,邪尊直接打断她的话,表面毫不动怒的淡笑道:“陈道友当真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

“衍宁城里有八座四级阵法,其中六座主杀伐属性,若全力运转,饶是半步五阶的生灵也讨不了好。至于区区金丹初期,大概是必死无疑的。”

一扫两大邪修,陈平的话里饱含杀机和威胁之意。

“雪灵,你可能操控城中大阵?”

紧跟着,陈平撇头询问道。

“一半数量,另一半的控制权目前在三绝殿的易道友手里。”

魏雪灵微微颔首,颇有点心惊胆战的道:“两位都是人族的扛鼎之修,不如互相理解一下,坐下来商议一个方案。”

她既不想得罪陈平,也不愿恶了邪尊。

身为一宗之祖,她总不能后半辈子都苟活在衍宁城。

“陈道友行事嚣张本座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比我等邪修还要猖狂!”

邪尊鼓掌大笑几声,而后竟冲少女吩咐道:“走吧北月,正道的巨城恐怕是不欢迎我们。”

话一毕,其身影便化作了一蓬血雾,片刻不停地朝城外射去。

“陈道友后会有期,他日北月再与你好好聚聚!”

阮北月的明眸莹光一转,绿芒罩体紧随而去。

“就这样让步了?”

直到数个呼吸后,那两道遁光在视线里完全消失,魏雪灵仍还不敢置信。

那可是堂堂邪尊啊!

连宿寒和顾思弦都忌惮三分的通天人物。

元婴不出的情况下,此人的神通评一句纵横群岛也不为过。

同样皱眉不解的还有陈平。

他越想越有几分不对劲。

邪尊在担忧四级阵法?

八座阵法若全由金丹修士操控,那还说得上四阶入之必死。

可目前衍宁城就寥寥几尊金丹,不可能激活阵法的所有威能。

作为老牌的半步五阶,邪尊甚至具备安然无恙的实力。

“那家伙不会是在顾忌我吧?”

陈平心中一动,联想纷纷。

但他位列金丹榜第七,表面更只是中期境界,仅仅神魂强大些罢了。

除非和顾思弦一战的结果传入了此人的耳里。

“陈道友,妾身觉得还是在城内炼器安全方便,邪尊万一有报复之心于城外埋伏……”

一抚额前青丝,魏雪灵忧心忡忡的道。

“无妨。”

陈平马上含笑的回道。

即便借助四级阵法,他也没留下邪尊的把握。

否则,如何肯轻易放两大邪修离开衍宁城。

“可……”

魏雪灵依然担心甚重。

两人今日的纠葛并不是死仇。

但对方却是邪修之首,杀人不眨眼的人物。

一言不合的往死里出手,也正常至极。

“你无需恐慌。”

陈平虽有些不耐烦,可还是给魏雪灵传了一句话,接着,施施然的落下身形,走进了炼器坊。

后者听罢,神情震惊之余,脸上的血色也回缓了不少,仿佛吃了半枚定心丸。

……

海面,碧波荡漾。

映衬的蔚蓝天空都染上了一层浅浅的光华。

“呲呲”

突然间,急促的呼啸声大起。

一片血雾和一道绿光迎头降下,静静悬浮。

正是被威胁退走的邪尊、阮北月。

“没想到这次来城里炼制本命法宝,居然恰巧遇上了此人,北月不明白,尊主为什么不动手杀了他,提前完成我们之间的约定。”

凝视着若隐若现的衍宁城轮廓,阮北月冷冰冰的道。

此先的勾魂神情早无影无踪,替换上的却是一股痛恨之色。

“你不理解也属正常,一般的金丹中期,本座确实可以随手捏死。”

血雾里,传出邪尊的声音。

听了这话,阮北月玉容一变,不可思议的道:“尊主的意思是,连你都没有把握拿下陈平?可衍宁城的金丹屈指可数,至少一半的四级阵法几乎形同摆设。”

“你越来越放肆了,竟意图套本座的话!”

邪尊训斥了一句,才悠悠的道:“四级阵法算什么,本座忌惮的是那人本身。”

“请恕北月冒犯,以尊主的神通,收拾一名厉害些的金丹中期,会有什么曲折的可能。”

阮北月黛眉一皱,眼中全是惊疑。

陈平的确不是一般的金丹中期。

但最多也只能和后期修士一较高低罢了,如何是尊主的对手?

“不久前,顾思弦和他打了个平手,甚至略有不敌。”

邪尊的话里带着一丝波动。

而聆听者阮北月更是美目瞪圆,脑子里仿佛有一道霹雳划过,震的娇躯颤抖不定。

顾思弦何许人也?

揽月首修,执掌三大灵宝,实力之强,与尊主一比都不遑多让。

竟然连他也收拾不了陈平?

此话若非从邪尊的口中说出,她根本是当笑话略过的。

“陈平的肉身境界已抵至金丹圆满,还压了本座一头。”

“据顾思弦猜测,他应当吞噬了秘境里的那株蚀日神芽,并且还掌握了一门天品下阶的神魂功法。”

此刻,邪尊恢复了从容,不紧不慢的道。

“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残忍无道的修士,一路总能获得常人无法企及的逆天机缘!”

阮北月痛苦的低吼着,明眸中满是绝望的神色。

“本座手里也沾满了无辜鲜血,如今不亦是元婴在即。”

淡淡一笑,邪尊不置可否。

观少女身子蓦然不动,他又开口道:“北月,你知道本座给你取此名的含义否?”

“新生之月仙辰,就是在北边升起。”

不等阮北月回答,邪尊自顾自的道:“龙凤同源体之神奇,乃是世间人族天生灵体中排名前二十的存在。”

“纵然在外海的元婴宗门,也是千年难遇。”

“元婴境之前都不必担心瓶颈的桎梏,未来甚至能领悟独特的灵体神通!”

“你既身怀此体质,陈平的机缘再大,岂能强过你?”

“不过,你是突破元丹时才激发的龙凤同源体,根基稍显薄弱,所以,此体的真正威力估计要到金丹后期,方可显露出来。”

默不作声的听邪尊说完,阮北月的情绪已然恢复了平静。

她痛苦的活了数十载,就是为了那一天。

神通若能大成,哪怕追杀到天涯海角,也要替无辜死去的族人们报仇雪恨。

“当然,本座一旦顺利结婴的话,会抽空把陈小子抓来,任你处置。”

邪尊轻笑着讲道。

话里充满了无处不在的自信。

“谢尊主大恩大德,如能杀了陈平,北月定遵守诺言,绝不反悔。”

阮北月红唇微张,感激的道。

“到时再说,本座一想起你曾经是男身,暂时还不太能接受。”

血雾里,猛地分出一道口子,从中延伸几根黏答答的触须,在阮北月凹凸有致的身体上开始游走。

“尊主,北月已在贾大师那预付了一万中品灵石,以及一件通灵道器的主、辅材料。”

被触须冲袭的阮北月轻咬嘴唇,面色娇红的道。

邪尊这次带她进城,是为了打造一套极品的通灵道器。

还特意准备了几块五阶矿石和不少的四阶矿石。

贾温茂那边都快要生火开炉了,岂料却碰上了这档子的事。

由于走的太过匆忙,她并未来得及找贾大师收回材料。

“算了,陈平那厮喜怒无常,指不定下一刻突然翻脸,如果走的不干脆,本座尚还不惧,可北月你就性命堪忧了。”

邪尊叹了叹,宽慰道:“过一阵,本座带你去拜访一下揽月宗,重新找一位炼器宗师打造本命法宝吧。”

“谢尊主的栽培。”

阮北月感动的道,娇媚的五官令周围的一切霎时失去了颜色。

下一刻,那些触手收回血雾。

“北月,你先回岛候着。”

邪尊的身形在附近隐藏了起来。

“本座要在此守候三个月,看陈平会不会出城。”

“所谓耳听为虚,顾思弦那老小子心机深沉,满嘴的话我只信三分。”

“此次以试探为主,若陈平的实力有所吹嘘,本座定叫他后悔今日之羞辱。”

一听此话,阮北月不再停留,化作一道绿光冲天而起。

……

“陈道友,这位便是炼器坊的主人贾温茂贾大师。”

冲着陈平说这话的魏雪灵,此刻正站在一间堆满了杂七杂八材料的密室中间。

一旁还站着一位年约五十余岁的红面老者。

此人是假丹修士,正上下打量着突然闯入的一男一女,心中恼怒万分,却不敢多说半句。

魏雪灵、陈平!

两位金丹真人特意寻他而来,他岂敢流露一丝的不满。

这几天是什么大日子啊!

前后四位金丹都卡在此时间点委托他打造法宝。

贾温茂忐忑的琢磨着,春风迎面的拱手道:“晚辈见过魏真人,见过陈真人。”

“贾大师不必多礼。”

虚空一托,陈平淡淡的道。

贾温茂抬头后,立刻起了心思。

观两人间的主次,居然是以海昌真人为首。

权倾衍宁城的魏雪灵都要马首是瞻。

下一瞬间,贾温茂便明悟了。

陈真人实力绝强,早传遍了双城海域。

屈服于强者,是生灵的本性。

一扫密室,陈平视线落在一尊通红的马槽形法宝上。

此宝吞吐着一种淡蓝色的灵火,不断有各色液体从槽中流出。

显然是贾温茂的炼器宝物。

而且,这件古怪法宝的品质较燕靖的星夜鼎还高了不少,是一件上品的通灵道器。

“咦。”

陈平神识似乎扫到了某处,直接伸手掏向灵火,从中夹出一块砚台大小的紫色矿石。

“陈前辈住手!”

见状,贾温茂表情一急,飞快的解释道:“这块极雷石是某位客人提供的材料,她已经支付了订金。”

然而,陈平对贾温茂的阻止视若无睹,只顾盯着紫色矿石一阵猛看。

极雷石,五阶矿石。

蕴含纯粹的雷电之力,乃是打造雷属性极品通灵道器,乃至下品灵宝的重要主材之一。

“陈真人,这块极雷石的主人是邪尊前辈。”

贾温茂一咬牙,豁出去的说道。

“贾大师也知道那人是邪尊?”

掂量着极雷石,陈平似笑非笑的道。

“是!”

贾温茂重重点头,痛快承认。

他和邪修高层合作不是一次两次了。

衍宁城的金丹修士一向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邪尊或阮北月打算让你打造何属性的法宝?”

陈平面无表情的道。

“雷属性的成套通灵道器,但阮前辈暂时只给了晚辈这一份材料。”

贾温茂不敢隐瞒,急忙答道。

“看来阮北月是雷灵根修士。”

摩擦着下巴,陈平眼中精芒一闪。

猛然间,他想起了一个人。

准确说,是一位从未正视过的仇家。

原空明岛之主,邓家修士邓玄逸。

此子投靠了七凰商会,混的风生水起。

当年他诛杀了乌高歌后,还特意返回了浮幽城一趟,欲把邓玄逸扼杀在元丹期。

可此子也不是简单之辈。

等他搜查七凰商会的驻地时,邓玄逸早就无影无踪了。

之后,他再未得到过此人的丁点情报。

那邓家少主邓玄逸,恰好也是雷属性的地品灵根。

如果他还活着,且资源无忧的话,也许能和阮北月一同时间突破金丹。

想到这里,陈平目光渐渐变得冰冷。

莫非阮北月就是邓玄逸男扮女装?

不可能!

之前,他用神识把此女浑身扫了个遍。

的的确确是女身无错,易容换性绝逃不过他的法眼。

难不成是修炼了某种特殊的功法?

紧皱眉头,陈平一时也不敢肯定。

邓玄逸若投入邪尊座下,这头蝼蚁可就不太好杀了。

“待晚辈将阮前辈的订单完成,会立马着手替陈真人炼制法宝。”

一旁,贾温茂小心翼翼地道。

“邪尊道友与人为善,已把机会让给了陈某。”

陈平边说着,毫不客气的将极雷石收入囊中。

“贾大师放心,我等确实和邪尊道友商量过了,他不会找你的麻烦。”

见贾温茂狐疑万分的样子,魏雪灵帮腔道。

“各位前辈决定就是,晚辈只懂炼器。”

无奈的摇摇头,贾温茂苦笑连连。

这几人全是威震海域的金丹修士,他谁都开罪不起。

“贾大师……”

陈平神念一动,传音将自己的要求描述了一遍。

“雷属性灵宝!”

胡子一翘,贾温茂面露难色。

“据说陈前辈是燕靖的关门弟子,应该对炼器一道精通无比。”

贾温茂组织了一下语言,一五一十的道:

“就算前辈准备了和极雷石差不多的材料,但炼成灵宝的概率也不足两成。”

“陈某自是心里有数。”

说罢,陈平单手一点,一副画面出现在贾温茂的识海中。

“巨象王骨架!”

贾温茂眼睛一亮,颇为兴奋的道:“有此物当辅材,几率便达到了两成左右。”

“本座身上还有三块极雷石。”

陈平一一报着自己的老底。

“极雷石再多也没什么用了。”

眸光一转,贾温茂谨慎的道:“晚辈斗胆请魏前辈协助,魏前辈掌握的奇门打造之术,和炼器术有诸多相似。”

“若魏前辈同意,晚辈的把握还可多加半成。”

“雪灵,你近期还有琐事吗?”

陈平一回头,开门见山的道。

为了修炼仙雷法,别说半成了,哪怕是微乎其微的提升,他也将不择手段!

“愿为陈道友效力。”

魏雪灵硬着头皮的道,心里把贾温茂狠狠咒骂了数遍。

……

几日后。

一座空间巨大的飞马车从衍宁城离开,往一个方向踏蹄而去。

这马车后,拖着长长的三节大车厢。

挤满了多达四、五十位筑基、元丹境的修士。

此批修士有一个共同点,擅长炼器。

陈平独自一人,斜躺在末尾的包厢中静神养气。

一口气带走几十位炼器师,当然不是他的本意。

纯粹是贾温茂的提议。

此人为提升灵宝出世的成功率,足足增加了好些条件。

比如这些炼器大师,近乎半数是从其他炼器坊强行借用的。

而且他还提出需要另一种五阶的雷矿石。

好巧不巧,贾温茂竟知道其的下落。

正是衍宁城中另一位假丹修士的珍藏之物,此人经常借助那颗矿石修炼秘术。

陈平毫不磨叽,真身降临,逼迫那假丹交出矿石,并贱价卖给了他。

魏雪灵告诉陈平,贾温茂和那位假丹的仇隙不小。

登时,陈平就明白了。

贾温茂是借他手打压往日的敌人。

不过,陈平未与他计较。

眼下一切以打造雷灵宝为主。

贾温茂若折戟沉沙,再秋后算账不迟。

……

“陈道友,此去紫雷岛十二万五千余里,路途遥远,我等还是小心为妙。”

递上一杯花茶,魏雪灵轻声道。

“你指的是邪尊?”

陈平抬抬眼皮,笑道。

“金丹邪修共有四人。”

见他不以为然的样子,魏雪灵提醒道。

“魏道友对邪尊了解多少?”

抿了一口茶水,陈平反问道。

“邪尊来历很神秘,名传海域数百载,但真正见过他真面目的修士寥寥无几。”

“妾身的年纪虽较大,可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以前听过某种传闻,邪尊也许是来自外海的道友。”

魏雪灵努力回忆着自己掌握的情报。

“或真不一定。”

瞳孔一缩,陈平附和的道。

邪尊能位列金丹榜首,除了掌握神魂功法外,必然也祭炼了灵宝。

否则巅峰时期的宿寒怎么屈居次席?

不过,陈平不存一丝畏惧。

只要不是元婴修士,对他都没有关乎性命的威胁。

“紫雷岛。”

陈平嘴里念叨着此行的目的地,陷入了沉思。

紫雷岛,三绝殿麾下的一座三级岛屿。

也是贾温茂提议的最佳炼器地点。

据他说,紫雷岛是他去过的,雷灵气最浓郁的区域。

若能在此岛中开炉,借助天地之势,雷宝的打造会更加顺利一些。

……

飞马车的速度相当于一艘中型灵舰。

已远离衍宁城六千里时,陈平从包厢出来,站在一匹飞马上,神识铺开戒备着四周。

嘴上说的轻松,但邪尊带给他的压力着实不小。

大修士的偷袭可不是开玩笑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

当飞马车从一片厚厚的云层中窜出后,闭目调息的陈平忽的眉头一挑。

神识当即犹如漏斗一般,铺天盖地的朝一方空间横扫过去。

与此同时,一股强悍的灵力在他一侧爆发开来。

陈平早有预料般的提起紫犀剑猛然一横,迎着此灵力的轨迹就势一斩。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