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五百四十章 巅峰之碰面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人族世界,绝大部分的功法和秘术都分赤、黄、玄、天四大品级。

每大品级又细分下阶、中阶、上阶。

当然,此分类无法囊括所有的功法。

就像陈平目前修炼的剑术,周天万绝剑阵。

此法自创出之日,便无固定的品级。

而天品上阶功法中最顶级的那一小撮,又会被冠以“瑰宝”之称呼。

譬如太一衍神法、破阵仙雷法。

“朝元秘录。”

一篇数十万字的功法在陈平识海里不断闪烁,并调拨着他的心弦。

任何一门天品功法对金丹修士的吸引力,都是毋容置疑的。

况且是他这般没有元婴背景的苦修者。

而他踌躇的原因,同样也是此法本身。

当日,他离开象骨秘境后径直离开了天兽岛。

躲在一处偏僻的海底,他用三十块四阶矿石,将金珠里的五阶古兽族尸体兑换了出来。

光罩和宝物消失后,原地出现了一枚玉简。

当中,记载的正是这门人族的主修功法朝元秘录。

并非陈平看不上天品下阶的功法。

其实,纵使在无相阵宗,大多数真传修炼的也是此品质的功法。

直指化神巅峰的特性,就足以令其受尽追捧。

可一来重新调整体内经脉并恢复到金丹中期的境界,恐怕都需要十载之久。

另外,朝元秘录是用普通的玉简记载。

没有金纹法叶的灌顶,最少还要先耗费十余载去感悟。

眼下群岛局势混乱不堪,异族猖獗,他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散功,明显是不适合的。

万一被高阶异族找到踪迹,境界掉落的他将毫无还手之力。

最为关键的一点,朝元秘录是五行属性的功法。

金、木、水、火、土样样均衡。

陈平仔细研究了秘录里记载的几项神通,都称不上拔尖。

重修后,比之他修炼的三大灵火,也就多出四、五成的法力增幅。

不划算!

摇摇头,陈平将朝元秘录的法诀散去,先八此事压在了心底。

他如今期待的是元婴前四火归一。

这般一来,九变焰灵诀的威力就无限接近天品下阶的功法。

……

回到临时洞府,陈平垂眼琢磨着接下来的打算。

他本欲收了象王骨,然后立刻去探一探鸿运宝藏。

但无奈,一头四阶的吞海雷蟒死于他手。

天兽岛估计是到处戒备了。

要没有那头五阶的金光巽龟,陈平压根无所畏惧。

可现在只能推迟几载,避避风头。

想着手里的象王骨,他一阵犯难。

经他测验,这四具骨架生前的修为分别是四阶中期两头,四阶后期一头,四阶巅峰一头。

每一具象王骨都是打造下品灵宝的辅材。

问题在于,以他浅薄的炼器技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冶炼出一件灵宝。

据说剑鼎宗、幽火门以及揽月宗内,各有一位炼器宗师。

曾数次开炉炼制过下品灵宝,只是成功率十分堪忧。

陈平考虑良久,放弃了寻求内海四宗的帮助。

顾思弦、李亦儒那些人,试问谁希望他掌控一件灵宝?

全心全力的炼制尚概率渺茫,如果炼器宗师们被授意使使绊子,象王骨材料可要全浪费掉了。

况且群岛的百艺传承普普通通,失败才是正常。

他届时也完全挑不出毛病。

“衍宁城里似乎有一位假丹境界的炼器宗师。”

摸着下巴,陈平瞳孔里精芒爆射。

他曾经精心收集过双城海域高阶修士的情报。

衍宁城的修炼水平还要略超浮幽城一头。

而贾温茂正是双城一带,唯一的一名炼器宗师。

此人在衍宁城开了一家规模最大的炼器坊。

由于本身的假丹境界,他的地位甚至不比魏雪灵等本土金丹来的低。

内海四宗的炼器宗师不好欺负,陈平也只好麻烦一下贾温茂了。

……

敞亮的地下大厅。

陈平袖袍捋至肘上,满头大汗的蹲在一座黑色“小山”前,目显愁容。

凑近一看,此黑色小山却是一坨堆积的死肉。

其外表呈现黑晶石一样的纯色,整具身体犹如压扁的犀牛。

体长足有六十余丈,重量也恐怖的吓人。

大约相当于蚀日神芽的一成。

与普通妖兽不同的是,此尸浑身上下,竟全都是各种大小不一的触角。

让人一望之下,不由自主的寒气大冒。

这头奇怪丑陋的东西来历可不简单。

正是金珠里封印的那头五阶初期的古兽族。

古兽族以灵智低下,皮糙肉厚闻名修炼界。

方才,陈平持着紫犀剑全力一击,亦只在它身上劈开一条白印。

鲜血都未流淌一丝!

可见此尸的肉身强悍。

这还是已经陨落的古兽。

如果还活着精血源源不断的供应,即便站在那里,任由他劈个百八十下,也破不了其防御。

古兽族,陈平了解的不多。

只知这一种族远远不像妖族血脉那样错综复杂。

所有的古兽,似乎有着共同的三大始祖。

至于怎么判定其天赋优劣,他暂且还不清楚。

痴迷的摸遍肉山,陈平喉咙大动。

再一轻跳,他已然踩上了上去。

双臂撑开,一股强烈的满足和虚荣感在心头浮起。

这可是一尊元婴级别的生灵啊!

前世,他也只跟随老祖们远远的见过几次。

对方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如今,他却踩在一具五阶的尸体上又蹦又跳。

此种滋味,当真是妙不可言。

这一刻,他想到了当初陨落在他手里的第一位金丹,万杀真人。

不过,古兽族又不是他所宰,而是金珠提供的现成尸体。

身子一颤,陈平顿觉没有意思,悻悻然的跳了下来。

哪一日,待他持剑亲手杀了一头五阶生灵,再来三十年河西的感慨一番也不迟。

接着,他又开始犯难了。

如何处理这头五阶的古兽族呢?

生吞、火烤的咽下去增加肉身境界?

陈平不由哑然失笑。

一则他从没听说过,古兽族的血肉可推进人族的体修境界。

二则即便有作用,他目前也消化不了。

炼成傀儡?

但他多年中打造的傀儡基本是妖族。

对古兽族肉身的研究接近于无。

果然,在一番尝试后,陈平彻底放弃。

大千世界百族的形态大相庭径。

这古兽族的外体看似像特殊的妖族。

可从经脉构造,到血液、骨骼中蕴含的能量,都与妖族相差甚远。

倘若强行动手炼傀,此头五阶尸体大概率会掉落大境界,甚至直接报废。

他可不愿珍贵的材料被无意义的毁掉。

看来只能等取出那门瑰宝级别的修傀秘术,才有一些把握了。

……

收回古兽,储物戒又是一亮。

极其完整的吞海雷蟒尸体赫然出现。

这只是一具干巴巴的尸体。

蟒妖的财物可能都存放在老巢内,并未随身携带。

“雷属性的妖尸,应该能打造出一头实力不错的傀儡。”

对于打造妖族傀儡,陈平已经得心应手。

……

一个半月的时间飞逝。

一头庞大的蟒妖活灵活现的缠上石柱,吞吐蛇芯之间,两眼还转动不停。

此傀儡是四阶上品,并未掉落境界。

支撑它的能源,自然是本身的那枚妖丹了。

至于封经瓶里的雷蟒残魂,他搜魂不了,眼见保存不住,干脆便宜了大灰。

无可奈何的一番操作,令陈平对紫虚仙傀典的渴望几乎溢满胸腔。

如果他掌握了此法,完全能用蟒妖魂魄为材料,替傀儡点魂。

几日后。

待法力和神魂恢复巅峰,陈平一掌毁掉洞府,接着脚踩一片火云,往东北方向的高空急速射去。

……

说到巨城,元燕群岛哪有什么城池比得上浮幽、衍宁二城。

这两座深入天兽岛海域的城池,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城。

由于是人造巨城,双城的构造单从外观上,并无一丝的区别。

同样是一岛即一城。

远在百里之外,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迎面扑来,令人不禁生出敬畏之心。

午时,一束遁光撕开云层,轻飘飘的降落下来。

一名元丹初期的黄脸大汉缓缓踩着海面,停止住身形。

“连续经历几次族战,我人族也是元气大伤。”

朝四周眺望了一下后,大汉微微一叹的道。

他正是从天兽岛日夜兼程赶来的陈平。

隐藏真实身份,只是为了不被打扰。

冶炼雷属性灵宝,乃当前阶段的首要之事。

在此之前,他可不想被舒真君一封旨意,调去前线清剿阴灵族大军。

至于陈平口中的感慨,实是有根有据。

排队等候进城的灵舰虽密密麻麻,一片繁华。

但元丹修士的比例却降了不少。

显然,人族高阶的有生力量还未从天兽岛一战中恢复过来。

“疾!”

凝视片刻,陈平屈指一弹,一道早已准备好的传信符脱手射出。

此符在遁飞数里后化为一道火光,没入了衍宁城的禁制之内不见了踪影。

同时,他老神在在的束手等候起来。

这张传信符是三级符箓。

可在极短的时间内疾行万里,依靠符中储存的法力气息,精准的找到目标。

秘境里,老妇魏雪灵为感谢他的援救之恩,给了他两张通讯符箓。

并言明陈平今后若来衍宁城,一定要通知于她。

陈平联络魏雪灵,倒不是对此女有什么超乎范围的念想。

全然是因为衍宁城渡口,与城内连接的通道中,也布置着一座探测金丹生灵的四级阵法。

他从未来过衍宁城,若冒然踏入,定会引起壮观的异象。

……

约莫两炷香时间后。

陈平微一抬头,望向某处虚空。

随后,当即神识一展,嘴唇微动的传了一道意念过去。

毕竟他目前是易容之身,就算顾思弦也堪不破他的形迹。

接着,也不见那方有什么动静,一道悦耳的女音就先传了过来:

“秘境一别四十余载,陈道友终于现身了,这回一定要让妾身好好的招待你。”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一个闪动后从天上徐徐降下。

赫然是一名身材修长,浑身被一层黑纱笼罩的年轻女子。

透过黑纱,隐约可见此女身穿一袭紫色长裙,美眸明亮,五官煞是动人。

“恭喜魏道友不破不立,修为再涨。”

陈平笑着拱拱手,面无异色的道。

魏雪灵在秘境被海族击成重伤,没料到出来后,修为竟突破了一小阶,已与他同是金丹中期。

不过,待看清此女靓丽的外表,陈平却是脸色一黑。

她怎么还没恢复老妇形象?

回忆起当年在洞窟里的一番对话,他就一阵头皮发麻。

不至于吧?

他明明拒绝的很干脆。

“咯咯,妾身年近八百了,如何能与陈道友这样有望大修士的新贵相提并论。”

黑纱随风脱落,魏雪灵踏空走来,眸光透彻似星辰,令人心神俱醉。

陈平目不斜视,淡淡的道:“魏道友过奖,金丹大修士在下自认为还是犹如探囊取物的。”

这番毫不谦虚的话,当然是他故意为之。

就是隐晦的提醒魏雪灵大可不必有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妄念。

他完全知晓自己在这个年龄突破到金丹中期,对于普通异性金丹,具备着多大的吸引力。

“哎,妾身估计是看不见道友证大修士的那一天了。”

听罢,魏雪灵眼中飞速划过一丝黯然之色,又极快的隐去。

以她的聪慧,如何听不出陈平话里的意思。

连续在秘境里、衍宁城前被他两次拒绝,魏雪灵彻底熄灭了心底的痴想。

保持现有的交情也不错。

死缠烂打反而伤了两人间的那一点情分。

“陈某此次来衍宁城,或要麻烦一下魏道友。”

见她收敛了媚态,陈平不禁心头一松,笑吟吟的道。

“道友请说,妾身能力范围内,必全力配合。”

抿唇一笑,魏雪灵不迟疑的道。

救命大恩尚且不提,眼前的这位海昌真人,可不是寻常的金丹中期。

顾思弦、杜秦奕等人回归后,早将陈平的底子给泄露了出去。

金丹初期就可凭神通与大圆满海族周旋几招。

这是眼界较低的群岛金丹所无法想象的事。

揽月阁最新发布的金丹排名,陈平赫然排在第七名,力压内海四宗的同阶便可见一斑。

当下,便连海域里某些消息灵通的筑基小修,都清楚了海昌真人的强大。

魏雪灵欲借机拉近双方的关系,当然是尽可能的予取予求。

“陈某……”

满意的点点头,陈平发了一段简洁的传音。

同时,他心中一动。

顾思弦大概没把在空明岛切磋的结果外传出去。

否则魏雪灵回话的态度就不是仅仅略带恭谨这般简单了。

不过,此举刚好合他的意。

低调些总不是坏事,免得被尸族盯上。

“啊?”

得知陈平的来意后,魏雪灵黛眉一皱。

她本认为陈平易容进城,是为了争夺双城的利益。

自真极宗敖无涯、化意门邝巡芝陨落在秘境,散修谷陆蒲失踪无影后,衍宁城早先五宗并立的局面已名存实亡。

近几十载间,三绝殿、剑鼎宗、以及她百巧门毫不客气吞并了另外几宗,分润好处无数。

衍宁城目前是三家独大。

真极宗和化意门之名,已渐渐成为历史。

魏雪灵还准备拿出一点利益,以表诚心。

岂料,陈平居然不是为此而来。

“怎么,魏道友有何难处?”

陈平不动声色的质问道。

“妾身虽是本土金丹,颇具威望,可贾温茂贾道友的人脉也不容小觑。”

顿了顿,魏雪灵委婉的道:

“他与梁道友关系不浅,曾替剑鼎宗打造过灵宝,虽以失败告终,但双方时常有交易往来。”

“陈道友若强行把他带离衍宁城,恐怕会引起一众高层的不满。”

“一切责任由陈某独自承担。”

陈平气定神闲的道。

显然,没把贾温茂的背景放在心上。

剑鼎宗只剩两位金丹,都在遥远的宗门坐镇。

而水玄龙鹰叛宗后,三绝殿的两位殿主也分身乏术。

偌大的衍宁城中,何人再能阻他!

“那妾身就依道友的意思吧。”

既然决定向平云宗靠拢,魏雪灵一咬牙点头同意。

……

渡口。

魏雪灵将陈平的法力气息刻录进大阵,两人无声无息的穿越而出。

“魏道友在衍宁城的地位无异于泰山北斗。”

一转头,陈平恭维的说道。

记得他刚结丹回到浮幽城的那会,守城修士还告诉他新金丹需要数位老祖共同认证,才准入城。

而换至衍宁城,魏雪灵却轻易地摆平了。

“陈道友此言折煞妾身了。”

苦笑一声,魏雪灵继续讲道:“一是妾身的境界有所提高,二是城中的金丹相比之前少了一半。”

听着听着,陈平不由恍然。

梁英卓回宗寻求突破大修士后,衍宁城的金丹只剩下了两人。

一位是三绝殿的新晋金丹易依云。

此人刚被派来坐镇不久。

另一人就是身旁的魏雪灵了。

排除背景不说,此女赫然已是衍宁城的堂堂首修。

这当真是讽刺至极。

从中也能看出群岛人族捉襟见肘的窘境。

除非百载内连出数位金丹,不然难以恢复往日的强盛。

“死去的几位同道,加起来都不是本座的敌手。”

对魏雪灵的唏嘘,陈平不以为然的暗中笑道。

在他看来,自己突破中期后,群岛人族的势力是不降反增的。

“幸亏天兽岛和我等达成一致先行对付阴灵族,否则兽潮爆发,仅凭几座四级阵法,妾身和易道友恐将举步维艰。”

魏雪灵眼神一转,试探的道:“陈真人有未考虑来衍宁城建立宗门分部?至少妾身是欢迎至极的。”

“琐事结束再说吧,何况以陈某奔波劳累的命途,不太适合长久的待在一地。”

摆摆手,陈平模棱两可的道。

双城的泼天利益,他从元丹境一直眼馋到现在。

未来宗门稳固后,必然要掺和一脚。

但与此同时,肩上的责任就重了。

守护和攫取,从来都是这里共存的规则。

……

两人向远处的城门走去。

四面八方都有修士步行而来,倒显得人气鼎沸。

魏雪灵不想引起什么骚动,所以当带着陈平入城后,也掩饰了修为和容貌,看起来成了与陈平差不多的元丹修士。

宽敞的街道边,入目的是一排排的石屋。

整齐排列的石屋之间,有宽窄不同的长街穿插,如同蜘蛛网般密集。

来来往往的修士当真不少。

穿过大半个城池,两人到了一片蓝汪汪的光幕前。

在光幕后面,是众多幽静、素雅的一栋栋阁楼,精美绝伦。

“这是我百巧门招待贵客的贵宾楼,陈道友可随意挑选一座。”

指着阁楼,魏雪灵解释道。

周围路过的修士明显知道这是何等地方,一个个行走时,都面带敬意的避开。

神识一扫,陈平一目了然。

这片阁楼,只有六、七位元丹修士入住。

能在寸土寸金的巨城中心坐拥如此大片的土地,百巧门的势力不容小觑。

径直走入百丈远的一座三层小阁楼,陈平轻笑道:“就这吧。”

和魏雪灵密谈了一阵,后者一脸从容的离开了。

坐在包间的蒲团上,陈平若有所思。

他并未打算于衍宁城中久待。

请贾温茂炼器,只是最后一步。

在这之前,他准备借用魏雪灵的关系网,将身上的黑货清空,顺带收集几件通灵道器。

近乎十一万丈的神识,使得他能同时操纵十四柄通灵道器。

若再买下七把灵剑组成两个剑阵,他的神通又将大涨一轮。

……

金丹宗门的底蕴和人脉果然深厚。

短短半月,魏雪灵便牵头组织了七场大型拍卖会。

此期间,其他店铺和势力的盛会全部停止。

一副给百巧门让路的讨好姿态。

几场拍卖会的物品,半数都是陈平提供。

趁着高价格,他把身上三阶的东西几乎抛空。

七十五万中品灵石,十九块四阶矿石,三块五阶矿石!

是陈平最终的收获。

这还是百巧门抽掉一部分的利润之后。

虽然魏雪灵死活不收报酬,但陈平可不想和她显得那么暧昧亲密。

硬是命令她收下灵石。

在拍卖会和几家炼器坊中,陈平购买到了四柄通灵道器级别的下品灵剑。

接着,魏雪灵又从一家老牌的元丹宗门里,替他换下一把中品的通灵道器。

五把灵剑!

但进度也始终卡在这里了。

衍宁城剑类的通灵道器本就不多。

数百年的收藏已全被陈平一次性买光。

外界,众修对魏雪灵的大动作猜测纷纷。

不过,大多是捕风捉影。

极少人能把百巧门和陈平联系起来。

……

“陈道友,有麻烦了。”

这日,魏雪灵匆匆忙忙的叩响禁制,张口就道。

“怎么,贾温茂连你的面子都不给?”

听罢,陈平眉毛一挑的道。

他打算今夜离开衍宁城。

所以,他拜托魏雪灵将贾温茂带来,好好地商量一番。

莫非金丹修士都请不动贾大师?

陈平顿觉奇怪。

“贾温茂说他刚刚接了一个重要的订单,近三载之内怕是无空暇了。”

眼中寒意一闪,魏雪灵继而又道:“此人态度强硬,妾身怀疑委托者大概也是一位金丹修士。”

“哦?”

陈平目光悠悠的一移,横插一脚的究竟是易依云还是浮幽城那边的金丹?

“陈道友,下步该如何行事?”

魏雪灵启唇问道,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

陈平积累的财物之恐怖,颠覆了她的认知。

这得斩杀多少位同阶?

魏雪灵又敬又畏,已狠下心来要紧抱住陈平的粗腰了。

“我倒要看看,何人的面子比本座还大!”

讥声一笑,陈平的身形旋即在阁楼里消失。

……

贾温茂身为双城海域的首席炼器宗师,排场和地位都堪称一城之巅。

此人在城东占据了一块方圆五百亩的炼器坊,一般只接待有背景的筑基以及元丹修士。

正午时分。

炼器坊前门庭若市,不断有修士进进出出。

此时此刻,距离地面十数丈的空中,两名修士相隔半里遥遥对立。

诡异的是,哪怕经过炼器坊的几名元丹都对二人视若无睹,仿佛看不见他们的样子。

当魏雪灵晚一步来到炼器坊时,忽然发现陈平的气息一下凭空消无。

再抬首看去,就见到了空中的那两名男修。

离炼器坊稍远的一人,正是陈平。

另一名修士身型挺拔,着白色道袍,乌发披肩,面孔却是被一股浓郁的血雾笼罩。

“此人是谁?”

魏雪灵倒吸了口冷气,双眼流溢惊色。

因为她的神识不仅穿不透那陌生修士的血雾,还被狠狠地反弹了回来。

幸好对方似乎没有伤人之意。

不然她的神魂恐怕会当场受损。

“邪尊道友潜入衍宁城,怎么也不与我等招呼一声?”

忽然,陈平冲白衣人抱拳一笑,神色如常的道。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