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四百三十七章 炼舟人才

俊朗筑基和那几名公子哥一路谈笑,并往二楼轻扫了一遍。

看到陈平普通的面容时,他并没有多加注意,反倒是万少爷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喝叫道:“秦山,怎么回事,本少的脸面不够你用吗?”

秦掌柜陡然一惊,冲青衫客冷声的威胁道:“道友是头一遭来淮素平原吧,这里可不比内城,别说凡人了,死几个练气修士都是常有的事。”

“地头蛇讲的话该不会错。”

一直沉默的陈平终于开口,瞟了趾高气昂的掌柜一眼,淡淡的道:“那死一个练气九层的小掌柜,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

接着,就听“噗通”一声,秦姓掌柜面露愕然,身子僵硬的倒了下去。

秦掌柜气息一无,整个厅堂顿时一阵大乱,不少人震撼之余直接惊恐的叫出声来。

“你……你胆敢在淮素镇屠杀修士!”

万少爷有些颤抖,无法置信的道。

至于俊朗筑基则脸色一白,浑身大震。

一个眼神抹杀掉一名练气九层,这位青衫人极有可能是元丹境的前辈啊!

然而,还没等他们有下一步的反应,他、万少爷为首的公子哥、以及三十名跋扈的仆从全部脑中一痛,当场晕死了过去。

陈平右手一绕,几个储物袋和俊朗筑基身上的储物戒尽数飞出,悬浮在了他的身边。

“陈前辈手下留情,他们都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还请前辈息怒!”

这时,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从内院匆匆赶来,待看清陈平模样后,竟吓得嘴唇发紫,冷汗直流。

此人的情报他有幸在护卫队见过一次。

近来声名鹊起的元丹大修,而且还是一名强大的傀儡师。

这等修士摆在双城海域都属于顶级的层次,自家聘用的掌柜不长眼睛冲撞了前辈,完全是死有余辜。

眼下,他心底不断祈祷,此事千万不要牵连到他。

“何执事是吧?”

陈平转头一笑,波澜不惊的道。

“晚辈***,前辈直呼大名即可,万万当不得执事一称。”

白发老者满脸笑容,毕恭毕敬的道。

观他战战兢兢的模样,陈平不由冷冷一哼。

他来虎跃楼,自然不是为了感受凡人界的烟火气。

找到韶樱,才是他的目的。

淮素平原居住着千万名凡人,哪怕用神识横扫,也要花费数日的功夫。

陈平哪里会做此蠢事,想了想便驾临在了淮素镇。

据他了解,虎跃楼的东家***归属某一支护卫队管辖,主要职责是管理平原的户籍和人员调动。

通过他联系韶樱,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他在虎跃楼寻了个位置,铺开神识扫了一圈,很快发现了正在内院闭关的***。

传音入密的吩咐他出关一见后,陈平耐心的**了起来。

却不曾想,短短几十息时间居然遇上了一群纨绔霸楼**。

原本陈平没打算计较,不过秦山的威胁之言稍微触怒了他,于是,他毫不客气的碾碎了此人的神魂。

“何道友,你开的这虎跃楼更像是一个黑店,本座也花了灵石,赶我走就罢了,竟还想动用武力,啧啧,护卫队的规矩难道被狗吃掉了吗?”

陈平挑了挑指甲上的灰尘,语气揶揄至极。

在感应到陈平身上的灵压似乎还有越来越强大的趋势后,***不由得猛吞了一下口水,胆颤的跪下求饶道:“陈前辈教训的是,晚辈日后一定整肃风气,杜绝招收秦山这种仗势欺客的歹毒之人。”

看到地上昏迷的万少爷以及他的一班狐朋狗友后,***根本就不必了解来龙去脉。

万小子的背景不小,爹爹是淮素平原的修士统领,此子平时嚣张跋扈惯了,连普通的筑基也敢顶撞一二。

他偶尔会来虎跃楼包场,每次都强硬的赶客人离去。

***确实非常的不满,但看在其长辈的份上,一直纵容至今。

谁知这回踢上了一块真正的铁板,哪怕万统领都远远得罪不起的大佬级人物!

“何道友,你家掌柜突然暴毙,赶紧处理了,省得影响本座的心情。”

指着秦山的尸体,陈平面无异色的道。

“前辈有所不知,秦山上月出城猎妖,不慎受了重伤,本就活不了多久的。”

***一边聚起火球术烧掉秦山的尸体,一边唉声叹气的道。

摸摸下巴,陈平的目光转移到地上,森然的道:“这几个纨绔子弟嘛……”

“前辈饶命啊,他们几人家中的长辈都是筑基修士,尤其是那万小子,爹爹万白画掌管着整座平原的散修,他在道场的人脉不浅,背后也有熟悉的元丹修士,前辈最好莫轻易树敌。”

***登时大惊失色,苦口婆心的劝道。

无背景无实力的秦山死不足惜,但万小子几人绝不能埋骨在虎跃楼。

陈前辈也许不怕万白画的报复,可到时他的麻烦就大了。

“你给这群小鬼的长辈们发个传信,一个时辰内,带上五万灵石来虎跃楼领人。”

“对了,记得注明一点,下品灵石本座不收,至少是中品的才行。”

陈平眉头一挑,用不容置疑的口气指使道。

三十年一度的双城之会开启在即,而拍卖会上是不允许使用下品灵石的。

闻言,***由衷的大松了口气,掏出几个纸鹤讲了几句,便把它们抛向窗外。

“陈前辈,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今日之事请前辈不要放在心上。”

浑浊的眼珠一转,***笑眯眯的双手一呈,两枚上品灵石显露了出来。

“风属性的上品灵石。”

见对方如此识趣,陈平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并露出了一丝笑意的收起灵石,继续说道:“我唤你出来,是为了找一个人,凡女韶樱你认识吗?”

“韶樱!”

***表情一变,低声道:“前辈指的是年龄三十六岁的那位?”

淮素平原叫韶樱的凡人女子足足有四、五人之多。

但***可以肯定,陈前辈要找的究竟是谁。

“嗯,是她,你把她带到酒楼来。”

陈平淡然的点头道。

“这……”

***语塞了一下,脸上一阵的为难,踌躇着没有说出口。

“怎么,本座见一位凡人也这般的困难!”

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陈平声若洪钟的喝道。

“前辈误会了,晚辈哪敢阻止啊,是黄水海的翁统领将那名女子送来时,特意跟晚辈强调了数遍,谁都不许和她相见。”

***脊梁一寒,诚惶诚恐的道。

原来是翁富鸿下的命令。

陈平不禁恍然,此人为了儿子的道途,还挺煞费苦心。

“翁统领是我的朋友,你尽管带韶樱过来,什么问题本座担着。”

“那……晚辈这就去接她。”

***一咬牙,苦着脸飞身下楼。

他管不了陈平所言是真是假,反正翁统领追究下来,也不能怪到他头上。

……

***走后,陈平身形一闪,出现在俊朗筑基跟前,神念一刺便将对方唤醒。

“晚辈方鹏,见过前辈。”

俊朗筑基悠悠的一睁眼,恰巧和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庞对上,蓦的一咯噔,慌忙爬起行礼。

此时的他心里翻江倒海。

这人身上散发的气息浩瀚无比,那种实质的压迫感连平时经常接触的师尊都自愧不如。

要知道,他的师尊可是元丹中期的修为!

方姓筑基郁闷不已,真是喝凉水也塞牙。

应邀参加一个小辈组织的饭局,竟惹恼到了一位元丹后期甚至大圆满境界的大修。

早知如此,他说什么都不会踏进淮素镇一步。

“方小子,好久不见。”

陈平展齿一笑,五官像捏泥团似的迅速变幻,眨眼间就换了一副容貌。

“你……你是叶前辈!”

方鹏面色骇然,犹如见到鬼一样的失声叫道。

“一晃五、六十年过去,难为你还认得本座。”

陈平风轻云淡的道。

如对方一般,他之前看到万大少宴请的贵宾是谁后,心底也颇感意外。

方鹏只不过是其化名。

他的全名叫方巾鹏,曾任霏月岛青松灵舟阁的大掌柜。

当年,陈平去霏月岛寻找薛芸,顺便修复了从薛温手里截获的一条大型灵舟。

而那名给他修船的炼舟师,正是眼前的方姓筑基。

之后陈家攻下霏月岛,陈平还叮嘱薛芸将方巾鹏收编,为家族打造灵舟。

但薛芸回来复命时,却告诉他方巾鹏数年前便失踪了。

在陈平想来,此人应该早陨落轮回了才是。

因为方巾鹏是柳烟雨的徒弟。

青松老道连道侣都照杀不误,何况道侣所收的练气徒儿。

出乎预料的是,方巾鹏不仅没死,还在二十万里外的浮幽城混的风生水起。

“叶前辈的英姿,晚辈永不敢忘。”

方巾鹏脸上泛出一丝喜色,顺杆子的说道。

“那艘大型灵舟至今还在本座的储物戒里躺着。”

嘴角一抿,陈平似乎想到了好笑的事。

那年,他在灵舟阁的小鱼塘里钓了几百条活蹦乱跳的大鱼……和主子夜钓的小侍女兰儿……以及那艘种满花草,被他视作歪门邪道的大型灵舟。

往事如烟却历历在目。

“前辈喜欢就行,晚辈在浮幽城拜了莫前辈为师,已经能协助打造灵舰了!”

方巾鹏乐呵呵的道。

言语间,将莫前辈三字说的很重。

“方小友的运气不错,竟拜在了莫文星莫道友门下。”

陈平神色微微一动,笑着道。

“晚辈现在只是莫大师的记名弟子,算不上什么。”

方巾鹏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

秦掌柜的人间蒸发,让他明白了,这位叶前辈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他为了自保,只能选择搬出师尊震慑。

在浮幽城待了些年的修士,一般都会卖师父三分面子。

至于陈平,当然与莫文星无甚交情。

但此人的名声不小,他亦有所耳闻。

浮幽海域,有能力打造灵舰的势力不过三家。

分别是以聂青牛、莫文星、归大师为首的三大灵船阁。

其中,归大师的技艺最精湛,聂青牛与莫文星则在伯仲之间。

“方小友,霏月岛距离浮幽城二十多万里海路,危险重重,你当年一个练气修士,是如何渡海而来的?”

招呼方巾鹏坐下,陈平好奇的询问道。

“说来话长。”

回忆起往事,方巾鹏苦笑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他乡遇故交的两人简单聊了一番。

方巾鹏的遭遇可谓是万分波折,险象环生。

往时,他还是青松灵舟阁的掌柜,养尊处优。

某一日,意外发生了。

师尊柳烟雨供奉在阁内的魂牌突然破碎,方巾鹏几多猜测下,没敢继续待在霏月城,隔日就卷了一笔钱财躲了起来。

后来,青松独自回归,继续统治散修联盟。

方巾鹏感觉事有不对,不敢回岛质问青松,干脆狠下心来远遁别地。

之后,海上航行的他被一伙小型的邪修势力截住,若不是看中他的炼舟才能,早死无葬身之地了。

在邪修船队里混迹了许多岁月,方巾鹏终于涨够灵石,并买了一粒筑基丹。

赶在大限前几年突破筑基后,他毅然脱离了邪修势力,只身购置了一张前往浮幽城的船票。

一路的妖兽袭击屡屡发生,幸好有一位元丹前辈拼死护卫,众人勉强抵达了目的地。

在浮幽城,他历经数次考核,终于得偿所愿,拜入了莫文星的门下。

自此,方巾鹏才结束了长达数十载的漂泊人生。

前段时间,万大少在他那订制了两艘大型灵舟,为感谢他,特意组织了一场酒局。

考虑到万家的势力不小,方巾鹏欣然答应。

否则他和陈平即使是在同城之中,今生也未必能够再遇。

“叶前辈,霏月岛现今怎样了?”

瞅着陈平的神色,方巾鹏试探的道。

“早易主了,陈家老祖雄才伟略,霏月岛一众望风而降,也算顺应大势。”

沉吟了一下,陈平轻声笑道。

“那青松盟主呢,他有未晋级元丹?”

说完,方巾鹏紧张了起来。

“青松?”

陈平嘴角一斜,淡淡的道:“他的坟头草怕是不止三丈高了吧。”

“唉,他这一陨落,柳师的死因也永远埋葬了。”

喟叹一声,方巾鹏伤感的道。

陈平古井不波,装作不知情的淡定样子。

他对青松老道施展过搜魂术,自然清楚柳烟雨身陨的真相。

不过,陈平可不准备告诉方巾鹏。

“方小友,以你如今的技艺,可能打造中型灵舰?”

与方巾鹏废话良久,陈平终于进入了正题。

“叶前辈说笑了,晚辈近年一直在协助莫师制作小型灵舰,还没有正式的接过个人订单。”

方巾鹏面现尴尬,转言道:“如果是小型灵舰,晚辈兴许能尝试一二,中型的绝无希望。”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