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十七章 叶默凡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在距离藤山岛仅剩数里之遥时,陈平收回了灵舟。

一张至纯化路符出现在手里,两指一捏便寸寸裂开。

霎时之间,一个气流漩涡悬浮于海面。

四周斑驳的海水疯狂搅动,一丝丝纯净的土属性灵气从空气中剥离,最后形成了一条三尺宽的土道。

踏着这条临时凝聚的海中大道,陈平提起速度飞快奔走,几个兔起鹘落间就已爬上了一处岩壁。

神识四下扫探了数遍,在未发现其他生灵的踪迹后,陈平单臂一提,轻盈地落到了岸上。

感受了一番周围的环境,他不由得眉头一皱。

此地蕴含的天然灵力微乎其微尚且不提,吸入五脏竟还产生了一股污秽恶浊之感。

没有灵脉镇压,这藤山岛的修炼环境果然恶劣。

若是待的时间过久,修为甚至会不进反退。

不过如此一来也有便利之处。

这里灵气匮乏,连练气修士的日常打坐都满足不了。

对修炼环境要求更高的筑基修士想来不会长期坐镇于此。

在筑基修士不出的情况下,陈平自认为遇上数个练气巅峰的修士联手也是不惧。

目光凝聚,陈平眺望远方。

在五十里外的海岛北面,一座孤峰突起。

架入山腰的天空中有一片七彩云霞组成的倒扣莲台,正缓慢地旋转不停。

依据家族的情报,铜晶矿就埋藏在靠近海岸的那座名为“泰竹山”的山峰底部。

泰竹山上空笼罩的七彩莲台其实是一座二级阵法,“七色虹台阵”。

此阵攻伐方面乏陈可善,但其防御能力在二级阵法中算是屈指可数的。

并且孟余两家各自投入了两名练气九层的修士主持法阵。

哪怕筑基后期的修士也要三五个时辰方能攻破防御。

此刻大阵正常运转,陈平再自视甚高,也不敢从正面杀入。

“还是先混进去!”

陈平琢磨着,踏开一块水缸大小的石块,屈指一抓,挖下一个凹坑。

接着,他将自己的百方储物袋扔进凹坑,并盖好泥土。

最后又用一张土遁符把这块石头搬运到了离地面足有三十丈的泥土地里。

做好标记,陈平方才动身前往泰竹山。

他只随身携带了一个七方的储物袋。

袋中仅仅装了上品法器碧纹剑,五瓶二道纹的蕴藏丹和恢复法力的凝气丹以及百多块下品灵石。

其余相对贵重的物品全部放入了石头坑里。

毕竟他意图潜入七色虹台阵内,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成为孟家的矿工。

以他的推测,外聘矿工上交铜晶时,为防吞没夹私,估计会强制检查储物袋。

身上的宝物若太过扎眼,必然引来监工修士的怀疑。

他既然伪装成散修,就该要有散修的模样。

“嘀嗒嘀嗒”

下了一夜的小雨仍不停歇。

清晨的泰竹山稍显安静,只有雨打树叶的密集沙沙声以及泉水溪石的淙淙之声。

充足的水汽形成氤氲的薄雾将半座泰竹山笼罩其中。

雾气里一条布满青苔的小径盘曲而上,没入雾中不见尽头。

这时,小径上正有两人并肩行走。

他们步伐矫健,即使山道泥泞湿滑,仍旧如履平地。

靠右边一人中等的身量,长得细皮嫩肉的,面容极其俊朗。

另一人虽也是英姿飒爽,但和他旁边的公子哥一比,就差了不止一筹。

“卢兄,你打算在藤山岛待多久?”

那名公子哥似的年轻修士开口问道,话中充满了熟络。

而他称呼的“卢兄”却是眉间一皱,颇有几分无奈的回道:“不清楚,一年两年吧。”

这名无奈的修士自然就是陈平了。

他原本藏在山脚,打算等着下一趟灵舟靠岸,再跟随修士队伍进入泰竹山。

一切倒也在他的计划之内。

晨光熹微时,一艘灵舟停靠在了藤山岛。

舟里陆续下了二十多位修士。

修为都很低微,基本在练气四层到六层之间,甚至还有两个练气三层的。

看到他们沿着山路绕行,陈平便悄悄地跟在了后方。

而和他并肩赶路的俊美青年,是他为了套话故意接近的。

此人姓叶名默凡,自称是红沙岛叶家的旁系族人。

这红沙岛处在余家海域。

叶家则是此岛的霸主,族内原有一名筑基初期的老祖宗,不过十几年前已经陨落。

叶家日落西山,叶默凡又仅仅是旁系出身,根本分不到多少修炼的资源。

迫不得已,他只好选择来藤山岛赚取灵石。

听叶默凡讲述,孟家今年不知何故,突然提高了两成的矿工待遇,从这艘灵舟下来的修士基本是被此事吸引。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后,陈平便加快了脚步,不再搭理此人。

但哪里知道,这叶默凡竟是个不折不扣的自来熟,一路小跑的跟着他,在他耳边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

“卢兄,其实我挺羡慕你们这些散修的,无牵无挂,不用理会家族中的繁琐之事。”

叶默凡轻轻一叹,手里不知何时折开了一把山水画扇,边摇边感慨道。

陈平面庞不自觉地浮起一丝杀意。

此人喋喋不休实在令他烦心,不如处理掉算了。

反正泰竹山地势险峻,这家伙又是孤身一人,即使失踪也神不知鬼不觉。

“卢兄,等这活结束,在下想邀你去红沙岛品尝一下金桂酒,不知可否赏脸?”

叶默凡完全没察觉到他那逐渐变得冰冷的表情,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酿的金桂酒与坊市中售卖的可大不相同!”

“酒里头添加了一种独门灵材,使得酒液呈暗紫,且有一股浓厚的果味,三分辛辣,三分苦涩,一尝便知人生百味!”

说至最后,叶默凡两眼朦胧,陶醉的回味着,仿佛在品那秘制的美酒似的。

“金桂酒么…”

陈平微微一怔,浑身戾气猛然收敛,默念着这三个字,略有感慨的道:“一束金秋桂花,三颗紫棽葡萄,六钱魔天椒,七朵枯瘦芹,沉入幽寒井底十年,便得三分香甜,三分辛辣,三分苦涩。”

“咳咳,卢兄原来也是懂酒之人,叶某高手面前班门弄斧,实在惭愧。”

叶默凡挠挠头,讪笑道。

刹那之后,陈平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神态,淡淡的道:“卢某不好酒,更不懂酒。这是在下修真之始,遇到的一位酒痴道友所言。”

“哦,那位道友人在何处?可否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叶默凡眼睛一亮,兴奋地问道。

“他么…”

陈平摇了摇头,惆怅的道:“他已经仙去多年了。”

叶默凡呆滞的捂住嘴,惋惜的道:“他是怎么死的?”

“他太啰嗦了,卢某一剑就把他给刺了个通透!”

陈平语气平淡,说的话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啊!卢道友你是说笑的吧?”

叶默凡愣了愣,自觉陈平在捉弄他,也没当回事。

“你大可继续跟着我试试!”

陈平冷漠的扫了他几眼,接着长袖一摆踏尘而去。

叶默凡身形一止,下意识的连连后退。

方才他从陈平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切实的杀气,犹如毒蛇一般。

他有种很强烈的直觉,只要再靠近一点这人肯定会动手杀了他!

叶默凡的秉性是单纯了些,可并非愚蠢之徒,立马决定以后离陈平远远的,各走各的路。

殊不知,适才他差点就要去鬼门关走上一遭了。

……

泰竹山,一处凹凸不平的山坡前。

等陈平赶到这里,已有十几人在排着队伍等候了。

离山坡十丈开外的地方,七色虹台阵的霞光照映披落,熠熠生辉。

两侧,共有四名身披银甲的修士,清一色练气八层的修为。

他们手持长戟法器,前二后二,隐隐堵住了众人的退路。

“老夫孟屏,是泰竹山铜晶矿的监工总管,各位道友请先到这边登记一下。”

不一会儿,从阵法内部走出一名身穿八卦图的老道,语气和蔼的道。

这老道蓄着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

孟屏并未隐藏自己的气息,一身练气九层的修为暴露在众人面前,让人心惊不已。

陈平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嘴。

泰竹山有四位练气九层的修士驻扎,而这孟屏是其中最强横的一人。

他曾经和两名同阶修士陷入生死斗,结果那两人一死一伤,孟屏反而全身而退。

家族情报显示,此人祭炼了数件极品法器,攻守兼备,很难对付。

不过在他眼里,孟屏就是一个移动的“宝库”,身上值钱的物品越多越好。

“名字,来历报上。”

手指夹着胡须,孟屏简明扼要的说道。

排在队伍最前方的是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修。

见孟屏询问,她急忙回复道:“妾身聂倩,是一名散修,从北玉岛来。”

“孟贵,你出来登记下。”

孟屏朝大阵内喊了一句。

随后一名年纪和陈平相仿,长着一双三角眼的修士疾奔而来,向孟屏鞠了一躬,恭敬的道:“侄儿遵命。”

说罢,孟贵提起符笔,在一本玉册上写写画画起来。

“聂道友,麻烦你将此物紧贴丹田。”

待孟贵登记好,孟屏拿出一颗鹅卵石大小的蓝色珠子,扔给聂倩。

“这是何物?”

聂倩身姿僵硬,捂着珠子一时犹豫不决。

丹田是修士的命门之一,万万不可让不明之物轻易接近。

“聂道友放心,此物是测元珠,对修士不会造成分毫伤害,仅仅只是验证一下道友的真实修为罢了。”

孟屏看出了此女的担忧,和颜悦色的解释道。

“妾身清楚了。”

聂倩朱唇一启,松了口气。

想着周边有二十多位修士在场,孟家应当不敢做什么手脚后,聂倩也宽心不少。

定了定神,她依言将测元珠贴在了小腹上。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