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十五章 机警的陈新佟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是晚辈瞎了狗眼,前辈您大人有大量,给条活路啊!”

见陈平现身,薛十三绝望的哀嚎道。

此时的他七窍皆破,满身鲜血形如枯槁。

薛十三晋级练气七层的时间最短,所以受伤也最重。

那庞大的压力几乎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而薛九和薛十一情况比他强上一筹。

但也都去了半条性命,不静养数月根本不可能恢复。

“你们就是通过这只小飞蚁跟踪我的?”

陈平并未理会求饶的三人,反而自言自语的道:“薛大掌柜是在灵舟上还是符箓上做了手脚呢?”

“哦,或许是这份外界难寻,堪称绝版的海域图有点问题?”

说话间,陈平已捏住薛温附赠的那枚玉简,扔向那只已经匍匐在地的飞蚁。

“嗡嗡嗡”

原本奄奄一息的黑色飞蚁竟仿佛受到了致命吸引似的,跌跌跄跄的飞起,六足死死地抱住玉简。

“前辈,这是噬斑蚁,一阶中期的妖虫,本身没有值得一提的神通。但它嗅觉极其灵敏,喜好采食灵花,特别是对紫金花的香味尤为迷恋。”

“而那枚玉简在炼制的时候加了一点紫金花蜜,只要不超出三十里范围,噬斑蚁都能轻松嗅到。”

薛九战战兢兢的道,双手扣在腰后,一副任凭宰割的作态。

“这种见财起意的勾当薛温怕是做过多次了。”

陈平暗中冷笑,但并不以为怪。

修炼界中贪婪狠毒的修士不计其数。

若非他是假丹大能夺灵,换作其他练气六层的修士,早就让薛九三人打得魂飞魄散了。

前世经历了千法宗几位金丹老祖的翻脸无情,陈平已经彻底悟透了一个道理。

大道之下无真情,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那些看似推心置腹、赤诚相待的人,只不过面对的诱惑未大到值得斩断心中的那根弦的地步而已。

一旦如化婴丹、神秘金珠那等绝世异宝现身,弦断琴崩不过霎时之间。

见陈平沉默不语,薛九一时半会不明他的用意。

他撑着身子跪下,慌慌张张的道:“前辈能否饶恕我兄弟三人一命,小人知道东家,不,不,是薛温那厮,他有一个秘密,关于一只妖兽的,相信绝对能让前辈满意。”

“轰!”

回应他的是一道凌厉迅捷的剑气。

接着,一颗头颅斜着飞出,滴溜溜地滚到了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那人头双目呲出,面部尤然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之色。

薛九临死之前都没料到,陈平竟一言不发突下杀手,难道他对薛温的秘密一点都不感兴趣?

宰了薛九,陈平一剑砍下他的右手,掰开一看,手心里正握着一张寸许大小的紫色符箓。

符箓表面隐隐有电光闪烁,一瞧便知是雷属性的攻击宝物,而且处于即将激活的状态。

这方世界,功能型、杀伐型、防御型的符箓加起来有十数万种之多。

从最低品的一级、二级、三级一直到九级。

每级又有下品、中品、上品、极品之分。

薛九手里紧握的这张符箓是衍雷符,二级下品。

注入法力后可瞬间发动衍雷术,接近于筑基初期修士亲自施法的六成威力,疏忽之下还真可能被他偷袭得逞。

陈平收起符箓,不由觉得薛九有几分可笑。

薛温的秘密?

这个必死的人,自然待他以后亲手炮制。

“九哥!”

薛十一和薛十三悲痛欲绝,他们三人是薛温奉养的食客,舔血多年,也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所以,几年前他们凑了一千灵石远渡金瑞岛,在初级坊市里购买了一张衍雷符。

这枚视若底牌的符箓平时由薛九保管。

约定好遇到无法抵抗的敌人时,找机会甩出保命,说不定还能翻盘反制。

岂能料到陈平早已洞悉薛九的心思,一丝机会都没给他,反倒连衍雷符都落入敌手。

这下一来,纵使薛九复活,三人以全盛状态使出合击之术,也没有一点生还的可能了。

“十三,和他拼了!”

眼见活命不得,薛十一爆发出亡命之徒的凶狠决然,不顾伤势乍然祭出一柄金刀,夹着一抹残影,飞速朝陈平腰间削去。

同一时间,重伤垂死的薛十三也一拍储物袋,招出一柄外形和金刀一致的法器,伸手一抵,此刀便呼啸着攻向陈平的下盘。

霎那间,两柄上品法器封住了陈平躲闪的位置,一前一后,角度极其刁钻。

“雕虫小技!”

陈平讥笑一声,地炎剑随心而动,再次凭空出现,握着剑柄,经脉和灵穴中的灵力随即注入。

地炎剑霍然红芒大放,这一小片空间内,温度腾腾上升,一道热气灼灼的剑气横扫劈下。

“铛铛!”

电光火石之间,两柄金刀被一齐击中,随即气焰消退,掉落在地,砸出两个小坑。

地炎剑是由一整块的地炎精粹熔炼而成,比金刀的材质还要坚硬。

况且有九变焰灵诀演化的高品质灵力加持,此剑更可发挥出十二成的威能。

“你…你不是筑基修士!”

失去了金刀法器,薛十一惶惶不安的同时,心底更是涌起强烈的震惊。

外界灵气经过筑基修士灵穴的蕴养,生成的灵力比练气期要稠密纯净数倍!

简而言之,练气修士体内的是气态灵力,到了筑基期,则会转化为凝液态。

而刚刚陈平注入的灵力虽然比他们二人深厚浓密得多,可万万达不到筑基境的最低界限。

不过正是发觉陈平并非他们想象中的“筑基前辈”之后,薛十一才极其的惊惧。

一个练气期六层的修士,法力浑厚高深就算了,竟然还拥有着媲美筑基期的庞大灵识,以及那种诡异强悍的神魂攻击神通。

“这…这…到底是谁!”

薛十一不禁骨寒毛竖,今日的遭遇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但这也是他此生最后一个念头了。

随着瞳孔中一抹妖异剑芒渐渐放大,两人眉心处多了一道红幽幽的血洞。

“咚!”

尸首砸下,扬起一蓬灰尘,薛九三兄弟就此尽数陨落。

陈平蹲下,在三人的尸体上摸索片刻,搜出几个储物袋,继而又将砸进坑里的两柄金刀收了起来。

前辈高人的风度,在修仙资源面前一文不值。

搜刮完毕,陈平指尖浮起几朵灵火,稍稍连弹刮到薛九几人的尸体上,连带着那枚刻印海域图的玉简和黑色飞蚁,一起烧成了灰烬。

处理掉斗法痕迹,陈平朝树林深处走了十几里,最后扒开一片茂密的灌木丛,躲在其内养神调息。

此番屠杀薛九等人,虽未消耗多少法力,但因为施展百锻凝实术的缘故,导致神魂有点萎靡,需要一到两日的时间慢慢恢复。

恢复神魂之力的方法不少。

最常见的就是静坐冥思,或是进入深度睡眠。

但这种方式只适用于神魂弱小的低阶修士。

经历了小雷劫洗礼的元丹境修士,其神魂力量将得到巨额的增幅。

彼时,若妄想靠着打坐睡眠等方式恢复损耗的神识力量,恐怕要花费十数载的岁月。

针对高阶修士神魂之力的恢复,更多的时候需要依赖外界宝物。

比如三阶灵材清魂木,四品丹药天权养魂丹,三级符箓大元护神符等等。

甚至某些神异的高阶法宝也同样具备恢复神魂的妙用。

……

两日后,陈平睁眼起身。

他已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沉吟了会,他从森林走出一路潜行,不久便回到了来时灵舟停靠的渡口。

陈平眺望远方的海面。

只见有一艘中型灵舟正停在礁石旁。

船头甲板上,一名身材魁梧的七尺大汉昂首挺立,目光还在岸上来回扫视,似乎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陈新佟果真参与其中了!”

陈平冷笑连连,眸中满是杀意。

这艘客船的终点是云泉岛。

按照行知堂的规定,灵舟抵达目的地后的第二天便要立刻启程返回海昌岛。

而距今已过了整整两天时间,这艘灵舟竟然还在渡口徘徊。

除了护船修士陈新佟外,云泉岛上应该没有第二个人有资格拍板下这种决定。

况且当日陈平亲眼所见,此人和薛温的交情不浅,是极有可能勾结在一起的。

虽说这一切都是陈平的推测,但并不妨碍他铲除陈新佟的决心。

四长老陈意如亲自镇守家族宝库,本身就已经透漏了一个消息。

近期宝库中必然新入了一件价值高昂的秘宝,且大概率是一枚筑基丹。

想想距离陈意如筑基已有近二十年,这期间陈家积累的财力足以再度买下一枚新的筑基丹。

而家族此前是有封授过一位真材实料的筑基种子。

但传言这枚筑基丹似乎会跳过那位种子晚辈,直接交予陈新佟服用。

所以,如果陈新佟从人世间消失,那这枚筑基丹又会成为无主之物。

届时他陈平便可运筹帷幄,尝试争夺一二。

再者,陈新佟是三长老一脉的核心成员之一。

刚好这次借机除掉一个,也能减少一些他今后谋划陈家的阻力。

前世金丹宗门出身的陈平,深知掌控一个大型势力对修士而言,绝对是利远远大于弊的。

的确,他会为此付出部分的时间和精力,可一旦他扶持的势力可以良好运转,那带来的收益就不是个人只身拼搏能相提并论的了。

而海昌岛陈家只是他野心扩张的第一步。

仙路漫漫,凡挡他道途者,皆如仇寇必除之!

“大人,已经拖了一天了。”

灵舟上,一名清丽秀雅的蓝裙女子恭瑾的提醒道。

陈新佟撇了一眼即将满员的灵舟,脸色阴晴不定。

虽然他爹是行知堂堂主,可盯着这宝座的竞争对手并不少。

若是他太明目张胆的违反家族规矩,也会给家里长辈沾惹不小的麻烦。

“吩咐下去,再等一个时辰!”

双眼微微一眯,陈新佟反复斟酌了良久,双臂一展,飞身跳上渡口。

陈平嘴角弯起,正欲跟随上去,但蓦地身影一顿,停了下来。

“嗯?”

令他大感惊奇的是,那陈新佟在岸上驻足沉思了片刻,却又诡异的折返回船。

接着,灵舟阵法开启,全速驶离了云泉岛。

陈平直勾勾的望着海面,直至灵舟消失在视线内,才毫不犹豫地离开渡口。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