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七章 屠玄休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这个……是十四叔擅作主张了,平儿,你的身份令牌可带在身上?”

陈冠海面露尴尬,望向陈平的眼神中夹着一丝哀求。

陈平点了点头,从储物袋里拿出令牌,并划破指肚逼出一滴鲜血落在令牌上。

“嗞”

“嗞”

吸收了鲜血后,令牌开始剧烈的晃动。

紧跟着一圈圈如同水波的红芒扩散而出。

陈家玉牌由家族炼器师特制,本身是中品法器。

内嵌一级法阵“融血合脉阵”,非陈家后人不能激发异象。

陈平只是神魂夺灵,一身血脉仍是陈家正统,所以根本不惧融血合脉阵的检测。

“还不滚开?”

陈平语气平淡,却透露着一丝不耐。

这种小家族的练气修士,他前世动动手指就能灭杀一片。

如今此人竟然敢刁难于他,当真不知死活!

“叫我滚开?”

陈旬心中一股恶意涌了上来。

他想不通陈平哪里来的底气,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吗?

“好,很好!”

陈旬怒极反笑,指着陈平嚷道:“两年之后便是嫡系名分延续大比。届时,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否像刚刚那般猖獗!”

陈家立族六百多载,前后出了二十来位筑基修士。

按开族老祖立下的族规,凡是有族人突破到筑基,他所属的那一支脉便能立即抬升成嫡系。

即使本脉的筑基高手坐化,嫡系地位也能延续二十代,约二百年整。

但二十代后,如果没有产生新的筑基修士,那就必须在大比上夺得魁首,方能将嫡系名号延续百年。

败者将直接跌落为旁系。

而此代,共有三支嫡系需参加名分大比。

当中就包括了陈平和陈旬所属的分支。

“本来你爹若是未陨落,以练气八层的修为参与比斗,还是有些希望夺得头筹的。”

“可如今他尸骨无存,就凭你和你那不中用的二叔一家,拿什么和我争嫡系位置?”

陈旬肆意妄为的放声狂笑。

一边的陈冠海眉头微皱,这陈旬未免也太过分了。

大家总归是同族,如此辱骂他的长辈,估计会惹得陈平小子勃然大怒。

真要在新月谷动起手来,那可是触犯族规的。

想到这里,陈冠海正欲开口调解,却见陈平哂然一笑,古井无波的穿过法阵,消失在了视线中。

“嗯?”

陈旬表情一怔,眼皮狠狠地跳了下。

他本算计着激怒陈平,迫他动手伤人,再治他一个伤害同族的罪名。

岂料这家伙居然忍耐住了,甚至连神色都没有丝毫变化。

“没关系,等个两年而已!到时我定然亲手把你打落云端!”

陈旬狞笑着,仿佛看到了两年后陈平落败,被族长撤废嫡系的绝望场景,顿觉无比快意。

正午时分。

新月谷上方碧空如洗。

烈阳晒满山谷,一条蜿蜒的小溪自坡顶飞流而下,仿佛一条银色的缎带。

莫看新月谷里一副粉妆玉砌、仙家美景的模样。

但论及此处天地灵气的精纯,还不及羽轩洞。

个中缘由稍想便知。

海昌城的地下虽然埋藏着一条货真价实的二阶灵脉。

但目前城内至少有七、八位筑基修士。

大部分的灵脉之气都让他们给牵引到闭关之所去了。

纵观诺大的海昌城,除了少数几处福地外,其余地域反而比不上两条一阶灵脉汇聚的羽轩洞。

这也是当初陈旬和他抢夺**镇镇守之位的关键因素。

“嫡系名分延续大比?”

想起刚才那个小家伙张牙舞爪的凶相,陈平不由戏谑的扬起嘴角。

区区一个筑基家族,制定的繁文缛节还不少。

不过两年后的大比他肯定是会参加的。

既然打算用陈平的身份重活这一世,那便不能太偏离原主的轨迹行事。

否则很容易叫人看出破绽。

嫡系延续大比,他没什么好担心的。

据他了解,其余两脉修为最高者,仅仅是练气八层的境界。

评一句土鸡瓦狗都有点抬举了他们。

只需坐等那日到来,找个时机废了冒犯他的陈旬即可。

新月谷以南,耸立着一座精致华丽的阁楼。

横空吊着的牌匾上书“金玉”两字。

金玉阁分上下两层,乃是屠家的产业。

主要售卖各类法宝以及收购低阶的炼器材料。

屠家以高超的炼器之术闻名海昌岛。

每年都会有外岛的散修甚至附近海域其他小势力出身的修士,慕名前来购买法宝。

屠家追随陈家至今足有三百余年。

当代族长屠振玺是筑基中期的高手,本身还是炼器师,能炼制上品灵器。

因此深受陈家大长老陈向文的器重。

屠家在海昌城中的地位和产业仅次于陈家。

新月谷三十三家店铺,足有八家在其名下,由此可见一斑。

陈平踏入金玉阁,立马就有一个青衣侍从模样的人迎了上来,满脸堆笑道:“这位仙长想要看些什么,要不要小的帮忙介绍一下?”

这侍从是屠姓凡人,他在金玉阁做事,每年可领一块下品灵石。

换成金银之物,足够他去凡俗界中挥霍无度了。

“极品法器,最好是灵剑类的。”

陈平开门见山,出声道。

“仙长请随我至二楼,那里是本阁用于接待贵客的地方。”

青衣侍从听闻此言先是微微一怔,接着眼睛大亮,一边引着陈平上楼,一边解释道:“极品法器十分贵重,向来由本阁仙师亲自保管。”

楼上的摆设和一楼大不相同。

不仅面积小了许多,而且空闲的位置还摆上了一些古色古香的桌椅家具。

屋子的角落立着一只三鼎香炉。

炉内正有一束薰香正徐徐燃烧着,闻到鼻中不禁让人精神一振。

到了二楼,青衣侍从便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

敞开的窗边,一位衣冠楚楚,温文尔雅的中年人见陈平上来,不慌不忙地放下手中的茶杯,朝他拱拱手,笑着道:“原来是陈平道友大驾光临,未下楼远迎实在失敬,还请道友莫放在心上。”

此人并没有刻意隐藏灵力气息,陈平稍微一探,便知晓了他的境界。

“屠道友客气了。没想到多年未见,道友竟已是练气九层巅峰,想来不久后陈某就要改口称道友你一声前辈了!”

陈平同样抱拳回礼,似乎两人之前打过交道的模样。

其实不错。

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名叫屠玄休,背景极硬。

他乃是屠家唯一的筑基修士屠振玺的亲孙子。

屠振玺惊才艳艳,不到五十就突破了筑基,同时还在炼器一道上颇有建树。

外界有传,如果不是分心炼器,屠振玺早就该修炼到筑基后期了。

都说虎父无犬子。

可屠振玺一连得了三儿两女,也仅有小儿子和大女儿拥有灵根,还是最低劣的下品灵根。

幸好他小儿子气运浑厚,无意中和一凡人女子生情后,居然诞下了一个拥有上品灵根的男婴。

屠振玺老怀甚慰,亲自为男婴取名“玄休”,并自幼带在身边栽培。

海昌城大半的修士都清楚,屠玄休必定是屠家的下任家主。

十几年前,当今家族的四长老陈意如晋级筑基,陈家替她广邀同道,大摆宴席。

宴会上,年方十二岁的陈平跟着他爹,曾与屠玄休照过一面,后来便再无交集。

点化了神魂,修出神识的修炼者都有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能力。

就算只见过一次,短短十几二十年内也不会忘记。

“哪里,筑基何其难!”

“其实不瞒道友,几个月前屠某曾冲击过一次筑基瓶颈,最终却是一败涂地。”

“因为伤了元气才被祖父遣到金玉阁调养,顺便锻炼下心性。至于下次冲击筑基不知何年何月了!”

屠玄休缓缓说着,边苦涩的摇摇头。

陈平一听,也惋惜的叹了一声,接着疑惑的道:“难道屠道友没有吞服筑基丹吗?”

屠玄休是上品灵根,冲击筑基本就有近六成的把握。

况且凭他的显赫身份,屠家就算砸锅卖铁也应该会给他准备一枚筑基丹服用啊!

纵使最低级的,只能增加三成几率的一道纹筑基丹,加上他本身的天资,足足有九成的成功率!

这犹如探囊取物的筑基境界,屠玄休竟折戟沉沙,莫非当中有什么曲折不成?

“哎!”

果不其然,屠玄休面色一沉,咬牙切齿的说道:“家族原来是为我买下了一枚筑基丹的。”

“但回岛途中,家族队伍突然被一名陌生的筑基后期修士伏击。”

“包括在下的十三叔、十五叔等数位同族全部身陨!”

“祖父也不是那人的对手,危急关头只能选择抛掉筑基丹,引开贼人。”

“区区一枚筑基丹就已掏空了家族数十年的盈余,在下万不能接受族人为我变卖祖业,所以只能冒险冲击筑基,谁想福缘不足终究没能成功。”

得知了原委,陈平顿时了然,随口宽慰道:“屠道友年仅四十,大限之前最少还有一次破阶的机会,陈某相信人定胜天。”

他口中的大限意指练气突破筑基的最晚年龄,六十周岁。

过了这道分界线,成功筑基的几率将呈断崖式下跌。

哪怕天品灵根也不能幸免,这是天地法则对人族的束缚,真仙难解。

如此一来,灵根品质的重要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以下品灵根的修炼速度,没有充足的资源辅助,修到练气九层怕已经六七十岁了,早就错过了大限年纪。

而中品灵根,一般能在六十之前修到练气巅峰,拥有一次冲击筑基境界的机会。

上品灵根,地品灵根会有更多的机会。

至于天品灵根的拥有者,金丹之前不存在瓶颈这个概念。

此方大千世界,九成修士都是下品灵根。

剩下的一成里又几乎是中品灵根。

上品灵根千中出一。

地灵根、是万里、十万里挑一都不为过。

没有金丹、元婴大能坐镇的修真势力,中品灵根才是中流砥柱。

正如当代陈家,族内五位筑基高手,亦只有两位是难得一见的上品灵根,其余三人皆是中品灵根。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