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
629.第628章 一剑贯穿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第628章 一剑贯穿

凄美如片片雪花飞舞旳攻击场景骤然消失了,全场绝大多数人都感到有些错愕,包括燕衣和李澄虎在内。

然就在转瞬之间,紧盯比试场上方的燕衣骤然眯眼。

一息三十六剑停下了,游龙诀身法也停下,恰好以盘龙式绕至钟若辰斜上方的庾庆,挥臂又是一剑。

这一次没有纷飞剑影,也没有了缭乱身法,似乎一切都在刹那间化繁为简了,只有一剑。

至少在绝大多数观众看来是如此,交战两人身处的高度已经不高了,场内大多数修士都能看清了。

他们看到一人一剑宛若迸射出一道流光,刺杀向钟若辰。

然在钟若辰这个迎面对战的当事人看来却非如此,眼前没了繁重的剑影,却给了她肃杀的致命威胁感。

别人看到的是一剑,她看到却是三剑。

之前的剑影重重她都没感受到致命威胁,眼前的区区三剑却给了她巨大的威胁感,必然事出有因。

之前的剑影虽多,却是有层次之分的,而这次是三剑齐发,三剑似无分先后,同时杀来了,令她避无可避,挡无可当。

没错,庾庆再次施展出了针对史刀使过的三剑合一,也是他目前所练“封尘剑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封尘剑诀共六招,一息三十六剑只是修炼剑诀的基础。

第一招便是三十六剑合一,第二招十八剑合一,第三招九剑合一,第四招三剑合一,第五招就一剑,第六招曰无往不剑。封尘剑诀就是个化繁为简的过程,据剑诀记载,剑招越少,威力越大。

他现在使用的“三剑合一”并非剑诀中第四招所谓的“三剑合一”,他现在还远达不到那种境界,使的其实还是第一招未练成的三十六剑合一,目前只能凑合出其中的三剑。

他也不知道这未练成的第一招对敌究竟有多大的效果,也从未真正对敌过,对上史刀那一回其实不算。

尤其是不知道对上钟若辰这种高手能不能行。

他只知道这是自己修炼的剑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如果连这一招都没用的话,那他就没了能胜对手的招数,可以伺机脱离比试场了,也就是认输。

所以他在赌,放弃了针对钟若辰的围攻优势。

他这一赌,顿令钟若辰心惊不已,甚至是手足无措。

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也不像之前拼手速就能解决,只因三剑同时杀至,仓促之下她只有两手能挡。

仓促之下她也做出了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先挡致命要害的威胁总是没错的。

然双手一出,与剑锋相交的刹那,她心里咯噔。

没挡住,确切的说是挡了个空,脑海里闪过一个惊魂的念头,他会幻术,是幻觉?

她眼睁睁看到刺来的第三剑,连忙转手抓去,一把抓了个正着,才知这一剑才是真实存在的。

她有所不知的是,不管她去挡哪两剑,挡住的都会是空的,错过的那一支永远都会是真的。

这三剑,可以说都是虚的,也可以说都是真的。

其实认为是幻觉也没错,本就是剑招令人产生的错觉。

锥心刺骨的痛却是最真实的,在她抓住剑的一瞬间先一步感受到了。

庾庆成功了,一剑刺进了她的身体,立见血溅。

钟若辰一把死死抓住了那把剑,她能看到庾庆眼中的杀机,能看出对方要置自己于死地,她能感觉到庾庆想趁机一剑划开她的身体,想趁机一剑劈了她。

她死死抓住了已经刺进了自己肩胸之间的剑身,拼命掌控住,不给庾庆妄为,同时另一掌狂轰向了庾庆。

庾庆另一手以毫不逊色的速度出击,一招擒龙手,直接扣住了钟若辰的手腕,将其手腕卡的死死的。

钟若辰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略高过对方,因为对方插进自己身体的剑正在被她一点点推出,可奇怪的是,自己另一只被抓住的手腕却又摆脱不了对方的抓扣之力,对方抓扣的发力方式很奇怪,或者说手爪的抓力很强大,有着超乎其修为的强大抓握能力。

而庾庆一抓住她的手腕立马顺势甩动身形,微调了两人翻空的位置。

背对大地的钟若辰瞬间目露惊恐。

她不如庾庆反应快,也不如庾庆近身肉搏彪悍,所以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拼尽修为抵御。

庾庆却在拼尽修为破坏她减速下降的企图。

轰!她后背着地,撞击在了大地上。

庾庆的图谋得逞了。

好在两人全面失控下坠的时候离地面已经不算是太高。

都在拼尽修为近身相搏的两人,互相之间劲气本就在对绞,又合上了撞击大地的巨大冲击力,两人的蒙面巾同时崩飞了出去,双双露出了彼此的真容。

庾庆无暇欣赏眼前女人的美貌,手握的剑柄再发力,趁势一剑再刺入,一剑贯穿了对方的身体,直接将对方的身体给钉在了地上,鲜血也再次从其伤口涌出。

钟若辰痛的张了张嘴唇,看着眼前压在自己身上要置自己于死地的男人,清晰看清了对方的彪悍面目,然后眼前被灰尘给吞没了。

两人撞击大地的烟尘四起。

边上就是堆积如山的尘土,也是钟若辰之前施展龙卷风导致的。

贵宾席上,燕衣蹭一下站了起来,脚下欲动的样子。

李澄虎亦面色凝重地站了起来。

向兰萱迅速偷看了一下两人的反应。

赵登紫也慢慢站了起来,同样面色凝重。

一个个都看出了庾庆一剑刺进了钟若辰的身体,且又是钟若辰后背着地。

龙行云已是看得睁大嘴巴,那狗探花不会真把自己未婚妻给杀吧,看样子是真不认识啊。

不认识也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问题,踏入修行界之前的闺中女子未出嫁前没见过要嫁的男人很正常。

问题是那女人是地母的徒弟啊,狗探花把地母的亲传弟子给宰了?

“姐姐!”

文若未一声悲呼,哪管什么朝阳大会的比试规矩,直接飞身而出救人。

比试场四周本就有看场子的昆灵山弟子,见状立刻飞身而起阻拦,“不得放肆!”

然而根本不是文若未的对手,一个照面便被文若未打飞了出去。

文若未的身影迅速闪没进了弥漫的烟尘中,里面继而传出“砰”一声。

庾庆直接被她一脚踢飞了出来。

钟若辰死死与他僵持在一块,他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只能是硬受了文若未的攻击,就这么被踢飞了。

文若未急于救人,这一脚踢的不轻,踢的庾庆落地踉跄后退了几步,口中甚至呛出一口血来。

全场哗然声四起,不少人纷纷站起,闻馨和小红更是揪心紧盯。

南竹、牧傲铁和百里心坐不住了,纷纷飞身下台入场,这边的一个昆灵山弟子也拦不住这么多人。

南、牧二人冲过去赶紧扶住了庾庆。

牧傲铁问他怎么样,南竹则指着烟尘里站起的两个女人破口大骂,“朝阳大会还能有帮手上场的吗?还有没有天理?昆灵山的人呢,昆灵山人都死绝了吗?”

主持台上的秦傅君,还有一干比试监督人员,纷纷飞赴进场。

贵宾席上,朝阳公主也不服气了,冲到台前,指着场内叫嚣,“赵掌门,朝阳大会比试还能有帮手的吗?”

她此时俨然已经是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庾庆那一边,要不是母后在,估计也想撸起袖子上场维护公平公正。

“你给我闭嘴!”正踱步上前的燕衣顺势一把揪住了女儿的耳朵,直接将挡手碍脚的女儿给扯去了身后。

铁妙青此时也慢慢站了起来,满眼的惊疑不定,因为已经看到了庾庆的面容。

若说庾庆披头散发不容易被认出的话,南竹和牧傲铁在这个时候冒出来扶持左右,那她是想不认出都难了,哪怕庾庆还蒙着面也都能认出了。

一旁随侍的孙瓶,目中亦闪露惊疑不定,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争夺朝阳大会的人居然是庾庆。

她不禁一脸担忧地看向了权势滔天的李澄虎。

见到庾庆露了真容的向兰萱则是心惊肉跳,悄悄回头看向了外候都督米云中,发现他并无任何异常神色反应,显然并未认出来,顿暗暗松了口气,画像与真人毕竟还是有區别的,何況那位探花郎依旧是披头散发的样子。

文若未搀扶着钟若辰从渐渐平复的扬尘中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带血的剑,剑是庾庆的剑,将钟若辰钉穿在地上的那把剑,被她拔了出来。

狼狈不堪的钟若辰头发乱了,衣衫乱了,身上还染了不少的鲜血,脚步虚弱,脸色难看,肩胸之间的衣裳虽被染红了一大片,但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被紧急点穴止血了。

唰!文若未一剑扔向了庾庆。

牧傲铁闪身而出,一把接住了剑。

南竹指着臭骂,“你想乾什么?没人管了是吧?昆灵山的人死光了吗?”

要是打得赢的话,他就直接冲上去动手了。

文若未压根不理會他,指着庾庆怒斥一声,“你混蛋!”

抬手就要扯下自己的面巾,想让对方看清了自己是谁,再让对方想想自己打伤的人是谁,再问问他愧不愧。

钟若辰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摇头道:“我们走!”

“姐!”文若未不肯依,觉得这样走未免太便宜了庾庆,亏她还一直帮其说好话,结果却对姐姐这般狠心下杀手。

“走!”钟若辰的语气不容置疑。

文若未气得跺了跺脚,只好扶着她离开了,径直向场外走去。

亲自赶了过来镇场的昆灵山掌门赵登紫抬手示意了一下,让众昆灵山弟子不要为难,示意让开了路,示意放了姐妹二人离场。

他随后又干净利落地对秦傅君道:“张之辰胜出,宣布吧!”

而庾庆已经转过了身背对贵宾席那边,手捅了南竹几下,南竹后才反应了过来,脸色剧变,赶紧从衣裳上撕了块布给庾庆蒙面,然后赶紧拉了牧傲铁嘀咕了两句,旋即双双灰溜溜退场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