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
627.第626章 吸血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第626章 吸血

冲到龙卷风脚下,倒是没了乱石攻击。

他来不及多想,便直接扑进了浑浊旳磅礴之中。

呜呜……

耳边强风发出刺耳的呼啸声,几乎将他整个人带动的平地滑行,他施法强行定在了原地,凭他的修为硬扛,倒也不会被强风给直接卷走了,但这样硬扛下去是吃不消的,施法耗下去无法持久。

更麻烦的是,稀里哗啦的杂质以及碎石不断冲击着他,密集的咚咚声宛若在他身上敲鼓,护体罡气被冲的随时要溃散,剑身上也被不断敲出丁零当啷的动静。

从未遇见过这种场面,也从未经历过,只能是暗道糟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

坚持了一会儿实在是没了办法,想到这样硬扛不如顺其自然,顿松了施法的脚桩,人顿时被风卷走了。

那滋味外人难以想象,当场被乱甩了个七荤八素,顿感自己闯入这龙卷风里是个错误。

浮于风眼中的钟若辰感受着风柱中的每一个角落,庾庆的闯入自然在她的掌控之中,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双臂连连挥,身形翻飞,宛若翩翩起舞。

风柱中的明暗光景快速变化,恍如天地初开时,清与浊分。

外界看台上哗然声四起,许多人对着龙卷风指指点点了起来,眼睁睁看着龙卷风透明了不少,浑浊其中的尘土和石头以眼见的速度凝结成许多大大小小的球体。

离了地面的庾庆却如无根之萍,无以借力,任由摆布,可谓苦不堪言。身形翻飞不定,在风中不断的翻滚,因身不由己,无法有效反击,导致身体被接连不断的土球轰击,一身修为无处用力,向四周乱轰也没用,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下去还能撑多久。

情急之下,自然是有什么办法用什么办法,下意识使出了游龙诀反抗。

然结果令他颇感意外。

刹那有乘风而去的感觉,瞬间便得了轻松自如。

身形稍定,瞬间有所悟,当即施以游龙诀身法乘风借力,周游于旋风之中,如鱼得水,身上也没了撞击的轰鸣。

风中盘旋飞舞的杂物都成了他身形腾挪飘飞的借力点。

也就是说,他现在随时能脱离这龙卷风的束缚。

找到了自保的能力,也就不慌了,心中一定,便有了闲暇顾及其它,感觉自己左手手指隐隐作痛,一看,手指出血了,估计是之前被碎石击中划破了皮。

一点皮外伤,他也没在意,现在也无心在意这个,举目四望,立刻找到了敌人的位置,迅速乘风周游而上。

空中施法的钟若辰很是讶异,没想到他竟能在这般转速的旋风中掌控自我,之前还是乱七八糟的,悟性竟这么强不成?当即双臂舞动,加强了施法,再次提升了旋风的转速,也加快了那些土球的撞击速度。

然而没用,庾庆已经能自如乘风,旋风转速越快,他也跟着转快了,匀速之下,那些土球也伤不了他,反倒成了他快速借力而上的着力点。

见此状,钟若辰不见任何慌张,反而不屑的“哼”了声,双手再次施法舞动。

龙卷风立刻离开了地面而起,清气上升,浊气下沉。

庾庆陡然发现身边能让他借力快速而上的土球没有了,纷纷向下方兜转而去。

龙卷风的上部变得透明,成了无形之气。

风无形,四周观众能清晰看到悬停于上空宛若仙人的钟若辰,也能看到还在盘旋而上的庾庆。

龙卷风下端则在轰隆隆冒烟,一个个土球稀里哗啦落地,转瞬在比试场内堆成了一座小山。

身在无形气旋中的两人还在继续升空,似乎又在重演上一场的飞往高空,令众人皆仰头望。

越飞越高,庾庆渐渐也发现了不对,以游龙诀身法乘风而上,明明已经盘旋爬升了好长一段距离,结果自己与对手之间的距离似乎一直就没拉近过。

他很快意识到了问题在哪,再怎么乘风而上也没用,这龙卷风是操控在人家手上的,你借人家的风,人家想让你追上你才能追上,人家不想让你追上,你是不可能追上的,人家随时能御风拉开彼此间的距离。

再看看脚下,发现偌大个比试场都变小了,可见已经升空到了什么样的高度。

他感觉到了不正常,对方不可能是好心带自己上天看风景的。

以旋风带人上天的钟若辰确实没安好心,庾庆一旦上了天,就别想施法轻飘飘落地,她能让庾庆顺风而上,也就能让庾庆无阻高速坠落,她倒要看看庾庆一身的修为能不能承受住肉身高速冲撞地面的后果。

意识到不对的庾庆哪还敢继续往高空去,立时施展游龙诀从无形的龙卷风中突围了出去,意图落回地面。

钟若辰挥袖一搅,无形龙卷风如同神龙甩尾般,又将庾庆给兜回了风柱内。

庾庆很快又以游龙诀逃了出风柱。

然转眼又被兜了回去,继续将其上拉向高空。

钟若辰宛若猫戏老鼠一般,反复将其戏弄。

庾庆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人家砧板上的肉,就看人家想以什么办法来剁了,连正面与人家交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要输了吗?

两人已经在空中相当高的位置,下面大多人已经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唯有少数人看出了庾庆已经在钟若辰的掌控中。

贵宾席上靠边站的向兰萱仰望空中,微微摇头,为庾庆感到惋惜。

她在丁寅区偷看过庾庆和史刀的比试,也就是史刀认输那一场,令她认为庾庆的实力足以和钟若辰一战,她还想看热闹来着,谁想钟若辰也看出了庾庆的强项,竟采取这么个打法,令庾庆连她边都碰不上就能决出胜负的聪明办法。

空中被折腾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庾庆真的是有些慌了,就像有一只无形大手,将他抓了放,放了又抓。

在空中大声喊认输吗?那画面他想想都尴尬,再想想看台上的那道身影,顿感心酸。

就这么在空中兜兜转转,反反复复之际,他忽然看到眼前有东西晃悠,挂在脖子上的那颗项链不知道什么时候甩了出来。

他顺手抓了,正要塞回衣领子里去,谁知浑身一个哆嗦,又是那种熟悉的魂不守舍感,灵魂好像战栗了一下。

他立马看向了手中抓的项链,项链银网兜里的那颗珠子正是当初从小云间云兮遗体中捡到的。

当初捡到时,触及这颗珠子就是这种感觉,后来不知是不是在身上佩戴久了,再触及这珠子渐渐没了反应,不知道今天怎么又突然来反应了。

细看之下发现了问题所在,血!

他手指上的伤口在这拉扯战中又裂开了,手指上的血浸染到了那颗珠子上,正以可见的速度被珠子给吸收了进去。

手指再碰珠子,那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却又没了,以为是错觉,反复触及还是没有。

他下意识施法注入其中查看了一下,结果心头一震。

以前施法查探时,感觉就是一个石头似的东西,此刻却感觉其中似乎另有空间,迷茫一片,迷茫中好像有什么活物,但又看不到,好像在对自己说什么,可自己根本听不见在说什么,连所谓的说什么都是自己的某种感觉而已。

更令他惊疑的是,那迷茫一片的东西感觉有点眼熟,关键他也不是亲眼看到的,同样是一种感觉。

他莫名感觉自己能掌控此物,遂试着施法驱使,想看看其中迷迷茫茫的东西是什么,结果眼前的珠子上还真的冒出了丝丝缕缕的黑红交织的气体。

邪气!庾庆眼皮子一跳,小汗一把,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他可以确认,这肯定是邪气,这珠子吸收邪气的情形他又不是没见过,只是没想到自己还能让它释放出来。

此时身处逆境,他也无暇细细研究,只是稍微晃了下神而已,不知想到了什么,迅速抬头看向了上空的钟若辰,又左右看了看呼呼上卷的气流。

他眉眼跳了跳,也不知道行不行,但还是将法力注入了珠子里,再次做起了尝试,旋即丝丝缕缕的邪气再次冒出,又迅速被气流给吸走了。

他立刻加大了邪气的释放,但也不敢玩的太过火让人發現,否则很容易被人误会成邪魔歪道,会被群殴打死的。

一边偷偷下暗手,一边偷偷观察着上空钟若辰的反应。

此时的钟若辰也有些觉得奇怪,发现下面那家伙怎么不反抗了,再看看离地的高度,觉得应該也差不多了,正要施法制造庾庆高空坠落的惨剧,突然身形猛然一颤,气机一滞,感觉到了莫名之物的侵袭。

她迅速施法护体,双掌合于丹田,驱使侵袭入体的异常感。

空中运转的无形风柱失去了操控,立刻崩解于无形。

眼巴巴等待的庾庆迅速感觉到了纠缠已破,顿时暗喜,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一个俯冲而下,赶紧脱身跑人。

钟若辰的身形也在自由坠落,目光忽又恢复了清明,给她造成影响的邪气并不多,已经被她迅速化解了,目光往下一瞅,发现那个男人已经趁机跑了,顿感恼怒。

然现在想再御风将其抓回已经不可能了,人家俯冲的冲势已经起来了,那冲击力不是她的修为和境界能以御风手段困住的。

她亦猛然倒追了下去,施法加速冲击,加速追赶。

论修为,她也确实略高过庾庆,哪怕比庾庆踏入修行界晚,因而俯冲的速度已在慢慢拉近与庾庆的距离。

庾庆不时回头望,知道避无可避了,倒不是怕对方追上,而是他不可能用这种速度冲击地面,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哪怕他是初玄修士也得撞成一滩肉泥。

他突然紧急张开双臂,施法扩充张力,迅速而持续的降低下降的速度。

钟若辰把握不住他减速的时机,反倒有些措手不及,也迅速减速,但是还从庾庆边上擦身而过了。

她减速了。

庾庆却不干了,之前真的是把他给憋屈坏了,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又一个俯冲下去,游龙诀身法潜龍式出,斜斜冲向了对手,手中寒光毫不留情地照着钟若辰的脑袋疾劈了下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