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资本狂人
第1110章 请问高爵士,怎样才肯放一马?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恒盛银行选择的宴会地点,是位于九龙尖沙咀的美丽华酒店,给人一种远离港岛中环金融区斗争的感觉。

当然了,恒盛银行的考量不会那么简单,确保安全才是重中之重。

要知道,虽然明面上美丽华酒店是杨氏家族的产业,但大约三十年前杨志云接手这家酒店的时候,为了解决资金问题,联合了恒盛银行的元老们,比如杨志云自己担任董事总经理,请何善恒出任董事会主席。

所以,严格来讲,在以美丽华酒店为旗舰资产的美丽华酒店企业有限公司里,杨氏家族是大股东,负责日常经营,而何善恒、何天、易伟国等恒盛银行头面人物是重量级股东和董事会成员。

尤其自大前年杨志云去世后,美丽华酒店董事会的权威自然而然地上升了,毕竟,杨氏家族的新一代掌门人、杨志云长子杨秉正的威望,相比于创业的长辈们,会逊色几分。

说白了,恒盛银行要在这里打造一个绝对安全的会面平台,如臂使指。

另一方面,做为一家拥有三十多年历史的上市香江华资酒店,美丽华酒店的腕儿也足够大,像霍家迎娶香江小姐冠军入门做儿媳妇的那场轰动全城的豪华婚宴,便是在美丽华酒店举办。

还有,前些年,佳宁集团商业诈骗案没暴露的时候,佳宁、怡和出资二十八亿港元,用于重新开发美丽华酒店建筑物群里的旧翼,创下了当时地产交易单位最高价的世界记录,虽然因为经济危机接踵而来、佳宁集团轰然倒塌而告吹,但着实风光无限了一把。

有了这种底蕴,想必各方会被招待得都很满意。

这一天,天气不错,给了个好兆头。

中午的时候,诸如何善恒、何天、梁求居、易伟国等等恒盛银行核心人物,早早地就赶到了美丽华酒店碰头,顺便一起就了个餐。

目前担任恒盛银行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的易伟国扮演着挑大梁的角色,因为一则他是老一辈华资大佬里少有地精通英语的可靠人选,与鬼佬沟通起来方便;二则从高爵士夫人易慧蓉议员所属易氏家族那边的关系来论,是高爵士的远房堂叔,容易说话。

“来之前我刚见过高爵士,他保证会准时赴约。”易伟国说道:“上午,惠丰那边,我也去了,浦伟仕他们也做好了准备。”

“双方就没有吐露一下,会如何谈判吗?”何善恒始终有顾虑,看起来双方都给了恒盛银行的面子,让恒盛银行江湖地位大涨,但夹在中间的恒盛银行,也处境微妙,谁都不敢排除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可能。

“惠丰那边的心思,我了解一些,无非就是想要特例特办;至于高爵士……”易伟国摇了摇头,“这几次见面,我还真猜不透,反倒是,他提到了另外的事情,问我有没有兴趣接任香江证券业检讨委员会主席一职。”

何天乐了,“高爵士一心多用,同时处理这么多事务,怎么感觉没把惠丰的事情放在心上啊。”

这时候,位于更下一级、负责更具体事务的易伟国的外甥陆贯豪,和现任美丽华酒店总经理杨秉正,陪着李半城、郑玉同,走了进来。

“今天有点冷清啊。”郑玉同环视着,意有所指地打趣,“是不是连苍蝇都没有母的。”

杨秉正陪笑,“气氛肃穆一些好。”

在恒盛银行担任要职的陆贯豪,哈哈一笑,“确实,今天酒店女职员全部放假,排除任何捉黄脚鸡的可能。”

李半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伦敦丽兹酒店宴会这事儿闹的,人心浮动啊。

“不管那么多,我们就是来担保的,惠丰记得有这个人情就好,来,边玩边等……”郑玉同张罗着打麻将。

接下来,李照吉、郭德盛、包爵士等等香江华资大佬,陆陆续续地到场,有那么一种热闹的意思了。

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提和惠丰有关的事情,只风花雪月、天南海北地侃大山,偶尔也谈谈正事,比如传出的风声,全面推行香江企业雇员强制社会保险,对于这种给老板做生意增加的成本,千人千面地还是有不少看法的。

出人意料地,大约下午四点半,高爵士带着香江金融管理局的副总裁、副总裁助理们,提前到了。

在场的华资大亨们,齐刷刷地离开麻将桌、沙发等等的原来位置,围着高爵士,热烈地攀谈起来。

直到大约下午五点,自以为降尊纡贵地会早到的惠丰一干人等出现时,气氛立刻微妙地肃穆起来。

对此,惠丰大班浦伟仕本能地犯嘀咕,这些华资大亨没联合起来搞小动作吧。

作为东道主,易伟国等人连忙张罗着,按照预先精心的布置,请大家各自落座,享用晚宴。

浦伟仕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放低姿态地主动向高爵士敬酒,大家公务繁忙,难得坐到了一起,酒桌上一定要把话说开了。

好啊,那就把话说开了,高爵士眯起了眼睛,虽然回到了香江,但伦敦丽兹酒店宴会的阴影,还是徘徊不去,让我心神不宁、郁结难舒哇。

众人一听,正戏这么快地就登场了,无不竖起了耳朵。

惠丰一方无不心中冷笑,郁结难舒?凯瑟克家族在英国被大放血、渣打银行大权旁落不说,还让你高爵士通过香江金融管理局,抓着渣打银行孟买分行挪用储户存款的由头,搅风搅雨,光一个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名目,就把我们逼得焦头烂额,还想怎么样?

可惜,纵然咬碎了牙,场面话必须说得漂亮,否则的话,这场宴会就没必要出现了。

浦伟仕打开亮话,请问高爵士,怎样才肯放一马?

“人嘛,要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高爵士笑了笑,但眼神却是冷冷的,“想让我既往不咎,总要有个表示吧,正好,我刚想到了一个主意,惠丰把持股恒盛银行的比例,从目前的百分之六十多,降到百分之十五以下,我就同意,伦敦丽兹酒店宴会的梁子,两清了!”

话音落地,惠丰一方的所有人,无不脸色阴沉,甚至还充满怀疑地打量着恒盛银行的大佬们,高弦为什么开出了这个和解条件,是不是你们的意思?

何善恒、何天、梁求居、易伟国等人先是震惊,然后无辜、委屈……

高爵士为什么如此说,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哇,更没有提前商量。

其他华资大亨的反应,就更加精彩纷呈了,如果不是为了显得自己见过无数世面,早就哗然了。

高爵士报复起来,果然够狠,幸亏我没和他结那么大的仇!

如果这一刀落到惠丰的身上,我都替它感觉疼!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