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十五年
1260.第1166章 第二次松锦之战(六)

第1166章 第二次松锦之战(六)

……

义州位在草原的边缘,原本建虏对义州的防御,并不是太重视,一来周边都是蒙古部落,义州几乎已经等同是建虏的国中之域,二来,明军孱弱,根本没有人敢绕道这里来攻击,但自从三年前,李定国就任大宁总兵之后,情况就渐渐改变,建虏对义州防御渐渐重视起来,去年孙传庭率领大军,击破土默特喜峰口,又击败察哈尔,杀到义州城下,更是刺激了建虏,从去年到今年,义州一直在大规模的修筑中,只是因为钱粮困难,物料供给不足,义州城墙的增筑,只完成了七成。

---几段根基深厚,看似坚固的城墙,被图尔格留在了最后,原想着今秋或者是明年增筑,不想明军却已经是杀到了。

而几处之中,西北角这段城墙在外人看来最坚固,但图尔格离开义州前,却暗暗叮嘱都克喀礼,说这段城墙其实是最弱的,要他一定小心,。

都克喀礼铭记在心,只是义州是干城,没有水源和护城河,明军又来的急,都克喀礼没有来得及加深城外的阻断沟,为防明军炸城,只能在城中采用其他办法防御。

周边五六里的城墙,明军偏偏选择了这里,地点准确的令人吃惊。

主子,不是奴才无能,是有奸细啊!

这是轰然巨响,城墙倒塌、都克喀礼被乱石掩埋前,脑子里的最后一个想法。

……

城外。

众军大纛之外。

见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那看起来高大坚固,坚不可摧的义州城墙,居然真的就轰轰然的倒塌了,大同总兵姜镶惊喜的笑了起来:“神技,神技啊~”

如果不是炸城法,面对义州坚城,要不就是四面包围,蚁附攻城,要不就是等待后续的红夷大炮,前者伤亡重大,后者时间漫长,可能会贻误战机,现在有了炸城之法,围而难攻的棘手问题,立刻就解决了。

当然了,义州能如此快速攻下,也是老天襄助,条件配合,不然也是不会这么顺利的。

“黄总镇已经杀进去了,我么也杀~”

姜镶大叫。

……

锦州。

“不可能,都克喀礼是我大清悍将……”

阿济格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几乎不敢相信。

在他的计划里,义州最少应该坚守一到两个月,也就是老十四援兵到达的时间,但想不到这么快就失守了。两天啊,没有四面强攻,没有红夷大炮的猛轰,只是两天的时间,义州就被明军攻破,等于锦州侧翼完全暴露,义州的明军随即都会杀到锦州,和孙传庭会师,锦州真的是变成了一座孤城,如汪洋里的小船,无法摆脱,阿济格气火攻心,几乎要晕过去。

“明军用火药炸城,章京大人当场就被炸死了……”

报回消息的,是一个侥幸从义州逃回的蒙古侦骑,他假死骗过明军,亲眼目睹了义州的失守。

阿济格咬着牙,脸色煞白,胸口剧烈的起伏,眼见又要吐血,傅勒赫急忙挥手,令所有人都退下。

……

院子里。

几个听闻巨变的城中将领正不安的等待消息。

脚步声响,图尔格带着那个逃回的蒙古侦骑走了出来。

“图大人,怎么样了?”

几人急忙围上去去。

图尔格却不理,只招招手,将汉军正蓝旗固山额真李率泰叫到了旁边。

“只有一声巨响,城墙就塌了,李都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图尔格盯着李率泰,脸色很是难看。

----作为义州守将,图尔格亲自主持了义州城墙的增筑,对义州城墙的强弱,他最是了解不过了,而李率泰也曾经带领汉军旗士兵和汉人包衣,到义州苦力,对义州增筑有一定参与和了解。

李率泰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图尔格的意思,眼中立刻涌起强烈的不安,只有一声响,意味着明军只用了一次炸药,就将义州城墙炸塌了,但义州城墙明明刚刚增筑过啊,怎么会这般脆弱?从过往的了解看,除非是明军的火药忽然又精进了,否则就是找到了义州薄弱点,一击得中……

“难道是……”李率泰惊道。

作为汉奸二代的佼佼者,李率泰的心思是极其灵活的,他立刻想到,明军在短时间之内能找的这么准,不可能是观察到的,只有可能是内奸通报!

图尔格脸色铁青:“我看八成是,我筑的城墙,我自己有把握。那个奸细在义州也就罢了,如果是锦州,事情就糟糕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下官明白了,下官这就去查!”

李率泰是负责肃奸的,他立刻紧张起来,脑子里不由得就又想到了那个嫌疑人……

图尔格咬牙:“一定要查,不然锦州就危险了,另外,封锁消息,义州失守的消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嗻!”

……

第二日,虽然图尔格下令封锁,但上午时分,义州失守的消息,还是在城中传开了,不是有人泄露机密,而是攻取义州的胜利之师,已经出现在了锦州城下。大宁总兵李定国,作为北路军的前锋,率先抵达锦州,其部下于城外高声呼喊,将义州所获,扔在地上。

原来,攻取义州之后,张国维马不停蹄,一边令哈刺慎右翼骑兵清理义州地界,一面令李定国为前锋,先往锦州来,他自己率领大军,不日就会到锦州。

城头察哈尔蒙古兵见了,一个个都再无怀疑,他们都担心家人的安全,上下惶恐,军心大乱。

--虽然他们的家人并不在义州城中,而是在义州周边的草原里,但明军既然已经占了义州,周边的草原必然扫荡,他们的家人一定会被波及,

阿布奈和杜陵亲自安抚,又斩了两颗人头,方才好不容易的弹压了下去。

……

拿下义州,锦州百里之内再无援兵,且城中建虏没有突围的意思,于是明军也不再隐藏,绕道东面小凌河伏击的三千营撤了回来,随即大军移动,将锦州团团围住。

----一切仿佛是历史的重演,崇祯十二年,黄太吉率兵包围锦州的时候,就是在锦州城外三里挖掘壕沟,将锦州团团围困,但却不攻打,为什么不攻?一来,锦州城池坚固,绝非强攻可以拿下,城上的数百门火炮,更是让人忌惮,第二,黄太吉当年操的是围点打援的心思,只要打掉了援兵,城中人没有了盼头和念想,自然就会投降。

今日明军好像也是如此,四面包围之后,并不着急攻城,而是构建防务,开始挖掘壕沟。

为什么是三里?因为城头红夷大炮的射程,最远也就是三里。

当然了,东面比较麻烦,因为东关墩台在锦州城东五里之处,算上墩台上面的火炮射程,明军需要在东面扯出七里的包围圈,才能将东关墩台包在中间,这显然是做不到,也太浪费兵力了,所以,在包围锦州的同时,明军首先要做的,就是敲掉或者是夺取东关炮台。

因为有高文采的情报传递,早在京师的时候,军机处的参谋们就已经是知道了东关墩台的存在和其重要性,对于锦州之战时,如何拿下东关炮台,已经是推演过无数次,并选出了最佳方案,交孙阁部参考。

今日明军只要照着执行就可以了。

于是,明军在锦州和东关墩台之间,以距离锦州三里、东关墩台两里为一条线,挖了一条沟,将两地分割了开来。

明军如此大动作,锦州城里的建虏当然不能无动于衷,他们派出骑兵,伊尔登亲自领兵,从东门而出,想要阻扰破坏明军挖掘壕沟的动作。

东关墩台的建虏,也出兵呼应,

明军早有准备。

孙传庭命令秦军车营兵出击,他们一字排开,以车为墙,在锦州和东关墩台中间列阵,鸟铳手躲在车厢后面,对敌人猛烈开火,加上弓箭长枪手的配合,骑兵适时的出击,将冲过来的建虏骑兵打的血肉横飞,根本无法靠近。

在车营兵的掩护下,明军挖掘壕沟的行动,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数万人一起动手,镐锹飞舞。

“砰,砰!”

这中间,锦州城头的红夷大炮也试图轰鸣,不过其射出的弹丸,不能到达三里,只能是在射程的尽头,重重地砸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无奈的大坑,却伤不到明军。

阿济格急的暴跳如雷,但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军壕沟渐渐露出雏形。

中间壕沟挖成,切断锦州和东关墩台的联系,东关墩台的一千守军成为孤军之后,明军又在墩台其他三面挖掘壕沟,慢慢向墩台靠近。

第二日,张国维率领的偏师大军赶到,将俘虏的几个蒙古将领赶到锦州城下,令他们向城头喊话,呼喊投降。

但都被阿济格下令射杀,无一能活。

阿济格的铁石心肠,在意料之中,倒也不意外,只是兔死狐悲,城头的蒙古汉军旗将领见了,应该会有戚戚然。

……

张国维不但带来了偏师大军,也带来了在义州的三千俘虏,有俘虏的参与,壕沟挖掘的进度大大加快,当天下午,就逼到了东关墩台的城墙根之下,填埋炸药,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东关墩台的一面城墙就轰隆隆的出现了倒塌。

就在锦州城中的建虏大惊,明军大喜,等硝烟散尽之后才发现,东关墩台的城墙并没有完全倒塌,依然勉强矗立着,堡中守卫的建虏原以为必死,见城墙没有倒,一个个都大呼天神保佑。

城墙居然没有被炸倒,明军也有些意外,不过这并不影响计划的进行,第二天早上,随着又一声轰然的巨响,这一次,东关墩台的城墙终于是支撑不住,轰隆隆地倒塌了,随即,明军蜂拥而上,和残余的建虏展开激战……

……

城楼上。

阿济格举着千里镜,痛苦愤怒的在颤抖。

身边其他建虏将领,也都是变色----东关墩台塌了,明军已经冲了上去,虽然剩下的大清勇士仍然在血战,但所有人都知道,最后的陷落已经是不可避免。

原以为,以东关墩台的坚固,不但可以成为锦州的犄角,和锦州相呼应,更可以在城外钉下一颗钉子,令明军攻击不下,继而接应来援的辅政王的救兵,但想不到,一切都是空妄,在明军的“坑道炸城”之下,东关墩台,几乎是轻而易举的就被明军拿下了。

东关失守,锦州还能守吗?

虽然锦州城头有三百门们的大小火炮,更有威力巨大的红夷大炮,城墙前挖掘有深达丈余的阻断沟,能有效的阻断明军挖掘炸城之术,但如果援兵不能及时到来,在明军围困之下,锦州终究是要失守的……

和众人相比,汉军正蓝旗固山额真李率泰脸色更寒,亲眼见到东关墩台的两次倒塌,令他更加确定了奸细的存在……

……

随着东关墩台的清除,明军再无顾忌,在车营兵的掩护下,开始日夜不停的在锦州四面挖掘壕沟,建虏出击阻挠,但都被打了回来。

最终,城里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军壕沟挖成,继而在第一道壕沟五百步之外,又挖掘第二道,五百步之外,又有第三道,十几万人轮班倒,一起动手,四十天之后,对锦州的壕沟包围,终于是完成,三道深达一丈,宽也将近一丈的壕沟,彻底将锦州和辽西隔绝开来。

锦州城头建虏或者是蒙古汉军旗将官,一个个都绝望的看到,明军的三道壕沟深邃,前有绊马坑,下面倒栽各种利器,壕沟后是胸墙和炮台,明军躲在其后防守,每隔五百步,就会有一座高大坚固的望楼,负责观察和调派周边的守军,整体工程,比起当年建虏包围锦州之时更加完备和科学,兵力好像也更加充沛,当年祖大寿被困在锦州城中,寸步不得行,不能逃脱生天,今日他们除了重蹈覆辙,好像再也没有其他路。

“辅政王的援兵为什么还不到?”

所有人都在问,都在求。

……

英亲王府。

阿济格倒在病榻之上,比起他人,他更急切,更愤怒的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老十四,你的援兵为什么还不到?你在等什么?

……

求月票啊~~~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