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十五年
1259.第1165章 第二次松锦之战(五)
在浏览器中输入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第1165章 第二次松锦之战(五)

听完图尔格所报,阿济格脸色沉沉,明军不等攻下松山,就大举向锦州扑来,其实也并不太出人意料,明军兵马十几万,足可以兵分两路……

“南军不怕我松山之兵扰他后路吗?”

静寂之中,站在阿济格身边的傅勒赫却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经过白天一战,他已经是看的清楚,大清将士虽然悍勇,明军势大,人数太多了,不是他们可以战胜的,现在只能期望隆熙凭借松山坚城,拖住明军前进的脚步,以待十四叔的援兵。但想不到,明军居然绕过松山,直扑锦州而来了,他没有什么城府,心直口快,忍不住就说出来了。

阿济格恼怒的瞪他一眼。

吓的傅勒赫赶紧低下头。

阿济格这才转头,脸色苍白的看向图尔格:“你以为呢?”

图尔格拱手:“王爷,明军主力往锦州而来,其必然会留下相当兵马,继续围困松山,虽然松山城墙坚固,有三个月的存粮,但城中兵马不足两千,隆熙有心无力,能自保已经是不错了,出兵袭击明军……怕是不能期望于他。”

阿济格点头。

“至于两处墩台……”图尔格摇摇头,叹口气,没有再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阿济格也再无犹豫,咳嗽的说道:“城外墩台,守之也无用。把他们都撤回来吧。”

“嗻。”

“但不是撤往城中,而是撤到东关的大墩台,城外所有的墩台都可以丢弃,唯独东关墩台不可丢!”

“奴才明白。”

图尔格抱拳。

东关墩台是锦州城外最大的一处城堡,如同是一个小型的坚固要塞,守住东关城堡,不但可以和锦州形成犄角,相互支援,而且东关墩台过去不远,就是小凌河堡,再然后就是大凌河,辅政王的援兵,一定是走大小凌河来援,但使东关墩台在手,锦州守军就很容易和辅政王的援兵汇合……

阿济格点头,继续说道:“孙传庭不等攻下松山,就马不停蹄的往锦州而来,显然是不想给我们更多的准备时间……”

说到此,他眼神中忍不住就流出了痛苦,历来都是他率军包围明军,吓的明军不敢出战,想不到风水轮流转,今日他竟然成了那个据城不出的懦夫。

喘口气,阿济格继续道:“我锦州城防坚固,大炮众多,不论明军使用红夷大炮还是炸城之术,都休想攻破我锦州。所以,本王对锦州城防一点都不担心,本王担心的是粮食,城中数万人,粮草如何支用,是一个大问题……额克青呢?让他来见我。”

----到现在,即便是倔强如阿济格,也不得不承认,依靠野战,或者只靠现有的力量,已经是不可能击退明军了,如今的上策,只能坚守锦州,等老十四的援兵到来,再内外夹击,击溃明军。

想到去年老十四苦劝他放弃锦州,而他强力反驳老十四的豪言壮语,又想到盛京兵马不知道能凑多少?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能到?他心中不禁有些懊悔。

唉,都是身子拖累了我呀,不然岂能让孙传庭猖獗!

……

很快,脚步声响,镶白旗理政大臣,也是阿济格民政的助手,主管锦州民政事务的额克青就来到。

阿济格喘息的问他:“周边田庄里的粮草,可都已经运入城中了?”

图尔格回答:“照王爷的命令,都已经运入城中,加加总总,一共三十二车。”

阿济格点头:“青壮呢?”

“也都拉入了城中。”

只说青壮,不说老弱,显然老弱已经是被他们放弃,丢在城外,任他们自生自灭了。

阿济格这才放心。

见阿济格身体越发不济,图尔格和额克青都是不安,两人劝道:“王爷保重身体啊。”

“本王没事。”阿济格摇头:“图尔格,你代本王巡视城防。南军即将来到,城里城外,不得有任何懈怠!”

“嗻!”

“另外,立刻派人出城,将城外那些能烧的庄稼,全部给本王烧了!烧不了就想起他办法,总之,一粒粮食也不能让南军得到。”阿济格补充。

在这之前,阿济格一直犹豫,或者说,他还有幻想,觉得自己能击退明军,不需要烧毁城外那些尚没有成熟的庄稼,但现在,身体虚弱的他已经放弃幻想,面对现实了。

“嗻!”

图尔格和额克青刚领命离开,班泰就走了进来,禀报:“主子,阿布奈亲王和杜陵亲王求见。”

阿济格不意外,也知道两人的来意,阴沉着脸:“让他们进来吧。”

脚步急促,阿布奈和杜陵结伴走了进来,阿布奈年轻,根本沉不住气,一进门就喊:“英亲王,听说义州已经被明军包围,是真是假啊?”

阿济格剧烈的咳嗽一阵,推开傅勒赫的捶背,平静说道:“是真的。”

“啊,那为什么……”阿布奈脸色大变。

“为什么不派救兵,是吗?”

阿济格打断他,冷冷:“包围义州的,有土默特叛部,张家口叛部,哈刺慎叛部,还有宣府兵,大同兵,大宁兵,兵力少则三万,多则五万,如果要救,你以为,需要多少救兵?”

阿布奈瞠目结舌,不说话了。

“明军的目标是锦州,主力也在锦州,只要守住锦州,义州就会无恙,但如果失了锦州,就算守住义州,又有什么意义呢?”阿济格咳嗽的说道:“所以现在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抛开杂念,紧守锦州,等辅政王援兵到达之后,我们就可以里应外合,击溃明军了。”

阿布奈和杜陵相互一看,脸色都是难看。

“放心,”阿济格咳嗽道:“到时你们损失了多少牲畜人口,本王就补充你们多少,本王说到做到,绝不会食言!”

阿布奈和杜陵这才稍微安定。

“另外,你们也不用太担心,都克喀礼善守,本王也给他留下了足够的守军,明军想要夺下义州,绝不是容易的!”最后,阿济格又安慰两人。

“王爷英明。”

杜陵拍马屁。

阿济格不再说话,疲惫的闭上眼睛。

阿布奈和杜陵相互一看,知趣的退下。

待两人离开,阿济格睁开眼睛,忿忿叹息的说道:“两个草包饭桶,短视贪婪,何有一点蒙古雄鹰的样子?”

……

“哒哒哒哒~~”

锦州城门大开,马蹄声急促,一次次蒙古汉军旗骑兵,急急而出。

原来,为了执行阿济格的命令,图尔格不顾天色将黑,命令各部立刻出击,于是,授命的蒙古汉军旗骑兵从锦州城中窜出,举着火把,在城外四面之中纵火,烧毁原野里的庄稼,

但庄稼尚青,很难点燃,不得已,只能采用马踏破坏,但这一来,破坏性就减少了很多,速度更是奇慢。

不久,天色见黑之时,有明军前锋骑兵出现在了锦州城南,和踏青的蒙古汉军旗骑兵发生交战,

却是吴三桂的宁远骑兵营。

但因为天色已黑,摸不准情况,吴三桂没有敢继续深入。

夜晚,锦州周边零星发生小战。

……

翌日天不亮,蒙古汉军旗清兵再一次大规模的蹿出锦州,兵分十几队,踩踏烧毁锦州周边的庄稼,但此时大明的主力骑兵已经陆续赶到了锦州周边,吴三桂有了底气,见敌人烧庄稼,他立刻下令阻止,双方在锦州周边的田野里发出激战。

临近中午时,眼见明军越来越多,蒙古汉军旗再也顾不上破坏,急急撤回城中。

……

此时,阿济格不顾傅勒赫和医官的阻拦,正披了大氅,在城头观望。

他清楚看到,锦州南面的原野里,秋日的阳光下,尘土大起,人马滚滚,车马辚辚,明军正漫山遍野、连绵不绝的而来。不但官道上,就是阡陌田地之间,好像也有行进的明军……尘土飞扬之中,明军的日月军旗,一面又一面。

阿济格放下千里镜,脸色发沉。

很快,明军在城外竖起孙传庭的大学士,首席军机,蓟辽总督的大纛,随即明军三面包围锦州,但却独独留下了东面,也就是东关墩台所在的方向,城中建虏如果想要逃,此时仍然可以从东门逃走。

“围三阙一,半路截击,大肆掩杀,本王可不会上当!”

阿济格咳嗽着,对身边的众将说道。

……

晚间,阿济格强自支撑,巡视锦州城防。

夜色里,明军大营无边无际,营中燃起的灯火,如满天的星辰,将整个原野都填满了。

迎着冷风,阿济格一言不发。

“阿玛,天冷,回去吧。”傅勒赫。

阿济格下了城楼,默默返回府中。

……

夜半,脚步声急促如雷,阿济格忽然被惊醒了。

“王爷,大事不好了,义州有败兵逃回,说,义州已经失守了!”图尔格不顾都塞的拦阻,疾步冲进后堂。

“什么?”

本身就无法入睡的阿济格被惊的跳起。

……

义州。

尘土飞扬,旌旗蔽日。

大明兵马滚滚而到,如旋风一般的围住了义州,哈刺慎骑兵、张家口塞外三部、土默特骑兵、还有宣府、大同、大宁的骑兵精锐,兵马雄壮,最后是领兵部尚书、大明宣大总督张国维的大纛……

见到城外明军的旗帜和气势,城头守军默然,守将都克喀礼咬着牙,脸色发青。

遵照英亲王的命令,义州城中的骑兵都已经被征调救援锦州去了,现在城中留有的只有不到两千步兵加上三千多汉人包衣的青壮,面对迅疾杀到的明军,他们除了凭城死守,再没有其他办法。

作为正白旗的前任护军都统,都克喀礼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宿将,在明军包围义州之前,他就已经及时收拢兵马和周边的青壮,做好了坚守义州的准备,加上去年义州之战后,义州的战备和城防,都得到了相当的加强,城池坚固,因此,面对城外的汹汹大军,他并不慌乱。

大约是知道义州城池坚固,不好攻打,城外的明军虽然将义州团团包围,但却并没有展开攻击,而是选择先在城外安营扎营。

第二日,明军没有动静,第三日,明军还是没有发起攻击,从城头看,整个军营安静如湖,就在义州城中的建虏士兵上下侥幸,以为明军今日不会攻城,他们又可以安全度过一天之时,黄昏时分,忽然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天崩地裂,地动山摇,义州城西北角的一段城墙,忽然轰隆隆地就倒塌了。

尘土滚滚,碎石飞溅之中,城墙上的守军,瞬间都消失不见了。

听见一阵的惨叫悲鸣声,有人在惊慌的大叫:“章京,章京!章京被炸死了!”

此时,原本安静如湖的大明军营忽然喧闹了起来,营门打开,早已经做好攻城准备的明军将士潮水般的冲了出来,一个黄胡子的大将手举铁锏,口中高喊:“杀啊,杀进城去~~”

明军蜂拥上前,踩着轰塌下来的碎石残砖,往城里攻去!

城中只有两千守军,原本凭借坚固的城墙,他们坚守半个月甚至是一两个月,都是有可能的,明军若想要强攻,非得付出相当的伤亡,如果要等后续的红夷大炮,又需要相当的时间。

但想不到只两天的时间,没有蚁附强攻,也没有等后续的红夷大炮,义州城墙,就轰隆隆地倒塌了。

在这之前,被阿济格给予厚望的都克喀礼,似乎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妙,就在爆炸之前,他冲到西北角,声嘶力竭的大叫指挥,试图挽回、弥补。

----和最开始不同,这两年,建虏对明军的炸城之术,渐渐已经有了一些克制的办法和心得,除了埋缸、水浸等被动预防和在城墙下挖洞,挖通之后,大量灌水,将明军全部淹死在坑道中的主动办法之外,还有两个重要的防御手段。

第一,在城墙下挖掘深深的阻断沟,如果明军暗挖地道,就会挖到阻断沟里,如果城外有护城河,而护城河足够深邃,河水足够多,那等于是又多了一道阻断沟。

第二,就是加厚城墙,并随时做好堵截缺口的准备。

有了这些防御手段,明军已经无法再向刚开始那样,轻易的,出其不意的就炸开大清的城墙了。

这也是最近三年,大明驻朝鲜军和建虏在镇江堡凤凰城一代展开反复争夺,但一直都没有能拿下凤凰城的原因。

----

求月票啊~~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