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拼图游戏
第一百六十一章:序列7,序列4,序列3

逆维,白雾自然记得这个听着就很强大的序列。

序列7逆维,序列4规则封印。

高塔封印了阿尔法的灵魂,或者说阿尔法的意识。

正是靠着这两个序列,阿尔法才没有办法使用自己的力量。

且没办法往下走。

规则封印,白雾大抵能够从名字上知道效果。

但逆维,白雾不清楚。

雨越下雨大,大雨滂沱,路上形形色色的伞已经不多见。

听雨是一件浪漫的事情,但那必然不是身在雨中。

只是“傻店员”的行为,倒也符合人们的认知。

他像是一个没有玩过水的孩子。

店长和其他店员看着门外撑伞的陌生人,以及雨中张开双臂的傻店员,没有在意。

因为这不是这个傻子第一次这么做。

白雾的记忆里,却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人这么做。

或许是讨厌下雨天的缘故,让白雾幼年时,很少注意到这个人。

“逆维我记得是施展在阿尔法……扭曲之主身上的。”

“阿尔法么?这个叫法很有意思,的确可以这么称呼他,他虽然被封印了,但却是最后的赢家。”店员笑着说道。

他浑身湿透,但白雾的伞,实在是小了些,遮不住他。

“逆维,是一种剥夺生物感知的序列。不仅仅是感知,还有认知。”

白雾没有说话。但大概猜到了,这个店员的“痴傻”,或许和逆维有关。

“这是一种对付高维生物的手段。这个序列,虽然排在第七,但对**大的高维生物们,这个序列却是最有用的。”

“甚至超越了规则封印。”

店员说道:

“越是高维的生物,获取信息的方式就越多。人类通过时间和空间形成的维度世界认知,而高维生物,则还有更多的认知方法。”

“我们看到的点,在他们眼里都是一个复杂的世界。”

“逆维,就是将这个复杂的世界,又重新变回一个点。”

“被逆维波及的人,会渐渐丧失对维度的感知能力。”

“就好像原本世界只有上下左右前后等等方向,但逆维会逐渐剥夺人的认知。”

“以至于,目标会渐渐的认为,这个世界是只有一个方向的。”

白雾听到这里,感觉到了这个序列的强大。

“所以阿尔法不是不能向下,而是他的认知里,已经没有了下的概念?”

“高塔么?我不知道,也许是的,他被逆维的影响远比我要深,也许已经到了连空间感都开始丧失的地步。”店员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虽然作为“对应”,逆维的效果到了他这里,削减了许多。

但正常人的视界里,世界是立体的,而他的世界里,世界快成了平面。

他对距离的把握感快要消失了。

这就是逆维。

逆维的效果,不是让三维世界变成二维世界,也不是类似的高维世界变成低维世界。

而是让高维生物的认知,转向成低维生物的认知。

就好像白雾看着店员,穿着红色的T恤,带着鸭舌帽,胖胖的,一个或活生生的人。

但在店员的眼里,白雾就像是一个纸片人。

这还只是削弱了的逆维,阿尔法遭受的逆维效果更为严重。

店员是从三维生物认知,慢慢变成了平面的二维。

而阿尔法在高塔内,已经快要变成了一维。

“所以,你大多时候显得有些痴傻,是因为……你的认知被逆维侵蚀了?”白雾问道。

店员点点头:

“是的。你可以将封印阿尔法的高塔,看做一个阵法,我是阵眼。”

白雾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关系。

店员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的疑惑,我死了会怎么样?会对真实的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参数影响。”

白雾点点头,店员笑道: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死之后,人类变成恶堕的门槛会更低,区域的扭曲规则生成会更快。”

“再就是,我一旦死去,施加在阿尔法身上的逆维效果就会消失。”

白雾瞪大眼睛,这无疑是一个关键点。

自己在遇到阿尔法的时候,阿尔法虽然还是只能向上,但思维已经不像是一个一维生物的思维。

这是否意味着,阿尔法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认知?

是否意味着,这个店员,七百年后就死了?

白雾说道:

“阿尔法……已经逃出来了,而且,我见过他三次,两次在高塔,一次在塔外。他已经看起来没有大碍……这是不是意味着,七百年后,你就已经死了……”

高塔里的阿尔法,多少有些“木讷”。

但白雾见到的,应该是已经摆脱了“逆维”后,意识处在恢复期的阿尔法。

“七百年后?你错了,我活不到那么久。”店员有些惋惜。

白雾的脑海里,许多信息开始排列组合。

这个瞬间,他梳理了一下时间线。

“该隐进入高塔第六层,是七百年前。以及拜师黑桃十之后。”

“而黑桃十进入这个世界,是该隐进入高塔之前。”

“如果阿尔法的认知被逆维压制,那么该隐的灵魂就不会束缚在那里。”

“也就是说,七百年前……阿尔法就已经摆脱了逆维?”

“只是逆维实在是太强大了,导致了阿尔法恢复对维度的认知,用了七百年?”

“所以时间线上来看……你很快就会死了?”

白雾诧异的看着店员。

店员有些遗憾的说道:

“是的,所以你的童年,后来没有我,真遗憾,这个世界里,值得我关注的人不多,你是最重要的一个。”

“好在,我今天见到了你,我知道你没有因为童年的遭遇,变成一个泯灭人性的怪物。”

白雾怔住。

店员拍了拍白雾的肩膀,湿漉漉的手,在白雾的衣服上按出了一道掌印。

“你能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我很欣慰。”

白雾无法想象,童年的自己,唯一一个看的顺眼,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的人,竟然是一个拯救世界至关重要的人物。

这个世界,到底还埋藏了多少秘密?

气氛有些悲伤,白雾转移话题,说道:

“逆维让阿尔法用了七百年来恢复,但离开高塔之后,阿尔法的意识和认知明显更加完整,这是因为规则封印?”

“是的,序列4规则封印,就是对扭曲的隔绝,也是高塔制造者,我的父亲所掌握的……最强大的序列。”

“这是一种抹除扭曲的力量,除了排在规则封印前面的三种无上序列,其余所有序列,词条,你所知道的规则,都可以被序列4封印住。”

高塔制造者是这个人的父亲?白雾用诧异的眼神看着这名店员。

一旁的井六也震惊不已。

店员像是知道白雾的困惑,说道:

“这并非是血缘上的父亲,只是创造者与被创造者之间的称呼,就好像,阿尔法创造了井一到井六,而父亲创造了我。”

听到这里,白雾明白了。

这么看来,高塔制造者不仅仅创造了追猎者,还创造了眼前的“阵眼”。

“可他终究是失算了,难道他就没有想过,你会死?”白雾问道。

店员叹道:

“自然想过,我已经存在了几千年,阿尔法的生命力越强盛,对高塔的挣脱越强烈,我就距离死亡越近。”

“其实,他为我准备了一个接替者,这个人是阿尔法所创造的,有着不朽的躯体。这人也被父亲所看中,早在阿尔法创造他之前,父亲留在这个世界的残存意识,就开始布局。”

这次神情剧变的,是井六。

井六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店员,哪怕店员根本看不到井六。

白雾也猜到了店员口中的人是谁:

“井四?”

“是的,井四。”

店员点点头,证实了白雾的猜测。

“井四有着不朽的躯体,但很可惜,井四不是人类,要进入井世界的办法,无法通过石碑。”

“只能通过井的考验,层层递进。”

“而他并没有到达这里。他在第二层就迷失了。”

这一下白雾就明白了,七百年前,也就是当下的时间里,店员已经活不了多久。

只要有逆维在,阿尔法的认知会不断削减,最后变成一个毫无认知的空壳。

店员将死,高塔制造者也算到了这一茬,让井四来接替店员,成为下一个阵眼。

这个计划一旦成功,高塔里的阿尔法,就永远无法翻身。

哪怕被解救出来,也只是一个完全没有威胁的“低维生物”。

但井四……没有完成任务。

高塔制造者的残存意识,看不到更深远的未来。

井四的优柔寡断,摇摆不定,让井四无法做出“杀死朋友”的选择,进入更深层的世界。

何况这里还不是第三层,这里可能是第四层和第五层……乃至更深层都有可能。

井四,止步于第二层。

后来的井四,的确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吸收了井的扭曲力量,领悟了逆井。

但又能怎么样呢?

也许靠着井六的算计,拿到了轮回,可以一直保持清醒,但阿尔法和井四之间,白雾相信终究还是阿尔法技高一筹。

“历史不可更改,井四会失败。或者说,井四已经失败了。我的死亡无法避免,我死之后,逆维的传递者,后继无人。你口中的阿尔法,终究会重现人间。且以完美的姿态重现人间。”

店员的悲观预言全部应验。

阿尔法的确已经重新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井世界的层层解密,让白雾看到了许多无奈。

所以没有三个世界,只有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就是高塔世界。

而不管是自己原本的世界,还是井世界,都像是一个“程序后台”,用来调控高塔世界的种种设置,种种参数。

高塔世界最危险的生物,则在自己童年的世界里,由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看管着。

“难道就没有办法杀死阿尔法吗?”

“没有。至少现在没有。阿尔法的不朽之躯,是上代文明,也就是父亲那个种族里最强大的序列拥有者转化而来。”

店员略作停顿后,说道:

“比规则封印更高等级的存在,序列3——不朽。”

“无法被毁灭,永远以完美姿态存在的强大的躯体。就连世界的意志,也无法将其摧毁。它就像是时间和空间一样客观存在的东西。”

“又像是这个世界的癌一样,除非世界毁灭,才能够将其一并清除。”

序列三,不朽。

白雾算是看出来了,从序列七逆维就能够感受到,前十序列的强大,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序列。

而前三,又是一个新的分水岭。

“如果……掌握序列二呢?或者序列一?”白雾问出了关键问题。

大雨下得急,去得也快。雨势在这个时候,小了不少。

店员说道:

“这的确有可能,可是……谁能找到呢?就连井四……也只是抵达了第二层。我的父亲知道获取这些序列的方式,但是他不敢使用这些序列。”

序列周期表上,前二的序列,是以序列文字标记。算是一种加密。

不过高塔里没有人在意,毕竟觉醒前百的,都是凤毛麟角,觉醒前十的,至今一个都没有,序列十万相法身,说到底也是高塔制造者赋予的,而不是觉醒的。

想要得到最靠前的序列,谈何容易。

店员继续说道:

“当然,也有其他外来者来到了这里,其中包括你的父亲,但你应该知道,他们在被这个世界排斥,也许不久之后,他们也会死,甚至死在我前面。”

“最强的序列,就在井的最深处,但是没有人可以抵达那里。”

知道一部分历史的白雾,当然清楚店员的话是对的。

黑桃十背部的紫色痕迹,还有记忆里和白远在医院的一次对话,都足以证明,黑桃十,白远,命不久矣。

他们无法前往更深层的世界。

而最强大的,足以终结一切的序列,或许就在井的更深处。

末日拼图碎片,七宗罪武器,该是两把不同的钥匙。

现在的情况,阿尔法已经出现,留给人类的时间,全是钱一心争取的。

而末日拼图碎片的搜集进度,满打满算也就完成了一个百川市。

蜀都,食城,灯林,玄回,乃至广阔的雾外世界……还有无数地方要去探索搜集。

那副浩瀚的拼图绘卷,或许可以解开谜题,但时间太紧迫了。

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可白雾忽然间抬起头,他像是猛然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你的言语很悲观,但你并没有绝望,你,白远,黑桃十……你们到底在谋划什么?”

“我的存在,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前面说,井四为阿尔法所创造,作为阵眼,可以永远存活。”

“井四失败了,但我却来到了这里。”

“井四拥有逆井,我拥有井。井四优柔寡断摇摆不定,可我不会……”

“作为在这个世界活了数千年的你,又怎么可能对幼年的我感兴趣?”

井六的鸡皮疙瘩起来了。

白雾与这个神秘店员的一番对话,也让她震惊不已。

到现在,她忽然觉得,白雾完全是作为一件究极兵器而存在。

大量的线索在井六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现在想来,白雾身上特殊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是井的某一个层级。

那么与自己和五个兄长都不同,白雾才是真正的……

在井中诞生,在井中长大的人。

且与这些井世界的原生存在不同,白雾不会和这些人一样,对应着现实世界的某个参数。

不管是在井世界,还是在现实世界,白雾都是活生生的人类。

因为他是一个外来者,或者说他的父亲,是一个外来者。

越想越心惊,井六和白雾也在这个时候想到了一处。

白雾看着店员,声音竟然有轻微的打颤:

“我……我记得你说过,你,你有一个妹妹对吧?”

店员长叹一口气:

“诶,你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

白雾呼吸加剧:

“你的妹妹……到底是谁?”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