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媳妇有点辣
第186章 贼刺激

“我才不穿麻袋呢。”

江小暖娇嗔了眼,心里甜丝丝的,选了格子外套,里面则是鹅黄高领毛衣,下面是灯芯绒长裤,再绑了根鹅黄色的发带,换好衣服出来,陆寒年眼睛都直了,傻傻地看着,半天没吭声,像呆头鹅一样。

“好看吗?”

江小暖故意问,心里有些得意。

女为悦己者容,她愿意为陆寒年打扮自己。

“好看。”

陆寒年这才回神,不敢直视亭亭玉立的女孩,太美了,美得他都不敢看,这么美的女孩是他媳妇呢,周野肯定嫉妒得肠子都要酸了。

这么一想,陆寒年得意极了,迫不及待希望明晚快点到来,他想看到周野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江小暖抿嘴笑了,又回去换了另一件卡其外套,里面配玫红毛衣,外套腰身那儿有点大,回头找裁缝把腰身那里收一收。

“这件怎么样?”

她原地转了一圈,她个人更喜欢格子那件,不过这一身也可以。

“好看,都好看。”

陆寒年不住点头,他媳妇穿啥都好看,天生丽质说的就是他媳妇。

“你就会说好看,没别的词了?”江小暖嗔了眼。

陆寒年握紧了唇,表面看着淡定,心里却慌了,除了好看还有什么词?

早知道他以前上语文课应该多听听,也不至于现在词穷了。

“我……我回去翻翻字典。”陆寒年脸更红了,有点惭愧。

明天他得问问景川,那小子有学问,肯定知道怎么夸人,比翻字典快。

江小暖忍俊不禁,强绷着才没笑出声,故意道:“那你可得多翻几个,少了我要生气的。”

陆寒年心里一紧,鼻尖都沁出汗了,忙不迭点头,明天得拿纸笔记下来,再背熟。

俩人在屋子里说着悄悄话,时间过得极快,便当事人却全然不知,外屋的江老太在门外走过来走过去,还趴门缝窥视,就怕这俩在屋子里一时天雷勾地火,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

好在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应该没出大事,江老太//安心了些,陪儿子看电视去了。

屋子里陆寒年要回家了,憋了一晚上,临走时,他一伸手将人勾到了怀里,吻上想了一天的花瓣,这比吸D还会上瘾,难怪古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如果对方是江小暖,陆寒年觉得他也过不了。

依依不舍地亲了又亲,怎么都亲不够,两人身上的体温也越来越高,像有火在灼烧,江小暖被箍得喘不过气来,陆寒年力气越来越大,紧紧地箍着她。

“暖暖……我想……要……”

陆寒年声音沙哑,身体很难受,他想像上一次那样。

江小暖听懂了,羞红了脸,在他腰侧使劲掐了下,“我奶奶和爸爸在外面呢。”

越来越没臊没羞了,在江老太眼皮子底下都敢乱来,万一老太太突然闯进来怎么办,丢死人了。

“我难受……媳妇……”

陆寒年声音有点可怜,冷面大佬也学会装可怜了,他早发现江小暖就吃这一套。

果然,江小暖心软了,脸红得像胭脂一样,朝门口看了眼,“我奶奶要是进来……”

“不会……我听着,肯定不会。”

陆寒年像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为了吃到福利,一点一点地诱哄,甚至装可怜卖萌都用上了。

“那……你听着啊……”

江小暖还是心软了。

……

陆寒年魇足地叹了口气,第二次了,是他二十四年前从未体验过的快乐,有媳妇真好。

“我给你揉揉。”

陆寒年讨好地替江小暖揉手,冷硬大汉一下子变成了舔狗,江小暖瞪了他一眼,趴在床上懒得动,累死她了。

门咣咣咣地敲响了,江老太在外面喊,“小暖你要不要喝水?”

都快一个小时了,陆寒年还不出来,老太太实在忍不住了。

江小暖后怕地拍了拍胸口,差一点就抓现行了,感觉像偷情一样,搞得贼刺激,她狠狠瞪了眼某人,冲门口叫道:“我出来自己倒。”

老太太听声音没啥异样,这才放心地去看电视了。

等老太太走后,江小暖气得踹了脚,“都怪你,差点就逮住了。”

“不会,我听着。”

陆寒年好声好气地哄,那一脚连挠痒痒都不算,只要媳妇能让他天天快乐,踹一百脚他都愿意。

江小暖傲娇地哼了声,换了只手让他揉,又揉了几分钟,她这才轰人,“快回去,老太太回头又来查房了。”

“我回去了,明晚我来接你。”

陆寒年依依不舍,其实他还想搂着媳妇睡,那次是睡得最舒服的一次,可现在还没领证,什么都不能干。

出了房间,江老太眼睛比探照灯还亮,上下打量陆寒年,看得他心虚,不过面上却很平静,一点异样都没有。

江老太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花,这才放心了,看来在屋子里没干坏事。

“我回家了。”

陆寒年说了声,便从院子离开了,没翻墙,怕吓到老太太。

江老太还是不放心,跑到屋子里,见江小暖衣着整齐,头发也没乱,这才彻底放了心,讨好地问道:“要不要吃春卷?”

“不要,我要做题了。”

江小暖拿起习题本晃了晃。

“这就出去,想吃啥就说,我给你做,晚上早点睡啊。”

江老太碎碎念地离开了屋子,江小暖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她现在有点怀念以前动辄骂人的江老太了,这么殷勤真让人吃不消。

第二天早上,孟厂长就押着儿子过来了,江老太热情地招待了厂长大人,孟凡耷拉着脑袋,百般不情愿。

“从今天开始,每天在我这学习三个小时,我会布置作业,第二天带过来检查,如果做不好,或者请人代笔抄袭,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江小暖说了规矩,还举了举特意准备的戒尺,孟凡打了个哆嗦,表情更苦了,落在这母老虎手里,他的未来肯定不会再有阳光了。

“都听你的,这兔崽子你随便揍,不打死就成,小暖,我把这孽障托付给你了!”

孟厂长起身,突然鞠了一躬,江小暖赶紧起身,扶起了他,保证道:“孟叔叔您放心,我打不过还有陆大哥呢,他就住在对面,会帮我一起管教孟凡的。”

“好……你们不必客气,只管放手揍!”孟厂长十分欣慰,有陆家老大在他就放心了,兔崽子最怕的就是陆家老大。

孟凡欲哭无泪……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还是亲爹吗?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