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媳妇有点辣
第26章 再敢打爸爸就贴你们大字报

公交车还有最后一班,是直接到机械厂下车的,因为机械厂附近有个棉纺厂,女工是三班倒,晚上十一点交班,下班的女工赶着这趟公交车回家,也有人赶着上班。

所以虽然是深夜,但公交车却很热闹,坐满了人,都是赶着去上班的。

进家门之前,江小暖把钞票又清点了一遍,毛利是一百四十六块八角,再加上批发一百张的三十八块,总共是一百八十四块八角。

回来已经四天了,她从身无分文,到现在的一百八十四块八角,还有照相馆的四百张相片。

资产相当丰厚了呢。

秋天应该能买得起房子了,买了房子后,她就把户口迁出去,以后就不用受钳制了。

家属楼十分安静,只有走廊的路灯亮着,现在的人晚上很少熬夜,八九点大部分都睡了,熬到十点都很少。

现在不像互联网时代,晚上十二点过后才是黄金时间,半夜两三点在网上冲浪的大有人在,通宵打游戏追剧的也不少,现在连电视机都没有普及,晚上基本上是没有精神娱乐生活的。

就算在海城这样的大城市,七八年时电视机也没几个家庭能买得起,机械厂里只有两户人家有电视机,一个是厂长家,另一个则是书记,厂里的一把手和二把手。

而且还都是14寸的黑白电视机,像黑匣子一样,看着特别费眼睛。

再者,现在的电视节目非常少,全国也就两套中央台节目,白天是没有的,晚上六点半后才开始播放动画片,然后是新闻,最后放点其他曲艺节目,电视剧现在还没出现,电影得去电影院看。

八点后电视节目就没了,也就是说,每天只有晚上能看一个半小时的节目,虽然节目枯燥无味,内容也少, 但对于现在的百姓来说,依然是奢侈的精神生活,百分之九十的百姓是享受不到的。

所以,现在的百姓晚上除了生娃外,也只有早早睡觉了。

江家却还亮着灯,里面还传来了说话声,江小暖心中一动,应该是为了江小月的事吧。

她推开门,外屋坐满了人,所有 人都没睡,江小月低着头抹泪,江老太则黑着脸,看样子今天的江家很不平静呢。

“半夜三更跑去哪鬼混了,也不看看几点了,你还要不要脸?”周艳红脱口就骂。

“到底是谁不要脸?你养的好女儿才是不要廉耻的表子,听听外面怎么说的,脱了衣服勾引陆怀年,外面还有一堆鬼混的野男人,下面都能过火车了!”

江小暖不客气地反怼,将小公园的大妈说的那些话,原封不动地骂了出来,江老太的脸色更黑了,吴老头更是气得直咬牙。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打死你个黑了心的东西,连自己姐姐都编排,你姐名声坏了你就高兴了?”

周艳红抓起柜子上的一个衣架,朝江小暖抽了过来。

这衣架是吴老头自制的,筷子粗细的钢丝做的,打在身上特别疼,前世江小暖就没少受周艳红的衣架抽打。

“这些话可不是我编排的,厂里都传遍了,我听好多人都在说,哼,她自己不守妇道发骚,还用得着我编排?我还气她连累我的名声呢!”

江小暖躲过了衣架,趁周艳红分神的时候,一把抽出了衣架,朝江小月砸了过去。

“该被打死的是你这贱货,就那么缺男人?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却在厂里乱搞,搞得全家人都跟着你倒霉,门都出不去了,谁看见了都说我是破鞋的妹妹,你怎么不去死!”

衣架砸到了江小月的肩膀,还有一半则挂到了她的脸,江小月痛得脸都白了,想站起来教训江小暖,可一动肩膀就疼得厉害。

“妈,我的肩膀被砸断了……我没有乱搞,肯定是江小暖在外面造我的谣,肯定是她干的!”

江小月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更丑了,她愤恨地瞪着江小暖,绝对是这小贱人害的。

这小贱人在报复她。

可陆怀年怎么会听这小贱人的话?

江小月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关键,大骂道:“是你和陆怀年乱搞,你们前几天还在亲嘴,肯定是你让陆怀年在外面造我谣的,就是你干的,江小暖你好恶毒!”

“亲嘴的人分明是你才对,现在厂里人人都知道,你江小月是个比女支女还下贱的破鞋,你和陆怀年睡了十好几次,还在外面有好几个野男人,肚子里的野种连你自己都分不清是哪个的种。”

江小暖每说一句,江老太的脸便黑几分,嘴唇也更白一些。

这些话如果是江小暖回来说,她肯定不会信,但老头子下午就听见了,和江小暖说的一模一样,江家的名声彻底完了。

“你现在还造谣,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畜生,连亲姐姐都要害,你还是不是人!”周艳红气愤指责,看江小暖的眼神只有厌恶和愤恨。

“我也希望我不是你生的,就算让狗生了我,也比你生强一百倍,我肯定是人,但你却比畜生都不如,还有江小月,我可高攀不起这样的‘姐姐’!”

江小暖最恨的就是周艳红,这个女人虽是她血缘上的母亲,可对她没有一点关爱,只有打骂和厌弃,如果可以选择,她就算投狗胎,也不想成为这个女人的女儿。

“你翅膀硬了啊,你以为我想生你,早知道你畜生不如,生出来就该掐死你!”

周艳红气得差点吐血,忤逆不孝的畜生,居然骂她是畜生不如,这死丫头在找死。

“你当然不想生我,你只想生江小月和江小华,既然不想生,当初为什么要嫁给我爸?直接嫁给你的姘头不好?”

江小暖索性戳破了窗户纸,犹如在屋子里投放了个臭鸡蛋,每个人都露出震惊的表情。

“你又胡说什么?编排了你姐不够,又来编排我了?你的心怎么这么黑!”周艳红神情慌张,没想到死丫头会当面说出来,这死丫头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我有没有编排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我再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打我爸,我就去厂里贴你和你那姘头的大字报!”江小暖警告。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