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门小福妻
第1801章 酸了

车队疾驰,原本要四个时辰车程的,不过午时就到了大丰村。

“秦百户回来了,还带了猪羊鸡,活的!”韩三松比卜方还要高兴,跟着车队进村,边跑边喊。

大家伙听到声音,全都跑出来。

匡氏她们这些妇人跑得最快,隔得老远就扯着嗓子问韩三松:“真拿了活的鸡猪羊回来?!”

韩三松回道:“真的,装了两辆马车呢!”

“诶哟哟,两辆马车的活禽活畜,看来是不少,咱们赶紧去接一接!”韩大娘高兴的往车队冲去,被韩三松拽到一边:“娘,您别横冲直撞的成吗?这么冲过去,怕是想跟小平喜他娘一块下葬。”

“呸呸呸,你个臭小子,咋说话的?老娘拽了你舌头!”韩家母子是闹起来了。

其他人可不管他们,让到一边,等车队过去后,跟在车队后面跑。

牛大豹他们听到消息,赶忙迎了出来,看见秦三郎回来,笑呵呵道:“回来了,这还早了半天,以为你们要晚上才到。”

又看向从马车里下来的陌生人,问道:“还买了人,这是会打井的?”

“嗯,手艺不错,以后让他们给大家的卫所轮回打井。”秦三郎说着,一手抱着小平喜,跃下马背。

小平喜是双脚落地后脸蛋还兴奋得红扑扑的,嗷嗷嗷,他可是一路跟着秦姨父骑马回来的,他都会骑马了,出息了。

“小平喜!”牛五金他们也跑出来看热闹,看见小平喜后,跑过来跟他打招呼。

“五金哥!”小平喜也很高兴,转身跑去找秦三郎,拿了饴糖袋子后,跑去给牛五金:“五金哥,县里马副将送了我们糖,拿回来跟你们一块吃。”

唐县尉他们被抄家后,很是抄出不少好东西,其中就有不少饴糖,而秦三郎被葛将军针对,马副将没帮他说话,是觉得对不住秦三郎,早上他们启程时,派将士送了盐、糖来做程仪。

秦三郎把一部分饴糖给了小平喜,让他拿去跟小伙伴们分。

“有糖吃,我们也要!”林大英这些孩子激动了,围住小平喜要糖吃。

“不许围着,要排队,不排队不许领糖吃!”牛五金在将士孩子中很有威信,一句话,让闹哄哄的孩子们安静下来,乖乖排队领糖吃。

小平喜则是高兴的给大家发糖。

不过他见秦三郎跟牛大豹他们说完话后,糖没发完就塞给了牛五金:“五金哥,你来发,我要跟秦姨父回去看顾二姨啦。”

他也想顾二姨了。

“好。”牛五金接过糖,拉住小平喜,小声提醒:“小平喜,你别待太久,报平安后就走吧。”

免得影响秦三哥跟秦嫂子单独说话。

他娘说,年轻小夫妻要单独说话才能早点生出娃来,秦三哥是家里独苗,得早点生个带把的。

提醒完后,牛五金又愣住了,皱眉看着小平喜,认真道:“你喊错了,你得喊我五金叔。”

小平喜惊呆了,你就比我大几岁,怎么能当我叔?!

牛五金也不想老得这么快,可是:“我娘说的,你喊秦三哥做秦姨父,那就得喊我们做叔,这是辈分,不能乱。”

又道:“不过你能喊奕哥儿做哥,因为他喊秦三哥做叔。”

有点饶,小平喜头晕了,不过想明白后,还是乖乖改口:“五金叔。”

呜,想哭,辈分它突然就降了。

牛五金还拍着小平喜的脑袋道:“乖。”

小平喜:“……”

跑去找秦三郎了。

秦三郎跟洪刀的爷爷道:“洪老,那三对猪羊就交给您照顾了。”

古老师徒要照看很多马匹、骡子,没工夫再照顾猪羊。

洪老求之不得,保证道:“秦百户放心,老夫保管把它们养得白白胖胖的。”

这话秦三郎信。

片刻后,秦三郎提上一个袋子,牵着小平喜往顾家宅子去了。

顾锦里已经在宅子院门前等着,看见他们一大一小的过来,越发觉得……应该生个娃了。

“秦小哥!”顾锦里朝着秦三郎招手,脸上满是喜悦。

秦三郎的脚步加快,小平喜几乎是跑着才跟得上,秦三郎只能抱起他,往顾锦里走去。

“小鱼,我们回来了。”秦三郎低头看着顾锦里,脸上带着笑,弯起来的眼睛里映着她带笑的脸。

顾锦里接过他手里拎着的袋子,道:“进屋吧,我让二庆去做饭了,一会儿就能吃。”

又对小平喜道:“给你炖了两个糖水蛋,还煎了糯米饭,很好吃的,吃完就去歇着。”

田大花跟闻琼明天就要下葬,按照规矩,在父母长辈下葬前一夜,做儿女的要通宵守灵,所以小平喜今晚不能睡觉,得趁着天没黑,好好睡一觉。

小平喜正饿着,听完是高兴极了:“谢谢顾二姨,我一定会吃完的。”

顾二姨觉得他太瘦了,老是喜欢给他吃很多东西,吃完后还要备上一份给他带走。

“乖。”顾锦里说了一声,进屋后,给小平喜把脉,问道:“最近可还有肚子疼,会恶心呕吐?”

小平喜吃了很多苦,身上有些小毛病,会闹肚子疼,顾锦里给他吃了两天打虫药后,他这毛病才算好些。

小平喜摇头:“不会了,都好了。”

顾锦里听得放心些,不过:“每隔半年还是要吃一回打虫药。”

大人小孩都要吃,这样对身体好些。

小平喜乖巧点头:“嗯嗯,顾二姨放心,我会吃干净的。”

药虽然苦苦的,可也是贵东西呢,娘生病的时候想吃药都没有的。

顾锦里笑了,掀起他的帽子,看着他的光头:“嗯,冒出点小黑发茬子了,等到明年暖和的时候,你就不用戴帽子了。”

光头是会被人笑的,因此小平喜听到这话很高兴,是嘿嘿的笑了。

秦三郎酸了,以前他回家,小鱼都是围着他转,如今是只顾着小平喜。

因此,他把手伸到顾锦里的眼皮子底下:“小鱼,手疼。”

顾锦里听罢,赶忙去看他的手,忙问:“怎么伤到的?可做了诱虫?”

虽然他身上有戎人的驱虫神药包,可身上有了伤口,还是要做个诱虫的好。

秦三郎手掌的伤口并不大,就是不小心被马缰绳给割出来的,见她这么担心,心里欢喜的同时又愧疚:“没事,这都不算伤,小鱼别担心。”

“不成,还是做个诱虫,再给伤口上点药。”顾锦里去里屋拿了药箱,先给秦三郎用了诱虫药,又抓来小平喜:“你也要做诱虫。”

毕竟是外出了一趟的。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