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门小福妻
1799.第1799章 过关

第1799章 过关

秦三郎点点头,跟着矛叔来到一间屋子里。

屋子倒了一面墙,可里面还铺着十几张草席,躺着不动的有好几个。

矛叔对着躺在屋子一角的老妇人喊道:“姐姐,快起来,你有救了。秦百户说要买下咱们所有人,还会给你找大夫治病,咱们要过上好日子了!”

老妇人听罢,惊得攀住身边一个姑娘的手,艰难的坐起身,盯着秦三郎看,眼里涌起泪来,是汹涌的掉着。

……虽然模样跟小时候不太一样了,可虞嬷嬷是自打秦三郎出生就照顾他的人,看上一眼,熟悉的感觉都扑面而来,让她知道,这个大小伙子就是侯爷最疼爱的幺儿,是夫人临死前都放心不下的穆哥儿。

虞嬷嬷哭得委实有点惨,秦三郎怕她太过激动引人怀疑,招呼身后的四安:“给她诊病,看看是否得了什么染人的恶疾。”

“是。”四安应着,戴上布手套,给虞嬷嬷诊脉,又询问一番,再拿出银针跟一些验毒的器皿,给虞嬷嬷放血验毒后,对秦三郎道:“大人,这老妇并不是得了恶疾,而是饿狠了,吃了有毒的豆类充饥,导致脾胃被腐蚀,得吃上几个月的药,再养上一年半载的,脾胃才能好。”

冯东家在旁边听着都觉得亏,为了一个打深井的手艺人,竟然要给这种快进棺材的老妇人花钱买药吃,想想就肉痛!

不过严师傅的手艺确实好。

秦三郎道:“那就捡些便宜的药给她吃,毕竟要吃几个月,算下来药钱不少。”

“是。”四安应下了,当即就给虞嬷嬷施针,减轻她的腹痛。

矛叔则是把家人、朋友一家一块喊来,拜见秦三郎。

冯东家看见这十三人,其中一个还瘸了腿的,又替秦三郎肉痛了一回,这是买了一堆残次货啊,怕是要亏得底掉!

冯东家指责矛叔:“严师傅,你这就过分了,买你姐姐一家就算了,还要买你朋友一家,你朋友还是个瘸子,有这么坑人的?”

严师傅道:“老吕一家也是手艺人,会木匠活,还会泥瓦匠的手艺,您家水井那盖子就是老吕带着两个儿子做出来的,您还欠他家二十斤干黄豆。”

呃,冯东家尴尬了,他新宅子清理老井的时候,那老井上面挡雨水的木盖亭子坏了,就想换一个新的,严师傅就用草绳量了尺寸,说来荒宅这边找朋友给他家做,不过两天就给做好了。

如今老井已经换上新木盖亭子,瞧着可好看了。

秦三郎忽视冯东家的话,循例问一遍这十三人的情况后,道:“还成,申时了,你们要是乐意签死契,现在就随我去衙门,赶在下衙前把这事儿给办了,明天一早就启程回顾家村。”

“我们乐意!”十三人是齐齐应着。

冯东家听罢,又在心里鄙视他们一番,你们一群快饿死的流民,有人乐意买下你们,你们当然乐意。

面上却道:“那咱们这就走吧,我去给你们做中人。”

“嗯。”秦三郎点头,让人把瘸腿的吕师傅跟中毒的虞嬷嬷搬上木板,抬着去县衙。

荒宅里的人见他们要走,哭着跪下纠缠:“军爷,军爷别走啊,把我们也买了吧。不要银子,给口饭吃就成!”

挤在荒宅里的,都是弄丢户籍没银子补的流民,是不能去衙门领救济粮的,衙门的粮只会先给有户籍的人。

秦三郎没答应,只给他们一句话:“再等等,你们都会有活路。”

大迁徙的奏章已经送到京城,年前把流民、无地之人、乞丐迁往西北扩充人员的旨意就会下来,这些人都会有活路。

“军爷,军爷,让我家女儿/孙女跟您走吧,她长得漂亮,会伺候人,你就收用了吧!”荒宅里的人纷纷把各家的姑娘推出来,以为这样就能拦住秦三郎。

可随行的将士拔刀了,想纠缠的人吓得赶忙躲开。

秦三郎他们得以离开,走了小半个时辰,快申时过半才到县衙,找了小岳百户,让他带着去吏房办了死契。

不到两刻钟,十三人的死契就拿到手。

“多谢小岳百户。”秦三郎又道:“我想去见马副将跟葛将军,跟他们道别,明天就回顾家村去。”

“成。”小岳百户知道马葛二人看重秦三郎,没有怠慢,带他去见人了。

葛将军正在见焦师傅,这是帮秦三郎找的会打深井的老师傅,正要去水富客栈通知秦三郎,没想到秦三郎已经把人买好了。

葛将军听说这事儿后,让秦三郎把那十三人都带了进来,亲自见了那些人,皱眉道:“怎么买了这么些又老又病的?”

秦三郎把原由告诉他。

葛将军皱眉,可世道如此,拖亲带友的卖身也是有的,焦师傅就拖着女婿一家,一共九口人一起卖身。

他看向矛叔:“你会打深井?手艺如何?”

矛叔跪下,道:“回,回将军的话,这是小老儿家里祖传的手艺,不敢说好,但一定能找到水脉,打**来。”

葛将军也不懂打井,指着焦师傅道:“你俩去唠唠,看谁的法子更好?”

“是。”矛叔起身,跟焦师傅见了礼后,聊起打井的事儿,还用手沾了炭灰在地上画了些打井的图。

不过两刻钟的工夫,焦师傅就服气了,对葛将军道:“将军,这位严老哥的手艺比小的要好,小的是比不上啊。”

葛将军听罢,又问了矛叔家、吕师傅家是哪里的,户籍怎么丢的,怎么到的高水县?

矛叔他们早就找好借口,还一起对过几十次词儿,答得是合情合理。

葛将军听罢,又听了冯东家这个见证人的话,是放心了,对秦三郎道:“既然你已经找到会打井的老师傅,那焦师傅我就留下了。”

“多谢将军。”秦三郎道了谢,又说了自己明早就回顾家村,大后天就启程去刀口沟的事儿:“在高水县耽误了不少工夫,末将得尽快赶路了。”

又问他们两位将军什么时候启程?

葛将军道:“我们要继续坐镇,跟着册封的队伍一起走,你们先启程吧。”

秦三郎求之不得,又跟马副将说了几句话后,告辞离开。

马副将亲自去送了秦三郎,把冯东家给激动的……天老爷啊,我就想巴结个百户,您老却给我送来两个将军,还是许大将军的心腹,这,这是要逼着我发啊!

一直到分别,冯东家还是飘的,觉得这一天跟做梦似的。

然而,他今天就是被算计的,算计来给矛叔他们做证人。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