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江山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礼包

李叱的队伍从仙来县城返回在蜀州靠山关外的营地,一路上走的不算快,因为伤兵实在太多了。

此时让人觉得万幸的则是,当初他们在和雍州军决战之前,曾经缴获了大量的车马。

这个时候,有车马运送伤兵,就是最大的好处了,可以让伤兵躺在马车上修养,不至于太过辛苦。

他们离开之后的第五天,荆州节度使谢秀带着荆州兵马赶来。

不是谢秀来的慢,这已经是他最快的速度了,毕竟距离不近。

他和唐匹敌不一样,因为唐匹敌是判断出了敌人的计策,所以提前支援过来。

谢秀则是收到了李叱的命令后,带着人昼夜兼程的赶来,没有耽误一息的时间。

队伍到的时候,也是风尘仆仆,每个人脸上都是疲惫之色。

李叱让谢秀把队伍里所有的医官,都被调派着跟随他的队伍往蜀州那边去。

这一路上走过来,能让人觉得心里还有些安慰的就是,绝大部分伤兵都没有因为感染而死。

如果没有李叱硬性要求的各军都要配备的大量医官,还有从沈医堂直接采买的药物,可能这次的伤亡人数,还会再加不少。

所有人都知道李叱贪财且抠门,就是因为他这贪财和抠门,才让宁军战兵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障。

李叱曾经说过,如果在战场上拼命的战兵兄弟们,连受了伤都不能及时得到医治的话,凭什么要求他们去拼命?

所以走到蜀州的时候,一路上虽有些车马颠簸,伤员恢复的倒是都还不错。

尤其是廷尉府的那几位千办,他们伤重,但身体素质也比寻常士兵要好的多,恢复的也还稍微快一些呢。

一开始看起来个个都惨的很,包扎起来的人,跟整个裹起来似的。

到后来逐渐消肿后,瞧着气色也都恢复过来不少,只是暂时没办法自由行动。

他们之中伤势最重的是虞红衣,他能活下来,只能说是奇迹。

而这个奇迹,是他自己创造的。

在他重伤落马之后不久,恰好宁军的反扑把雍州军压下了坡道。

趁着这个时候,他拼尽力气撕开衣服,用布条勒住了几处比较大的伤口,防止自己失血过多。

然后就力气耗尽而昏了过去,并没有能把所有伤口都处理一下。

这些都是经验,一部分来自于廷尉府所教的基本常识,一部分来自于他自己的阅历。

是宁军战兵发现了他,见还有呼吸,就抬回了城墙那边。

如果没有他自救的话,失血就能要了他的命。

到靠山关宁军大营的时候,他已经能和别人开玩笑了,为了证明自己没问题,他坚持不用别人扶着他去方便。

余九龄听说了之后特意去看了看,原来虞红衣拒绝的别人扶着,确实是扶着。

哪怕身体不能动,却一定要自己扶着,这是一个男人最后的倔强。

余九龄把这件事告诉李叱之后,李叱对虞红衣的倔强倒是反应不大,他就问余九龄,你为什么专门去看看。

余九龄说,当家的你别管我为什么去看,我觉得这件事可以当做正面的教材,往全军推广。

让全军都知道,虞红衣他是个爷们儿。

李叱说你和他是有

仇吧......让全军都知道......

队伍到了大营之后安顿下来,特意在营地后边划出来一块地方,专门给伤员们修养用。

大营营门口,李叱和夏侯琢站在那,举着千里眼看向对面的靠山关。

李叱抬起手指了指靠山关上的那面战旗说道:“这靠山关上的旗子怎么看着那么顺眼呢。”

夏侯琢道:“那是,我亲手插上去的。”

李叱嘿嘿笑了笑。

唐匹敌去西北之前,告诉李叱可以进攻蜀州,他带着人打完韩飞豹回来后,会从西北那边绕过去打雍州。

把雍州收复之后,会从另一个方向夹击蜀州。

李叱走到半路的时候就得到消息,夏侯琢已经把靠山关打下来了。

不得不说,韩飞豹办了点好事,确实是给宁军帮了大忙。

靠山关内粮草紧缺,夏侯琢开始攻城的时候,城关内的守军已经缺粮到军心溃散。

就算裴旗紧急从各地调集军粮,也又怎么可能来得及,又不是他想调运,三五天就能送到靠山关的。

靠山关确实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可守城的人已经好几天吃不上饭了,拿什么守。

夏侯琢不想浪费时机,亲自率军攻打,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把靠山关拿下。

这一天时间,其中有半天是在劝降。

剩下的半天,是在清点投降的人数,然后把他们找地方看押起来。

这些守军总算是吃饱了一顿饭,虽然投降令人羞耻,可吃饱令人满足。

在羞耻和填饱肚子之间做选择,当然是填报了肚子之后才有力气去羞耻。

本来他们就是从另一座关城紧急调过来的队伍,人数也不多。

他们的将军到了之后就确定,靠山关守不住。

于是借口去运粮离开了,让自己的副将带着大概八千左右的雍州军坚守。

这八千人,在他们的将军走了两天之后,就把带来的干粮吃完了。

后边的几天,连关城内的树都给剥了皮煮汤喝。

打开了靠山关,就是打开了进蜀州的大门,夏侯琢没有再贸然进兵,是因为他打下来之后不久,斥候就探知大批的蜀州军已经在前边集结。

夏侯琢派人守靠山关,然后带兵准备往北走去迎接李叱。

唐匹敌放心不下,他又怎么可能放心的下。

“要不要上去看看?”

夏侯琢指了指靠山关。

李叱点了点头道:“走,看看去。”

众人跟着往前走,李叱一边走一边说道:“靠山关这名字不好听。”

夏侯琢道:“你的了,想叫什么叫什么。”

李叱脚步一停,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叫廷尉关。”

众人全都沉默下来。

为了打蜀州,前前后后,那么多廷尉府的年轻人死在这里。

虽然最终拿下靠山关,是因为守军没有了粮草补给而投降。

可是,这丝毫也不能掩盖廷尉的牺牲和付出。

李叱再次迈步前行,边走边说道:“明日出兵把轻棉县城打下来,把轻棉县改名为黑衣县。”

所有宁军将

来整齐的应了一声。

“呼!”

登上靠山关,李叱站在上边往远处看,对面就是蜀州的锦绣河山。

蜀州之丰美,可称天府之地,拿下蜀州之后,整个中原就已经尽入李叱之手。

众人站在李叱身边看着前边的山清水秀,每个人的目光都那么深远。

而与此同时,在轻棉县城内。

裴旗也站在轻棉县的城墙上看着靠山关那边,距离一百多里,当然看不到。

可是他仿佛看到了,靠山关的城墙上飘扬着宁军的烈红色战旗,所以脸色格外的阴沉。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韩飞豹居然会阴了他一手。

这一手,让他彻底被动。

他当然也明白韩飞豹此举的目的,其用心之狠毒,让他恨的牙根都痒痒。

韩飞豹是想利用靠山关空虚为诱饵,促使宁军大举进攻蜀州。

如此一来,韩飞豹才能在北方打出来一片天地。

不得不说这个计划很有效,只是韩飞豹低估了宁军的战力,也低估了宁王李叱。

裴旗还不知道韩飞豹已经败了的事,如果知道的话,他倒是愿意敲锣打鼓的庆祝一下。

如果是韩飞豹死了的话,他甚至想披红挂彩的庆祝一下。

韩飞豹想让裴旗来牵制宁军主力的打算,足以让裴旗辛辛苦苦经营的蜀州,面临被吞掉的危险。

“大人。”

一名手下俯身道:“该走了。”

裴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必须放弃轻棉县,这里,没有任何死守的意义。

轻棉县四周的地势平坦,不利于防守,而且一座县城的城墙也不足以挡住宁军的进攻。

与其在这里布置重兵,最终伤亡惨重,不如把兵力后撤,在更为险峻的地方死守。

就在这时候,忽然看到城外靠山关方向,有一支宁军骑兵队伍过来,打着宁军的烈红色战旗。

可是从人数上来看,又不可能是来攻城的队伍。

也就是几百人而已,而且在距离县城大概三四里的地方就停下来,然后又一人离开了队伍,朝着轻棉县这边过来。

那骑马的人往这边来的时候,还不时回头看看那支宁军骑兵。

而那支骑兵队伍领头的人,坐在马背上,还朝着那个单独过来的人不断的挥手。

好像在说,去吧去吧,快去吧,回家去吧。

等那单独一人到了城墙下边,一看清楚那人相貌,裴旗气的一口血几乎喷出来。

那人抬着头看着城墙上边,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大概是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管是这个人,还是城墙上的裴旗,大概一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无语过。

宁王李叱,把楚国皇帝杨竞又给送回来了。

你不是费尽心思的把人弄到蜀州来的吗,这人辗转又到我手里了。

我不要,我再给你送回来。

裴旗仿佛看到了李叱在耐心的告诉他说,如果这个人不在你手里,我打你的时候力气都会轻一些。

杨竞抬头看着裴旗的时候,没说话,可眼神里的意思像是......你还是要我的,对吧。

(本章完)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m.feiszw.com

飞速中文唯一官网:feiszw.com 备用域名:feixs.com

飞速中文

上一章 添加书签 返回书页 下一章
添加书签
字号
A+ A A-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书架 设置